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章 诈死

第三百三十章 诈死

  这封圣旨不同以往皇家的明黄绸缎圣旨,只是写在寻常字柬上的文字。上面大致的意思是贾士芳有施展术法操控皇帝健康之嫌,请龙虎山张天师出面暗中查探。如果证据确凿的话,张天师可以便宜行事。
  
  便宜行事四个字的意思就多了,一旦张天师发现贾士芳有操控皇帝健康的嫌疑,先斩后奏的话那这个黑锅就扣在了他的身上。如果吴勉这边有什么不瞒,雍正还可以拉上允祥给他说情,看在新晋的怡亲王福晋的面子上,最后只能将贾士芳的死归咎于误会二字之上。
  
  看完了密旨上面的内容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贾士芳说道:“士芳,你真的施展术法操控皇帝的健康了?”
  
  “晚辈我哪有那个胆子?”贾士芳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您老人家是知道的,士芳我虽然时常进宫为皇上诊病,不过基本上都是以药石为主。除非是等着上朝这样特殊的情况,才会施展术法来消除皇上的病痛。什么施展术法操控皇帝健康,不过都是说辞而已。皇上是看我接触的机密太多,担心那些事情外传。杀人灭口而已……”
  
  说到这里的时候,贾士芳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之前您老人家也劝过我,不要参合皇家的事情。不过那个时候士芳自以为是,以为有您几位做靠山,皇帝也不敢对我怎么样。这才越走越深……”
  
  根据贾士芳所说,当初定了允祥和素如的婚约之后。雍正便时不时的将他请到宫中,话里话外都将贾士芳当作自己人。开始说一些皇家的秘闻,好像找个人诉苦一样。所说的内容无非就是雍正的几个弟弟争皇位的时候如何对不起他。雍正登基之后迫不得已才废掉了这几个一心治他与死地的弟弟……
  
  而且对自己身边的一些大人物,雍正也是有提防之心的。当初祝他登基的年羹尧、隆科多等人,皇帝也不信任。经常向贾士芳问话,如果这些位极人臣的大人物突然造反,贾士芳会不会帮他肃清这些造反的叛臣。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贾士芳自然要就坡下驴,向皇上表忠心。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有人胆敢触及皇帝的安,他一定竭尽全力将那些人绳之以法。原本只是几句客气话的,没有想到雍正听到之后竟然从龙椅上站了起来。随后趁机封了贾士芳为宫廷粘杆处的总管……
  
  粘杆处听着好像是粘蝉捕蝇的营生,实则却是雍正自潜邸便成立专门查探百官,以及刺杀皇权不便出手之人的衙门。为了笼络这位刚刚上任的粘杆处大总管,雍正加倍给了邵家封赏。看似是给了怡亲王允祥的面子,却是为了拉拢这个和吴勉有一层亲属关系的贾士芳。
  
  当时贾士芳也是被冲昏了头脑,坐了粘杆处总管不说,还招募了一批修士进入粘杆处。为了弥补这些人的术法不足,贾士芳甚至还炼制了数件法器,甚至将一些方士一门的秘传术法一并教授给了这些人。
  
  不过贾士芳还是有底线的,他只是帮着培养了不少粘杆处的骨干。不过身为大总管却从不参与粘杆处的事物,刺探情报也好,暗杀也好贾士芳从来不过手。粘杆处大大小小的事物都有两位副总管处置……
  
  原本贾士芳以为这样就能消除雍正的顾虑,没有想到的是,一次贾士芳在粘杆处对公帐的时候,发现有一笔八千两的公银去向不明。原本以为是粘杆处的自己人贪了,贾士芳并没有往心里去。没曾想后来无意当中发现粘杆处内部竟然还有一个内处,之前的八千两公银就是用在了这个内处当中。
  
  自己身为粘杆处大总管,竟然不知道还有一个内处。当下贾士芳不动声色的查了一下,发现当中竟然有不少各大修道门派有名的修士。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花名册的话,贾士芳自己都不敢相信。
  
  贾士芳这才明白过来雍正并不相信自己。他不过是想仰仗自己背后吴勉的势力而已。
  
  这时候,正巧贾士芳的夫人,邵家上一代的主母病逝。贾士芳向雍正请旨奔丧,顺便说出来自己年事已高,打算辞去一切官职回到南京养老。皇上再三挽留无果之后,便准了他的辞呈。不过在诏旨上却说让贾士芳回到故乡处理亡妻的丧事,等他对亡妻的哀悼之心稍减,可以再回京继续为官。
  
  贾士芳离京之前,雍正便下密旨请了龙虎山的张天师,来探查他的罪证。只是皇上不知道的是,当初贾士芳还在广仁、火山门下的时候,经常奉师尊和广仁大方师之名前往龙虎山拜见大方师。
  
  当时都知道广仁有意培养这名方士,为了和方士一门搞好关系。当时还不是天师的张鹤年便私下和贾士芳结交,甚至还和贾士芳义结金兰成了异姓兄弟。收到了皇帝的密旨之后,张天师有意放缓了下山的速度。私下派了自己的亲近弟子,赶在贾士芳回到南京之前,将密旨的事情口传告知了他这位兄弟。
  
  贾士芳听到口信之后,便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雍正是担心自己将在粘杆处的事情说出来,这才下旨让张天师来看住自己。如果不是他和张天师私下这层关系,只要有一句话说错,可能就会引来杀身大祸。
  
  回到了南京之后,贾士芳便开始装做悲痛欲绝。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到了另外一个把兄弟孙一眼的府上,和他商量应该如何逃生。虽然有吴勉这棵大树,雍正不敢明面对自己怎么样。不过一旦派出粘杆处内处的修士来对付自己。敌暗我明之下难免不会发生意外,如果雍正再担心自己向女儿、女婿说起过粘杆处的事情,那自己亲人的性命也担忧。那些内处的修士手段巧妙的话,或许连吴勉、归不归都看不出来破绽。
  
  原本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将这件事告知吴勉,让这个酸脸的小白脸去找雍正谈谈。不过贾士芳又不想耽误孙女的大好前程,最后和孙一眼思来想去之后,想出来这么一个诈死的计划来。
  
  因为担心南京知府过度探查贾士芳的死因,孙一眼想了一个主意,在他把兄弟诈死的第一天开始,便开始施展五鬼通财之法去偷盗银库的官银。贾士芳死在了他老婆的坟墓前不关知府大人的事,但是库银无故丢失那就关系到他的前程了。这一计果然奏效,得知贾士芳身亡之后,知府大人也以为邵家会向朝廷报丧,他甚至都没有密折向雍正禀告。
  
  贾士芳‘死’后,便假扮成杭州富商高老爷住到了邵家的旁边。如果雍正还是不死心,想要对邵家杀人灭口的话,也好过去将人救出来。为了方便进出,他还专门挖了一条暗道出来。
  
  至于贾士芳诈死,是找了一个刚刚亡故的乞丐。用他的尸身还冒充自己。加上孙一眼出的主意,没有两天尸首便烂的不成样子。别说去检查了,就是多看一眼也没人敢去多看。
  
  至于那位云中子,也是贾士芳做方士的时候结交的朋友。知道他亡故之后想要来调研一番,结果被贾士芳见到之后便抓了壮丁。到现在看诈死的事情几乎没有破绽,只是知府衙门丢失官银的叉口没有堵上,如果这件事不解决,那还是早晚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