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环套一环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环套一环

  听到归不归要去库银,刚刚垫了垫肚子的百无求便拉上了小任叁闹着要一起去。吴勉和‘徐福’待着无聊,也跟着他们一起看看热闹。

  库银就在衙门当中,紧贴着后宅的一间大厢房地下。跟着知府来到了地下银库之后,便看这里到处都贴满了云中子贴上的符咒。归不归随手揭下来一张,看了一眼之后又贴了上去。

  围着银库转了一圈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云中子说道:“修士,你画符的功夫不错。看着是正源的手艺吧?不错不错……还有你的透骨香,这个东西在市面上可是不常见了。如果今晚有人施展了五鬼运财,那一定逃不脱你的手段。”

  “大修士好眼力,我正是正源道派的弟子。”云中子听到归不归提到了自己的师门,当下陪着笑脸继续说道:“透骨香是专门用来追踪乌鬼的,这还是当家家师赏赐的。曾经有人想要花五千两银子购买,我都没有出手。不是钱的事情,这是家师亲手给的法器,有钱也买不来……”

  “是啊……有钱也买不到。”归不归重复了一句之后,笑眯眯的看了云中子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也是巧了,老人家我在北京的商铺还收了几套这种透骨香。看在我们有一桌吃酒的缘分,有空你去京城的话,去泗水号的商铺取走。就说是老人家我送你的,没人敢不给。”

  听到归不归这么便宜他,云中子当下急忙施礼相谢。随后老家伙借口在银库憋气,这才和知府一起回到了地面。说了几句闲话之后,他们几个便起身告辞。原本知府还以为这几个怪人能帮着云中子抓住偷去官银的贼人,想不到归不归出来之后提都不提这件事。他又不敢去问,还要陪着笑脸将这几个怪人送了出去。

  出了知府衙门之后,他们几个叫来马车,乘坐着马车向府邸形势过去。马车行驶了没有多久,吴勉突然开了口,说道:“那几道符纸是龙虎山张天师的手笔……透骨香也是天师门下的法器,这个云中子是张天师的弟子……他是孙一眼举荐的,今晚真是有趣了……”

  “小爷叔你的意思是孙一眼儿和张天师早就认识?刚才他们是在演戏?”听了吴勉的话,百无求瞪大了眼睛,随后继续开口说道:“老子就是他不是什么好人,还有那张什么的天师……等等,他们刚才装作不知道,是不是老贾是他们俩合伙害死的?知道我们到了南京开始调查老贾的死因,这俩王八旦才联手演了一场戏……”

  “傻小子,你现在真是会动脑子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事情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贾士芳的本事虽然在老人家我的眼里不值一提,不过在外面的修士眼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突然闭上了嘴巴。随后冲着‘徐福’笑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现在看起来最没有嫌疑的就是广仁、火山了,按着傻小子的路数来推演。应该就是张天师接了皇帝的密旨,要对贾士芳下手。又担心士芳那孩子的术法高强,这才买通了孙一眼在贾士芳身上做手脚。然后趁着他无力还手的时候,用天雷劈死了贾士芳……

  担心贾士芳死后的伤势会把他们暴露出来,孙一眼化了他的尸骨。张天师又将贾士芳的死讯告知了两位大方师,让他们回来送弟子最后一程,顺便来街上这么黑锅……大方师,老人家我说的有点道理吧?”

  听了归不归的话,‘徐福’微微一笑之后,开口说道:“听老家伙你的意思,一定要把广仁、火山拖进来才算完,是吧?他们俩可没有杀贾士芳的理由,我这边给你们说合。他们俩那边坏我的事情。你猜猜看广仁有那个胆子拆我的台吗?”

  “那谁知道呢?说不定就是仗着大方师你在这里,广仁、火山他们俩才有恃无恐。”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就是知道有你大方师罩着,我们是动不了他们俩,这才趁机了结吴勉的女婿。就算我们发觉了,碍着大方师你在,也不能对他们如何。别说他们俩,有这样的好事,老人家我是广仁的话,都忍不住要试试了。火山的弟子做了吴勉的女婿……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徐福’笑了一下,随后再次说道:“要不要打个赌?如果我输了的话,也不再说合吴勉和广仁了。不过一旦老家伙你输了,就算我不在人世了,你们也不可以去找广仁寻仇,这个你敢应吗?”

  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见到白发男人没有迎合自己的意思。这才笑着说道:“大方师你不早说,真是不巧,老人家我刚刚戒赌了……这么一定稳赢的赌约,可惜了……”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终于到了归不归的府邸门前。众人下车之后,除了百无求之外,谁也没有心思再去吃点什么。当下百无求留在厅堂继续用饭,吴勉、归不归和‘徐福’带着小任三回到了各自的寝室休息。

  等到他们都去休息的时候,管事匆匆忙忙的来到了厅堂。见到只有百无求自己还在大吃大喝,当下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凑到了二愣子的面前。陪着笑脸说道:“百少爷,刚刚有人在大门口放下了一堆银子,看大门的没有找到人……老爷刚刚休息,您看我是不是要等到明天早上再禀告他老人家?”

  管事不敢去惹归不归的起床气,这才想要请百无求去请自己的大东家出来看一眼。不过二愣子刚刚喝了不少的酒,酒入饥肠现在有些上头,没明白管事话里的意思。当下它直勾勾的看了一眼管事,说道:“行啊……你明天早上再去和老家伙说……你刚才说什么有人在咱们家门口扔银子是吧?反了他!敢和我们来斗富,老子爸爸的钱能吓死他……那个谁,你去扔十万两银子在大街上,就看看谁比谁有钱……”

  听到事情办拧了,管事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是……百少爷,我不是那个意思。有人深更半夜在咱们府门口扔了一万多两银子,看着好像是有意陷害……您还是将东家叫起来,商量一下如何处置……”

  “你是这个意思啊……”百无求这才明白了管事的意思,醉眼惺忪的看了他之后,二愣子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对着管事继续说道:“让老家伙去睡觉吧,老子我去看看谁敢陷害我们这一大家子……那个谁,你数了吗?门口一共多少银子……老子是有身份的妖怪,哪有万八千两银子,不值得老子出这个门……”

  “数过了,一封一封的都是官封的雪花银。一共是一万零三百两。”管事急忙搀扶住了百无求,随后继续说道:“扔银子那人还故意的敲门,如果不是这样,恐怕直到明早才能发现这一万多两银子堆在家门口……”

  “一万零三百两雪花银,还有零有整的。谁那么缺德,大半夜的往人家门口扔银子……”说话的时候,在管事搀扶之下,百无求来到了大门口。就见一堆银子堆在了门口,在月色的映照之下,发出了苍白的光芒……

  就在百无求准备亲自数一遍这堆银子的时候,突然听到对面一阵嘈杂之声,随后就见刚刚那个叫做云中子的道士带着二十几个衙役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