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丢失的库银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丢失的库银

  归不归话音刚落,一个身穿黄色道袍的年轻人便从官衙里面跑了出来。看到了面前这几个古里古怪的人之后,道装男人直接对着归不归拜了下去:“晚辈云中子在大修士面前班门弄斧,让您几位笑话了……”

  这时,刚刚从衙门里面冲出来的班头也陪着笑脸对归不归说道:“大东家,云先生是我们老爷请过来捉拿偷库银的贼。我们也是没有办法,隔三差五的就丢库银快一个月了,我们老爷也是没有办法了。这还是托了孙一眼的关系,请了他的朋友云中子修士来捉拿贼头……”

  班头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听说泗水号大东家到了的知府大人,已经在二十几个差人的护卫之下,从衙门里面跑了出来。

  刚刚衙门里面摆阵捉贼的时候,这位知府大人正躲在后宅。一开始听到三班衙役拔刀冲出去的声音,还以为抓到了贼人。后来听说摆了乌龙,是泗水号的大东家路过引起了误会。泗水号可不是他一个四品知府得罪起的。当下他急急忙忙冲出来要向归大东家赔罪。

  这时候,已经满肚子饥火的百无求忍不住将这点邪火都撒在了知府这些人的身上:“大晚上你不搂着老婆睡觉,闹什么幺蛾子?你们丢银子了就看住银库。丢了一个月的银子,不是内贼干的还能有谁?你把这些当差的都抓起来。一人给他们二百板子,看看这些贼骨头敢不敢把银子吐出来……要不是你们闹着一出,老子这时候已经到家啃上羊腿了……”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肚子里一阵的响动。知府这才知道这黑大个子是饿的拿他们撒气,听班头说这个大个子是归老东家的独子,当下知府也只能陪着笑脸说道:“这事情不是三两句话能说清楚的,要是您几位不嫌弃的话,到衙门里坐坐,下官也好将始末缘由说清楚……衙门里还备了宵夜,也算是下官尽地主之谊了。”

  “有宵夜你不早说,那还在这里磨蹭什么!”已经饿得眼睛冒火的百无求也不管吴勉、归不归他们,带着小任三第一个进了衙门,吴勉、归不归和‘徐福’无事,也在知府的陪同之下,一起进了官衙。

  今天那位云中子向知府打了保票,晚上一定抓住偷库银的贼。知府便请了南京城里酒楼最好的大师傅摆了一桌,只等着抓到了贼人之后,为云中子庆功。现在一桌子的燕翅席便便宜了百无求他们了。

  这几个人当中,归不归是唯一一个修炼辟谷,不需要饮食的人。趁着其他人、妖吃喝的时候,老家伙笑眯眯的和知府客气了几句。随后向他和云中子打听衙门里面丢失库银的事情来……

  一说到这件事情,知府大人便愁眉苦脸了起来。叹了口气之后,他才开口说道:“不瞒大东家,下官我上任还不到三个月。原本也是平平安安的,谁能想到突然闹出来这件事。下官已经把俸银都添上去了,在不找到库银的话,那下官就等着上司来查办了……”

  根据这位知府大人所说,差不多是一个月之前。在例行库银的时候,突然发现少了三百五十两。原本知府的想法和百无求一样,也认为是看守库银的库兵监守自盗。当下将这一群库兵都抓了起来,一番严刑拷问之后,谁也不承认这库银是自己偷的。咬紧了牙关都说是清点时算错了,他们都是多年的老库兵了,就算要偷也不会只偷去这三百多两银子……

  为了让这些库兵心服口服,知府大人带着他们重新清点了一番库银。结果清算下来之后,发现又少了一百两。这些库兵已经全部都被收监,看守银库的是知府大人的亲信。他们可不敢这个时候去动杠杆清点完毕的库银……

  当下,知府知道自己八成是冤枉了这些库兵。不过偷库银的贼还是要查,结果七天过去,三班衙役使出了吃奶的尽头,也还是没有查到一点线索。贼人没有查到,等到知府再次清点库银的时候,发现又少了银子。这次失窃库银的数目大了许多,一共少了两千三百两银子。

  这是哪来的飞贼?老爷我这边抓你,那边你还在继续偷……知府大人都快被气疯了,当下命三班班头带着手下的衙役脱光了,带着兵刃就守在银库里面。结果过了两天之后,再次清点又少了三百多两银子。

  整个银库没有一点外人进出的痕迹,也没有人挖掘地道进去。这一下子知府大人明白过来是有人用术法偷盗官银,当下他找了南京城最有名的阴阳先生孙一眼来,查看了一番之后也证明了是修士施展术法偷盗银子。

  不过孙一眼说他自己修炼的术法专攻阴阳术数,这样追贼斗法不是他的强项。最后在孙一眼的引荐之下,推荐了云中子修士前来捉贼。

  今天上午这位修士才到,查看了银库现场之后,便说出来这是用人运用五鬼运财之法来偷取官银。他在今晚午夜时分施法抓住贼人,结果没有想到云中子刚刚将法台摆上,供上三炷香的时候,官衙外面便有了动静。还没等云中子说话,一心要在知府大人面前立功的班头便带人冲了出去,结果差点和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动了手。

  听了知府的诉说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说道:“大人,官衙银库一共丢失了多少银子?明儿一早你派人去一趟泗水号的银号,这笔钱老人家我先垫上。至于偷银子的贼嘛……早晚都会抓到的。”

  “这怎么敢当?”知府大人陪着笑脸客气了几句,随后他继续说道:“下官知道大东家您好心,不过这个贼人一日不除,下官便一日寝食难安……他偷取戒备森严的官银都如同探囊取物,那想要下官的项上人头还不是手到擒来?”

  这时,云中子开口说道:“我也有一件事情想不同,那个偷取库银的贼人为什么要零零碎碎这么多次的偷取库银?一次只偷个几百两银子。他的本事一次将银库搬空都没有问题,好像是故意用这些官差们取乐一样。”

  云中子早就听说过吴勉、归不归,原本他对自己是否能抓住偷取官银的修士就没底。现在见到这几个传说当中的大修士到了面前,干脆将这个烫手的热山芋扔到了他们的手上。

  听了云中子的话,归不归并没有马上回答。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反问道:“说来也真是巧了,刚刚我们几个还见过孙一眼的。现在又和他推荐的修士见到了,老人家我还没有请教,修士你是怎么和孙一眼拉上的关系。看着你们俩的路数也不是一样的。”

  云中子回答道:“晚辈是五年前在杭州见过的孙一眼,当时他在一户富商人家看风水。我路过西湖游玩的时候结识了他,原本我都快将孙一眼忘了,想不到他会向知府大人举荐,我来捉拿偷取官银的窃贼。”

  “老人家我还以为你们是多年的老友,原来是这样……”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转头对着知府说道:“大人,老人家我年轻的时候,也学过几天的术法。您要是不嫌弃的话,我老人家亲自去一趟银库,看看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知府大人自然是求之不得,泗水号的大东家要查什么,比他这个知府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