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人赃并获

第三百二十三章 人赃并获

  此时云中子的怀里抱着香炉,此时百无求才看到一股淡淡的青烟顺着香炉传到了他面前那一堆银子上面。

  而云中子和众衙役见到了百无求之后,也愣了一下。吴勉他们刚刚离开没过多久,云中子的透骨香便有了反应。显示有人正在施展五鬼运财之法,偷取银库的官银。

  等了这么长的时间,眼看着终于有了结果。当下云中子带着差役们顺着透骨香指引的方向跑了下去,没有想到最后透骨香竟然指引着他们来到了归不归的府邸门前。

  看到了归不归的独生子正蹲在大门口数银子,云中子和众差役都有些尴尬了起来。说是泗水号的东家偷官银,打死这些人都不会信。这可是天字第一号的大买卖,比朝廷都有钱。怎么看的上南京衙门这万八千两银子?

  “归大少爷,天都快亮了,您还在门口数银子玩,真是好雅兴……”班头陪着笑脸冲着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二愣子手里正是知府衙门里面丢失的官银,上面还打着衙门的印戳。这样的整封官银不能在市面上流通,可是说就是这些天来丢失的库银无疑。

  不过就是这样,这些差人们也不想得罪泗水号的大少爷。他们故意将目光挪开,那位班头装作被风沙迷了眼。当下开始不停着搓着眼睛,随后对着自己的手下们说道:“别妨碍归大少爷,我们继续去抓偷窃官银的飞贼……就在前面了。”

  此时百无求还是迷迷糊糊的,不过听到了班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它突然想到了面前这堆银子,当下醉醺醺的对着班头说道:“那个谁……老子问你……你们衙门一共丢了多少银子?”

  泗水号的大少爷问话,班头不敢不回。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实话实说道:“在大少爷您眼里都不算钱,才一万零三百两。在您这样的大财主眼里,也就是两顿饭钱……”

  百无求长大了嘴巴想了半晌之后,回头冲着管事说道:“一万零三百两……你等一下啊,那个谁……你刚才说咱家门口这堆银子有多少来着……”

  管事已经听说知府衙门丢库银的事情,刚刚看到大门口这堆银子的时候,也看到了上面南京知府的印戳。不过这事说什么也不能揽到自己东家的身上,当下他直接开口说道:“是一万五千两,不知道谁仍在我们府门口的。”

  “你说这点银子能有一万五……”百无求低着头看了一眼这堆一百两一封的银子之后,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老子是在银子堆里面长大的……这点银子也就是一万出头……要真有一万五,老子就死给你看……现在老子数给你看着,一五一十……十五二十……”

  管家都快被气疯了,那么精明的东家这么能有这么歌愣头青儿子?没看到这些差役已经打算放它一码了吗?怎么还敢当着他们的面数银子?真数出来一万零三百两白银,你说他们是抓还是不抓你?当下他让府里的下人去请东家出来,他自己在这里盯着,但愿这位少爷突然明白过来,岔开那一万零三百的数目……

  班头和云中子这些人脸上都是尴尬的表情,他们不明白百无求到底是什么意思,班头有心离开,却担心云中子和其他的差役回去和老爷乱说。给他扣上一个私通匪盗,偷窃库银的罪名可受不了。当下只能硬着头皮看着百无求一五一十将它面前那一堆银子熟了个清清楚楚……

  “一共一万零叁百……老子就说嘛,这点银子不可能有一万五那么多……”将银子数清之后,,百无求咧开大嘴笑了一下。随后看着面前这些官差将身上的锁链拽了出来,向着自己这边走过来。当下,还在酒醉没有明白过来的百无求继续说道:“你们顿小链干什么……还想要绑老子吗?”

  “少爷,这事我们哥几个刚刚才看明白,您这是要自首啊……”班头苦笑着到了百无求面前,将手里的锁链挂在了它的脖子上。随后转头对着管事说道:“尊管你是亲眼看到的,从头到尾我们几个一直在给你们家少爷路走。结果他自己把路都堵住了……我们再不拿他就说不过去了。劳驾您和归大东家回一声,不是我们兄弟不给面子。实在是搞不清楚你们少爷得路数,您放心,到了衙门也不会亏待少爷的。我们老爷能把他的丝绵被拿过去亲自给少爷盖上……”

  “班头……我们家少爷喝多了。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们家老爷着就到了,有什么事情您都看我们家老爷了……”管事愁得五官都聚集在了一起,顿了一下之后,他回头看了府邸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您是知道的,一万银子对我们东家来说九牛一毛,我们家少爷怎么敢……”

  “尊管您别说了,归老爷有心的话这堆银子根本就数不完。”看到府邸里面静悄悄,哪有一点有人要出来的样子?他们有钱人现在都这种玩法了吗?班头此时也不敢继续留在这里。当下一声令下,带着百无求和那一万零三百银子向着知府衙门的方向走去……

  此时百无求的本事不知道哪去了,它被拖着踉踉跄跄的向着衙门走去。边走边骂道:“你们敢惹老子……等着!一会不让你们管老子叫爸爸,老子就不是老家伙亲生的……犯了你们……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这些差役也不敢得罪百无求,班头一边挨骂一边陪着笑脸说道:“少爷,教您一个爸爸也没有什么。那就是认了大东家当爷爷了……您避避屈,到了堂上就和我们老爷说您在闹着玩。泗水号家大业大的还差我们南京府这点银子吗?赶明儿归大东家过来找我们大人聊聊,您就能跟着他回家了……”

  看着这些人远去的背影,管事气的一跺脚,对着其他的下人们说道:“不是让你们去请老爷吗?现在少爷都被抓走了……二德子你跟着去看看,千万不能让咱们少爷受委屈。你们跟着我进来去请……”

  管事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推开了大门。就见归不归背着双手站在大门里面,这个老家伙应该来了有一会了。刚刚去请他的下人们低头跟在归不归的身后……

  管事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反应了过来。急忙对着归不归说道:“东家,小的把事情办砸了。无求少爷被南京府的差役们带走了……您现在还能赶上,少爷是有身份的人,可不能进衙门……”

  “老人家我不发话,你以为那个傻小子会这样轻轻松松被带走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也想看看他们的葫芦里面埋的什么药……”

  归不归说话之后,又过了半晌百无求这才被押解到了知府衙门。听说这些混蛋把泗水号的少东家抓来,知府大人杀人的心都有了:你们的脑袋都长在屁股上吗?天底下谁都能来偷库银,就是归不归他们也来不回来偷。人家太有钱了,能看上咱们丢的那一万多两银子吗?

  当下知府大人匆匆忙忙换上了官服之后,一路小跑到了大堂上。还没有看到人犯,知府大人已经骂了起来:“你们这不得好死的活……连泗水号的大少爷也不认识吗?刚刚才从这里走的.......少爷,你受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