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另外一张底牌

第三百一十八章 另外一张底牌

  徐福’在这里,吴勉、广仁便打不起来。也没人将百无求的胡说八道当回事,不过这两位大方师来南京做什么,不说清楚是不行了。

  当下,在‘徐福’的要求之下,广仁说道:“差不多半个月之前,我们师徒在西藏同佛寺拜望桑杰活佛。正要离开的时候听一位来自南京的密宗弟子说起了贾士芳惨死的消息,火山与他师徒一场,我也曾经很看重士芳。这才想要回来祭拜一下,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他竟然还没有入土为安……”

  “你们师徒俩去西藏了……”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他似有似无的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半个月前算起来贾士芳刚刚离世也没有多久,你们爷俩远在西藏都能知道,这事情透着蹊跷啊……”

  “贾士芳的死不蹊跷吗?”广仁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从怀里摸出来一封信函来。递给了老家伙之后,继续说道:“这是年前士芳给我的信,信上已经透露有人可能对他不利……原本我以为有你们几位看着他,应该不会出事的。想不到他还是去了……”

  广仁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打开了信函。上面确实是贾士芳的笔记,开头是向广仁、火山请安,诉说了自己外孙女邵素如马上要大婚的事情。以及吴勉、归不归他们在京城的一举一动,信函末尾的时候,突然话锋一转,写到——近日弟子时常无故惶恐,夜不能寐。似有人暗中对弟子不利……

  贾士芳暗通两位大方师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知道他不会对自己和吴勉不利,归不归也懒得去管。不过看到最后这句话老家伙动起了心思,那时候自己这些人就在京城。按道理贾士芳感觉有人要对自己不利,第一个想到的应该是自己和吴勉。为什么他一个字都没提,却暗中向广仁私通书信诉说……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将书信递给了吴勉。随后老家伙开口说道:“到底是两位大方师调教出来的……看看这信里面写的,就差把我们几个的早饭吃什么写在上面了。”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火山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面前的老家伙说道:“贾士芳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你们吗?还是说要害他的人就是你们几个……贾士芳虽然离开了宗门,不过终究做过我火山的弟子……”

  “你不是就一个叫罗本的亲生弟子吗?”这时候,吴勉一句话将火山怼得满脸通红。白发男人好像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一样,用他特有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说起来罗本,他那魂魄真的适合夺舍吗?”

  当初罗本死在了鬼道教之下,火山发现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天了。当下这位红发大方师将他弟子的魂魄寄生到了一位路过的武官身上,后来这武官去了大将军年羹尧麾下为将。这些年火山没有再和罗本联络,现在被吴勉提起来这件旧事。他将自己痛失爱徒的罪过都算在了这个白发男人的头上……

  这时候,‘徐福’咳嗽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我说句公道话,贾士芳到底是被谁害死的,把他的魂魄带出来一问就知道了。如果真是广仁、火山所为,那我也不再说合了……方士一门当中,没有无辜残害弟子的大方师……”

  听到‘徐福’松了口,广仁却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他恭恭敬敬的对着这位大方师行礼,随后继续说道:“师尊,当初吴勉、归不归搅乱了地府,新任阎君已经下旨将和他们有关联的魂魄直接拉进地府。而且士芳亡故快一个月了,再施展术法也无法将他的魂魄带过来了……”

  “那你就小看这个老家伙了……”‘徐福’微微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我知道老家伙你有后手的,这么多年不会只依靠一个贾璐来知道地府消息的。你手里还有其他的地府底牌,现在不用你还等什么?”

  “还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大方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到此时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这才继续说道:“其实也不算什么底牌,贾璐当时已经做了判官了,有时候他忙不过来,也会派个心腹来老人家我这里帮忙。那孩子的运气好,当初没有因为贾璐收到株连……”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从话里取出来香盒,随后又贴上了一道符纸一并点燃。等到符纸完全烧尽的之后,一道鬼影出现在了老家伙的身前。

  原本这鬼影以为只有归不归一个人,看到周围不止老家伙自己之后,它急忙用双手将脸挡住。随后无可奈何的说道:“我的亲爷爷唉……咱们不是说好了,就您老人家和我联系吗?您看看这里都快坐不下了……一旦阎君知道我暗中向您通消息,最起码也是魂飞魄散……我上个月刚刚添了个鬼儿子,弄不好它都要交代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也是阴司了,怕什么?老人家我有大便宜给你,知道他们都是谁吗?方士一门还健在的三位大方师都在这里了。一旦阎君想要对付你,我们就一起去把他换了。反正换了也不止一两个,不差他……”

  听到这三位都是大方师之后,这位阴司愣了一下,随后也不挡脸了,跪在地上行了大礼,说道:“阴司蒋元见过三位大方师,小的掌管地府的投胎之路。您几位有什么朋友、故旧要投胎的话只管找我……帝王之家的名额有限,都在阎君手里。不过想要投胎到王公贵胄、封疆大吏之家,小的还是有办法的……”

  “你执掌转世之路?”火山想不到归不归还有这一手,顿了一下之后,这位红发大方师继续说道:“我弟子贾士芳的魂魄应该已经进入地府了,劳驾阴司能不能将它带上来。我们想要知道他是被何人所害……如果阴司不方便的话,代我们去问几句……”

  “您老是火山大方师吧?实不相瞒,您几位召唤我上来的晚了……”阴司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贾士芳三日之前已经投胎了,原本按着阎君的规矩,和您几位有关系的魂魄,死后立即带到地府。因为贾士芳是横死的,留在地府消除了身上的戾气,花费了一点时间……他还是我亲自送去投胎的,就在山西龙翔县的马家……”

  “贾士芳已经投胎了?”火山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既然是阴司你送他最后一程,那贾士芳有没有什么话要阴司转达给我?”

  阴司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火山回答道:“大方师您有所不知,不知道是哪个二百五对他用了化尸之法。贾士芳已经伤了魂魄。投胎的时候已经浑浑噩噩,别说代话了,他连话都说不清楚。”

  说到这里的时候,阴司左右看了一眼,见到附近再没有什么鬼物之后,这才陪着笑脸对着归不归再次说道:“老人家,除了您这几位之外,还有另外一拨人再打听贾士芳是否投胎。不过他们托的阴司和我不是一派的,这个查起来有点麻烦……”

  归不归明白阴司的意思,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稍后就给你烧三千两黄金的金帛,一千两你去打点关系。剩下的就算是给你鬼儿子的汤饼礼了,钱不够你再来要,不过一定要知道是谁再打听贾士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