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城外

第三百二十五章 城外

  “偷银子的不是他,这个云中子是来擦屁股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吩咐车夫改道,直接去城外天师那里。随后这才继续说道:“如果老人家我没有猜错的话,偷银子的是孙一眼……”

  “你说那个一只眼睛的那个?不可能……”没等归不归说完,百无求连连摇头,说道:“老家伙,昨天咱们刚去了孙一眼他们家。人家也是几进几出的宅子,他在南京城给人看相、看风水也不少收银子。还至于去偷官府的银子?”

  “少爷,孙一眼不是为了花钱才偷的库银,他是为了转移知府的视线。”这时候,‘徐福’微微一笑,抢在了归不归之前向着百无求解释道:“知府衙门里面丢银子的时候,正巧就是贾士芳身亡之时。哪有那么巧的事情,这是为了拴住知府……怡亲王妃的外公死了和他没有什么关系,衙门里丢了银子可是关系到他的官帽。”

  看着百无求还是一脸不解的样子,‘徐福’再次笑了一下,继续耐着性子解释道:“贾士芳的死我们还是通过如月才知道的,知府给朝廷的奏章里面更本就没提。邵家自己送的家信也要一两个月才能送到京城,而且现在是邵素如和允祥的新婚。按着礼法他们也不可能去往南京送殡……等到我们几个收到了邵家的家信,再赶回来的时候,别说肉身了,贾士芳连骨头都化了。”

  ‘徐福’说到这里,百无求总算是明白了。二愣子瞪大了眼睛说道:“老子明白了,孙一眼儿偷官银绑住了知府,让他没有心思去管贾士芳是怎么死的。如果他知道老贾已经成了一滩烂肉,说什么都应该写信加急告知允祥的。只是他们不知道邵家的丫鬟里面有一个我们的人,是这个意思吧?”

  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贾士芳这件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现在已经牵连出来了两位大方师,还有龙虎山的张天师看起来也逃脱不了瓜葛。加上一个孙一眼和云中子,就看最后贾士芳那孩子到底是死在谁的手里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归不归有意无意的看了‘徐福’一眼,就在他要说话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大街上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这二人的头发一红一白,正是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

  看着他们俩行路的方向,也是向着城外的位置。看起来现在要去城外寻找张天师的人也不止他们这一波……

  “两位大方师好雅兴,这是准备去城外踏青吗?”归不归冲着走在大街上的两个人说了一句之后。吩咐车夫停下了马车,看到了他们俩回头之后,继续说道:“不嫌弃老人家我这马车破旧的话,两位大方师上来,我们一起出城如何?”

  这时,广仁、火山的目光已经在车上几个人的脸上转了一圈。看了一眼吴勉之后,这二人都没有了上车的意思。只是对着车上的‘徐福’行了礼,随后广仁微笑着说道:“我们师徒还是走着去的好,我们昨晚休息得好。不比归师兄你,还要忙着炼制官银,然后还要引领着修士带着差役们到府中拿人……你们折腾了一晚上,身体劳乏坐车是应该的。”

  昨晚确实是归不归制造了和知府一摸一样的官银,老家伙去了银库,亲眼见到了官银上面的印戳样式,也询问了知府丢失官银的数量。回到了府邸之后便赶制了一万零三百两官银仍在了大门口,然后趁着夜色到了知府衙门,施展了术法将云中子的透骨香引到了自己家的大门口。

  归不归以为事情做的隐秘,想不到竟然被广仁说破。看起来昨晚他也在监视着自己,老家伙有些拖大了,没有留意广仁竟然敢以身犯险,来到距离吴勉这么近的所在。如果昨晚白发男人出来,没有‘徐福’相助,那白发大方师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我就说昨晚在府邸外面出现的那个人是你……”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广仁一眼之后,又将目光对准了‘徐福’,随后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不是你昨晚拦住了我,现在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吓了归不归一跳。敢情白发男人已经察觉到了广仁的存在,只不过又被‘徐福’拦了下来,现在知道广仁为什么那么有恃无恐了,距离这位大方师越近,他便越安全……

  “只要我在,你们俩就打不起来。”‘徐福’微微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广仁说道:“不过你也不要做的太过分,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如果我一个不小心分了神,那你就是身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是,弟子不会再做这么鲁莽的事情了。”广仁不敢对‘徐福’无礼,再次行礼赔罪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弟子是去城外寻找张天师,贾士芳之死看来和他脱不了干系。士芳是火山的弟子,也是我看中的方士。虽然已经不在门墙之内了,不过他的事情,我们俩不能不管。”

  ‘徐福’点了点头,看了身边的吴勉、归不归二人之后,这位大方师继续说道:“这架马车的确不适合你们师徒二人,这样,你们自己前往城外。到时候我们在张天师的帐篷那里汇合……龙虎山的历代天师都和你们的关系不错,这次尽量不要伤了和气。贾士芳的死也未必就是天师所为。”

  “弟子记住了,尽量不要和张天师伤和气。”广仁说了一句之后,和火山一起将道路让开,恭恭敬敬的目送了这架马车离开。

  马车离开的一刹那,吴勉、广仁又对了一下眼神。白发男人用他独有的语气对着白发大方师说道:“‘徐福’只有几个月的寿数了,不会一直看着你的……把他送走之后,我就送你走……”

  “那我恭候吴勉先生,你不用提醒广仁也还记得欠了吴勉一条性命。”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现在还是先解决贾士芳的事情,孙一眼和张天师都逃脱不了干系……”

  此时,广仁已经和马车错开。看着已经越来越远的马车,白发大方师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对着身边的弟子说道:“看起来以后我不会再看着你了,那些方士交给你,我也就放心了。”

  广仁这句话,火山不敢接。当下这位红发大方师只能岔开了话题,说道:“师尊,‘徐福’大方师说海外也不错,这件事结束之后,弟子陪您到海外去走走。可惜士芳了,当初还想着将方士一门托付给他……”

  听到火山提到了贾士芳,广仁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继续带着火山向着城外走去。边走边继续说道:“先了解贾士芳的后世,他毕竟还和你师徒一场。这样莫名其妙的亡故,你我身为大方师,应该做点什么的……”

  等到他们师徒二人到了城外的时候,见到了在城门东边的位置扎下了十几个巨大的帐篷。远远的还能看到帐篷门口有几个昨天见到的童子正在玩耍,而刚刚吴勉、归不归和‘徐福’乘坐的马车就停靠在了帐篷边上。

  当下,广仁、火山急忙施展术法来到了当中一个最大的帐篷前。见到门前挂了张天师的标记之后,这才走了进去。进了帐篷之后,只是看到了吴勉他们几个,张天师、孙一眼和那个叫做云中子的修士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