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将计就计

第三百二十四章 将计就计

  看着大大咧咧坐在大堂台阶上的百无求,知府都有心请他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看到这位大少爷不搭理自己,当下知府将火都撒到了那几个差役的身上。

  当下对着凑过来陪笑脸的班头就是一个嘴巴,随后指着他骂道:“你个有眼无珠的东西!我让你去抓偷取库银的窃贼,你把人家归大少爷请回来做什么?还给带上了锁链……你晚上是不是又偷着喝酒了?”

  “大人,小的也不想请归大少爷回来……算了,您老自己上眼吧……”班头说话的时候,后面十几个抬着银子的差役也已经来到了大堂。这一路走回来也是累的气喘吁吁,将银子堆在了知府面前之后,这十几个人都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是丢失的库银……”知府大人这才明白了过来,不过他还是不信泗水号的大少爷会看得上他南京知府这点银子吗?现在外面都在传说泗水号的归不归是天上的财神爷转世,难不成他不给自己大公子零花,逼着这黑大个子自己出来找钱花?

  “大人,小的职责所在,不敢徇私枉法。”看到知府大人没有了动静,班头这才上前继续说道:“不过在卑职看来,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恶作剧而已,稍加责罚一下也就算过去了。说不定还能趁着这次机会和归老东家拉近关系,只要他们家大少爷在衙门里没受委屈,家里的大人总是要承情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班头在知府耳边低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知府这才明白不把百无求带回衙门是不行了,一旦谁晚上不睡觉,在门缝里看到、听到了这件事,再给捅出去的话,传到了道台和总督的耳朵里,那自己的前程也算头了……

  当下,知府也不敢去审百无求,更不敢将它关进大牢候审。只能亲自将这位‘归大少爷’送到了自己的寝室休息,然后将班头、师爷叫到了二堂商量此事应该如何处置。

  三个人商量了一番之后,这件事的黑锅只能让那个叫做云中子的修士背上。这件事定性成了云中子就是偷盗官银的窃贼,他偷取官银只是引子。是想用这点银子引发知府衙门去捉拿泗水号的东家归不归,然后趁着泗水号内乱的时候,再对泗水号下手。相比较南京知府衙门失窃的官银,泗水号的财富要多上千倍万倍,这才是云中子真正的目地。好在知府大人圣明,看穿了云中子的把戏。

  就在知府大人准备兵分几路要捉拿云中子的时候,看守衙门大门的差役进来禀告。说泗水号的东家归不归已经带人到了大门口……

  怕什么来什么,知府大人稳了稳心神之后,这才命人打开了大门,他亲自带着师爷和班头来迎接。到了衙门大门口的时候,就见那位泗水号的东家进了大堂。看大门的差役们没有胆子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几个人走了进去。

  当下,知府又急急忙忙的到了大堂,就见昨晚见到的归不归、吴勉和‘徐福’三个人已经站在了大堂上。加上还在自己寝室睡觉的百无求,昨晚见到的只剩下那个小娃娃没有到了……

  “这话是怎么说的?还要您老人家跑一趟……刚刚下官还和师爷商量,一会我们就把公子爷送回到府上去。”知府冲着三个人抱拳行礼,他也不敢坐到官位上和三人说话,只得凑到了归不归的面前,继续说道:“下官刚刚已经查明,公子爷是被冤枉了……就是那个云中子,是他偷取了官银然后栽赃了公子爷。来人……将云中子抓起来!”

  之前他和师爷在二堂商量的时候,已经命班头将云中子看管了起来。只要归不归一到,马上当着这位大东家的面动手抓人。如果云中子胆敢利用邪术拘捕的话,那正要请归不归身边的修士动手。泗水号大东家是修士出身,身边都是之前的同门这件事早就传遍了……

  “大人您客气了,老人家我一觉醒来听说家里的傻小子因为偷取官银被抓起来了,这才急忙过来打听一下出了什么事情。”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如果真是那傻小子仗着老人家我的势力为非作歹,那大人您也不要客气,该打就打,该杀就杀……就当我老人家没有养过这样的逆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看着知府继续说道:“话说回来,如果那傻小子什么都没做,是被人冤枉的。那讲不了说不起了……老人家我也要动动泗水号的势力了,不能说因为我们有钱,就被人这么欺负、讹诈吧?南京讹一次,杭州、苏州一旦有样学样,那我老人家真有金山银海也受不了这样的折腾……”

  听归不归这几句翻脸的话,知府头上顿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冷汗珠。当下他急忙对着身边的差役们喊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捉拿云中子给大东家出气嘛……”

  知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刚刚带人去捉拿云中子的班头脸色发青的走了回来。没等知府开口,他先凑到了自己上司的耳边,低声说道:“大人……大事不好,我派去看住云中子的差役们都被迷晕了。现在云中子已经不知去向……”

  听了班头的话,知府的心都哆嗦成了一团。当下又是一巴掌打在了班头的脸上,骂道:“没用的东西,让你做这么点事都做不好……还愣着做什么?去找画师画影图形全城张贴一定要抓到这个云中子……”

  班头也不敢还嘴,白白的挨了一个嘴巴。当下心里把火都撒在了云中子的身上,心里咒骂了一顿之后,发誓抓到了这个修士之后先把他打个半死之后再说。

  看着班头离开之后,知府这才陪着笑脸,带归不归他们几个去看百无求。这位公子爷脱了个一丝步挂,睡的正香甜,他们几个进去的时候,呼噜打的震天响。

  叫醒了百无求之后,没想到这个黑大个子酒醒之后还来了劲。说什么也不走了,就要在衙门里面住下去。用百无求的话说:“你们当老子是什么?大半夜的把老子连打带骂的抓过来。打的老子一个皮开肉绽,现在知道抓错人了,打算一个巴掌给个甜枣?呸!有本事你们就弄死老子,弄不死的话你们都是老子生养的……”

  百无求骂街没好口,当下骂得知府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好几次都想豁出去拼了,把偷盗库银的罪名定实在这个二愣子的头上。不过忌惮泗水号的势力,最后他还是没敢。就这么一直哄着,百无求赖在衙门里吃完了午饭之后,这才骂骂咧咧的跟着归不归他们离开了这里。

  从衙门里面出来的时候,小任叁已经坐在马车上等着他们了。知府陪着笑脸将他们送走之后,小任叁这才开口对着车上的人、妖说道:“老不死的真被你说中了,云中子从衙门里面出来之后,直接就去了城外张天师的帐篷。这小子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路上走的那叫一个小心。可惜他防上不防下,想不到我们人参会在脚底下跟着他……”

  这时,百无求也跟着开口说道:“老家伙,偷银子这事儿还真是云什么籽干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