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遍地朋友

第三百一十九章 遍地朋友

  阴司不敢在上面停留过久,听到归不归许诺了三千两黄金的金帛之后,便喜笑颜开的回到了地府。看着阴司离开之后,归不归冲着广仁、火山嘿嘿一笑,说道:“另外一拨再打听贾士芳是否投胎的阴司,不会是两位大方师的人吧?”

  “那你就太高看我们师徒二人了……”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和火山都是穷方士,不比归师兄您财大气粗。所谓是钱能通神……我们俩一穷二白的,拿什么来买通阴司?”

  这时候,百无求皱着眉头说道:“你们一会再假客气,先说点有用的。现在说的话,贾士芳死鬼这条线是断了……那你们还怎么能知道他是死在谁的手里了?广仁、火山你们俩的嫌疑可是没断,弄不好贾士芳就是死在你们俩的手里……你们俩嫉妒他和我们走的近,外孙女还嫁给了皇上他弟弟。你们俩都是绝户……这才打算杀了他泄愤……”

  听了百无求的话,广仁脸上没有一丝生气的表情。他微微一笑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妖王,我与火山半个月之前才知道贾士芳的死讯,当属我们已经在西藏的同佛寺居住了大半个月。现在已经不能施展五行遁法了,贾士芳亡故的时候我们还在同佛寺听桑杰阔佛讲经。如果不信的话,归师兄你可以请泗水号的人去同佛寺,桑杰阔佛可以给我们作证……”

  就在广仁想方设法自证清白的时候,邵家,门外响起来一阵礼乐的声音。这样的礼乐宋亡之后便极少听到,现在听起来还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随着礼乐声音越来越近,十几个身穿白袍的童子从邵家外面走了进来。

  这十几个童子站成两排,随后齐声唱道“龙虎山天师张鹤年前来拜望两位位大方师……”

  随后,一个身穿镶着金线白袍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走到了三位大方师身前之后,他看到了‘徐福’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从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对这个老头的表情当中,明白了‘徐福’的身份。当初‘徐福’回到陆地,在京城也惹起来一阵风波。那位大方师回到陆地的消息早就传到了张天师的耳朵里。

  当下,张天师对着三人行礼,说道:“龙虎山道人张鹤年见过几位大方师……这位是徐福大方师吧?听闻大方师回到了陆地,鹤年一直没有机会拜见,今日算是得偿所愿了。鹤年还有不少术法一道的疑惑,要向大方师您请教一二……”

  龙虎山的历代张天师都和广仁、火山有交情,在顶天宫里还有徐福大方师的画像,和面前这位‘徐福’一摸一样。当下广仁亲自向‘徐福’介绍,这位就是这一代的龙虎山天师。

  看着三位大方师和张天师相互客气,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托了贾士芳的福,大方师和张天师欢聚一堂了……不过老人家我受累问一句,还有人在乎贾士芳是被谁害死的吗?”

  突然听到这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说话,张天师微微一愣。随后听到‘徐福’亲自向他介绍:“这个老家伙眼红天师与我亲近了,那我来介绍一下。这个老家伙算是‘我’踢出门墙的弟子归不归,他身边白头发的小白脸就是鼎鼎大名的吴勉了……那边的黑大个子是这一世的妖王百无求,旁边的小孩子也不得了,是人参娃娃忍叁。它可是被首任大方师燕哀侯养大的,轮起来辈分就属它最高了。”

  张天师没有想到这几个传说当中的人物也在,刚刚只是听说两位大方师现在正在邵家做客。他这才从城外的邵家祠堂回来,拜望两位大方师。想不到除了传说当中的大方师之外,这几个也在传奇当中的大人物竟然也在邵家……

  当下,张天师对着吴勉他们行礼。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喝道:“什么人!你鬼鬼祟祟的想要对天师无礼吗?再不出来的话,我就要召唤天雷劈你了……”

  “不要误会!我是本地的修士孙一眼……”听到了天师护从的话,孙一眼急忙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他陪着笑脸说道:“我是士芳兄的把兄弟,受了邵家侄女所托,替邵家的女人们来接待大方师、张天师和大修士的……不信的话那位归老东家可以给我证明,我是贾士芳的把兄弟……”

  看着归不归轻轻的点了点头,张天师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说道:“士芳怎么什么人都结交?他怎么说也是大方师的弟子……邵家的女婿,竟然连这样一个江湖术士也要巴结。”

  张天师和贾士芳也是故交,当初贾士芳还在方士门中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的替两位大方师前往龙虎山拜见过天师。他和两代张天师都有交情,如果不是天师是皇帝受封,张鹤年差不多也和贾士芳接成异姓兄弟了。

  张天师一眼便看出来孙一眼是个江湖骗子,想不到贾士芳竟然会和这种人走的这么近……

  孙一眼不敢得罪张天师,当下陪着笑脸说道:“当年我也差一点就去龙虎山投师了,可惜被门前的大法师回绝了……如果天师不嫌弃的话,孙一眼愿拜在天师门下……”

  “你是贾士芳的结义兄弟,我是他的故友。你拜在我门下算怎么回事?还有礼法纲常吗?”张天师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拜师这样的事情你不要再提,今天我来邵府还有一件事情要请教邵家的主母……贾士芳生前犯了什么过错,为什么尸体要遭受如此的对待?贾士芳犯了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吗?为什么要化他的尸骨?是那个混账出的主意……”

  张天师刚刚从城外的邵家祠堂回来,见到了尸体已经化成肉酱之后,他便质问了看守祠堂的家丁。得知是南京城有名的阴阳先生孙一眼出的主意,当时便将这个人名记在了心里,打算到邵家祭拜之后,再去找这个孙一眼的麻烦。想不到到了邵家之后,里面的人竟然都和邵家没有关系……

  现在听到了孙一眼的名字,张天师便借机发作,要整治一下这个江湖骗子。听到了张天师的这几句话,孙一眼的脸色便惨白了起来。当着这么多大人物的面,他也不敢乱说话。就等着一会没人注意的时候自己先溜走。现在看起来最近一段日子南京城是呆不住了,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到这些大人物都离开南京城之后自己再回来做生意,

  这时候,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下,冲着张天师说道:“让天师您见笑了,这个化尸之法是老人家我传给邵家女人的。只因为士芳这孩子是横死的,尸身也有了显僵的迹象。我老人家也是迫不得已,这才传了这个法子。化尸之法虽然对死者不好,不过为了邵家的女人们平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听了归不归的话,张天师愣了一下。他不明白这个老家伙是什么意思,明明是这个孙一眼犯的过错,他为什么要揽到自己身上?归不归这样的大修士,对付小小的显僵还需要这个二百五的苯办法吗?他随便动动手指都可以化解的……

  当下张天师讪笑了一声,说道:“那老人家您一定是有什么苦衷,这个鹤年也是可以谅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