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落单

第三百二十七章 落单

  “姓高……”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脑海里面已经出现了第一次见到孙一眼的时候,那位正在算流年的矮个子高老爷。
  
  “是,这一家的主人叫做高文远,是来自杭州的茶商,也做当地的丝绸买卖。”管事一边将装着金豆子的袋子扎好,一边继续说道:“高老爷之前是托朋友买下的这座宅子,一个多月之前才回到这里。不是我们做下人的在背后说他,我们老爷神出鬼没的,动不动就见不到人了。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你面前……”
  
  管家说完之后,将扎好口的袋子扛在自己的肩上,随后陪着笑脸对这几个怪人说道:“要是几位老爷没有什么要问的,那小的就回老家去了。估计今天之后,高老爷也容不下我了。”
  
  “走吧……”归不归笑着摆了摆手之后,转头对着站在密室入口的广仁、火山继续说道:“两位大方师,说起来贾士芳还曾经是火山的弟子,广仁的门人。现在给他报仇的机会到了,两位大方师是不是亲自下去一趟?”
  
  “归师兄说的对,贾士芳的确‘曾经’是方士一门的弟子。不过我记得他还是吴勉先生的后辈孙婿,我们师徒贸然下去,算不算是喧宾夺主?”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看了一旁的‘徐福’一眼,见到这位大方师没有不悦之情,这才继续说道:“还是吴勉先生下去为后辈孙婿报仇更加妥当一些,如果需要我们师徒协力的,那丁当义不容辞。”
  
  广仁不清楚下面是什么状况,现在贾士芳的死还在迷雾当中。如果真是雍正皇帝下旨,张天师动手的话那反而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弄不好还会引来操控国运之嫌,现在‘徐福’就在自己身边,没有看清形式之前,广仁是不会贸然动手的,
  
  原本以为归不归也会推诿一番,最后引诱‘徐福’发话让自己师徒下去。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嘿嘿一笑,探头看了一眼密室,随后说道:“那老人家我就不客气了,咱们下面见……”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闪身顺着密室入口跳了下去。
  
  什么时候这个老家伙的胆子这么大了?广仁看着归不归消失的背影愣了一下,又回头看了一直在盯着他看的吴勉一眼,说道:“你不跟着一起下去看看吗?
  
  “你还欠着我一条性命,我怎么舍得大方师……”吴勉用他招牌一样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又看了‘徐福’一眼,随后继续对着广仁说道:“只要守着你,早晚都有机会……”
  
  一句话说的广仁浑身上下开始不自在起来,当下他自觉不自觉的向着‘徐福’靠拢了几分。正要说话的时候,却看到黑大个子百无求也到了密道入口处。
  
  “那小爷叔你就跟着广仁吧,老子就那么一个爸爸。也没有仨俩的,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老子那可受不了……”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翻身顺着入口跳了下去。
  
  这爷俩进了密室之后,里面还是静悄悄的,听不到一点声音。也不知道里面出了什么事情,不管是找到了里面的人,还是归不归、百无求受到了什么伤害,总要发出点声音的。广仁喊了几声,都没有听到里面的人有所回应。
  
  现在不知道密室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里面透着有诡异的气息。看着紧紧守着自己的吴勉,广仁比较了一下利害关系之后,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第三个跳进了密室当中。随后火山急忙抢在吴勉的面前,从上面跳了下去。
  
  让广仁意想不到的是,密室下面竟然高达四五丈。刚刚在入口向下看去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片,里面摆下了阵法遮挡住了众人的目力。原本只以为是个地窖一样的所在,想不到里面竟然别有乾坤。
  
  落地之后,才看到下面是一个通道,辨别着方向这通道直通邵家的位置。难怪归不归那个老家伙会这么上赶着,看起来他知道不少自己还蒙在鼓里的秘密。
  
  不过让广仁感到意外的是,吴勉和‘徐福’他们俩竟然没有跟着一起跳下来。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要找机会干掉自己的白发男人,这时候好像已经把他这个杀妻仇人忘了一般。
  
  吴勉没有下来不说,就在两位大方师落地的片刻之后,上面的入口突然关闭。原本那一丝光亮瞬间消失,密室的通道当中顿时陷入了一团黑暗当中。虽然两位大方师都有夜视眼,不过在黑暗当中视物毕竟不方便。当下火山打出去几个火球,火光瞬间让密室变得明亮了起来。
  
  “大方师,我们好像是中了吴勉的奸计了……”火山原地转了一圈之后,对着广仁继续说道:“应该是吴勉在上面缠住了大方师,提前下来的归不归和百无求会在前面埋伏我们。
  
  “缠住大方师?吴勉用命也未必缠得住……”广仁看了一眼通道出口的方向一眼,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如果说这个局是专门为了你我设的,张天师还不会为了讨好他们几个,得罪方士一门的。而且张天师的弟子,还有这一路的百姓也都看到了你我师徒和吴勉同乘一架马车。我们失踪的话,吴勉也要担心方士们用邵家女人报仇……”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抬腿向着出口的位置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走吧,他们已经给我们师徒俩指出道了……走下去,看看这里面会有什么。”
  
  看着自己的师尊已经走了下去,火山没有丝毫的犹豫,跟在了广仁的身后,小心翼翼的一起向着通道的尽头走去。
  
  这条通道没有多长,片刻之后,两位大方师便来到了通道的尽头。和他们俩见惯了的地宫出入口完全不同,这里只有两扇木头大门。一把被被掰断的铜锁掉在了地上……
  
  这两扇门用料也不是什么好木头,木板已经开裂,能感到从对面吹过来的丝丝凉风。虽然破旧,这两扇大门还是整整齐齐的关在了一起。火山心里还是怀疑,百无求那个黑大个子什么时候脾气变得好了,知道老老实实的拧锁头。按着它的脾气,应该一脚踹上将这两扇木门踹的稀烂才是。
  
  广仁又有些怀疑,他站在门前探身贴着木门的缝隙,去窥视对面有什么异常。几乎就在白发大方师作出动作的同时,门对面突然响起来一阵好像弓弦扯过的声音。没等广仁反应过来,几道寒光便顺着门板的缝隙射了过来……
  
  毕竟门前站着是方士一门的大方师,虽然到了末法时代,广仁的术法也被连累着倒退了许多。不过毕竟根基摆在那里,在寒光射过来的一刹那。白发大方师的手上出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让这几道寒光在途中变向,一起飞到了广仁的手里。
  
  这时候,火山才冲了过来,用自己的身体当在广仁身前。看到广仁手里是十几枚细如牛毛的钢针,虽然已经到了广仁的手上,这十几枚钢针还是在颤抖了不停。似乎随时都能从白发大方师的手里飞走一般……
  
  “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寒虚针嘛,这是终南山杜锈的法器。那云中子就是他的弟子了……”广仁看了一眼手里的钢针之后,继续说道:“让这小玩意儿吓了一跳,真是……”
  
  白发大方师的话还没有说完,顺着他对面的两扇木板缝隙,再次射出来几道漆黑的钢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