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七章 邵家后宅

第三百一十七章 邵家后宅

  听了管事的话,归不归笑着看了一眼吴勉、‘徐福’二人,说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可惜士芳这孩子不在了,要不然的话他作东……”

  听到两位大方师也到了南京城的时候,百无求当下便跳了起来。瞪着眼睛说道:“广仁和火山还有脸来?老子现在就去骂化了他们俩……老头儿,你今天不用拉偏手。老子动口不动手,这个你总不用担心那俩大方师吃亏了吧?那俩玩意儿还有一点羞耻心的话,听了老子的骂就应该自杀去……”

  ‘徐福’微微一笑,说道:“不动手那是最好的,不过总要知道他们两位大方师来做什么的吧?现在也不能说贾士芳是死在广仁、火山手里,那还回来做什么?”

  他们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独自想着大门外走去了。在白发男人的眼里,邵家女儿可比那俩大方师要重要的多。他们俩一进城就去了邵家是什么意思?看着吴勉走了出去,归不归、‘徐福’这才带着两只妖物一起跟了出去。

  看着这几个人离开自己家之后,孙一眼急忙叫来自己的弟子。帮着他换上了礼服,随后这位南京城便兄弟的孙大师乘轿也向着邵家走去。广仁、火山活神仙一般的人物到了南京城,他知道了一定要在两位大方师面前露露脸的。一旦真有那个运气,能和火山大方师拜个把子,那自己还了得吗?

  至于刚才归不归身边几个怪人口口声声要找广仁、火山的麻烦,在孙一眼看来,不过就是虚张声势罢了。谁知道他们几个真见到了两位大方师,会不会跪下磕头叫好听的……

  半晌之后,孙一眼的轿子终于来到了邵家大门口。就在这位孙大师准备报门的时候,突然听到邵家大门里面一声巨响。邵家的四面墙壁同时倒塌,里面被吓呆了的女仆们都惊恐看着后宅的方向。

  还没等孙一眼明白过来,听到从后宅那边传来了有人大声喊叫的声音:“不要血口喷人!我与大方师是来吊唁贾士芳的……不管怎么说,他都曾经是我的弟子。虽然士芳已经离开了宗门,看在师徒一场的交情上,我们来送他最后一程,有什么不对的吗?”

  原本孙一眼已经打算逃走的,不过他看着邵家的女仆们好像没有一个人收到客伤害。这些女人都不怕,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当下,孙一眼猫着腰进了邵家,向着后宅的位置走了过去。

  此时,邵家的女仆们都被刚才的巨响和倒塌的墙壁吓呆了。看到了孙一眼进来之后,有认识孙大师的,还以为是自己夫人请他来化解里面两波人马冲突的。毕竟在南京城里,他孙一眼可是仅次于神仙一般的人物。

  当孙一眼来到前后堂交汇处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一阵透着刻薄语气的声音来:“那我就不问贾士芳是怎么死的了……广仁,那你欠我的性命是不是该还了?再不还的话,火山就当作是利息了……”

  这说话的声音刚刚停下,便看到了邵家夫人、女婿在那个叫做如月的丫鬟陪同之下,匆匆忙忙从后宅那边跑了出来。见到了孙一眼之后,邵家夫人停下了脚步,对着孙大师万福,说道:“孙叔叔,我还想去请你帮忙的……家里来了恶客,已经闹起来了。您帮着劝几句……实在不行也不要在我们邵家闹啊……他们两波男人在我们这里打架算什么?看在家父和您是异性兄弟的份上,替我们邵家女人说句话……”

  孙一眼原本看出来不对劲,已经决定要离开了。不过听了邵家夫人的话,他又改了主意。自己只要顺势在后宅转一圈,等到他们两波人离开之后,那孙一眼便可以胡说八道是自己化解了归不归和两位大方师的恩怨。还有邵家夫人给自己作证,凭着邵家在南京城的势力,不会有人不信的。

  当下孙一眼冲着邵家夫人笑了一下,说道:“不瞒夫人,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给他们化解恩怨的。请夫人带着家下人等到府外休息,等到事情办妥之后,我再去请夫人回府。”

  听了孙一眼的话,邵家夫人心里总算是有了点底气。当下她带着自家男人再次向孙大师行礼,随后便匆匆忙忙的出了自家的老宅。

  看着邵家夫人带人离开之后,孙一眼这才提着心进了后宅,沿着里面已经倒塌的墙壁走到了一间下人们休息的房间。确定这里没有人之后,孙一眼走到了房间尽头,随后扒在窗户上向外偷眼看去。

  就见在后宅的花园里面,站着刚才来找自己的泗水号大东家贵不贵和几个怪人。他”们对面是头发一白一红的两个男人,听说火山大方师的头发是红的,难不成这个红头发的方士就是火山大方师吗?

  这时,‘徐福’微微一笑,随后他向前一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吴勉、广仁当中。随后说道:“这里是不是泗水号,也不是方士一门。你们就算有什么天大的恩怨是不是到外面去解决?我说过很多遍了……我是来给你们俩说合的的,在我的面前你们打不起来…….”

  ‘徐福’说这话的时候,吴勉突然向前一步,于此同时他和广仁当中的空间开始密密麻麻的闪过无数的火花。这个过程持续了片刻之后,随着白发男人退回到了刚才所在的位置,那耀眼的火花也消失不见。

  火山闪过的时候,广仁脸色苍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直到吴勉退了回去之后,他的脸色这才算好了一点。喘了口气粗气之后,白发大方师对着‘徐福’行礼说道:“弟子无能,还要大方师维护。弟子愧对当年大方师……”

  ‘徐福’没有理会广仁,他回头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我都说过很多次了……我是给你们说合的,我在场就不会让你们俩打起来……你已经试过很多次了,还是不信吗?”

  吴勉知道‘徐福’的术法远在自己之上,不过和广仁面对面这么站着。不做点什么实在难受,这才试探着对白发大方师下手。不过结果还是老样子,广仁继续活蹦乱跳的站在自己身边……

  看着白发男人默不作声,‘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我还有几个月好活?你和广仁的恩怨都几百年了,还在乎这几个月吗?”

  听了‘徐福’的话,吴勉无所谓的说了一句:“广仁就在眼前,我为什么还要再等几个月……”

  看着吴勉要把话说死,站在白发男人身后的归不归主动说道:“广仁、火山就要眼前,给老人家我个面子。先把贾士芳这件事情问清楚,如果士芳那孩子真和他们无关的话,那你再谈和广仁的恩恩怨怨……”

  “刚才我不是已经说了嘛!归不归你是什么意思?”火山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勃然大怒的继续说道:“我与广仁大方师接到了贾士芳的死讯,不管这么说他总是我的弟子、我和广仁大方师这才打算到南京吊唁,没有想到刚刚到了邵家,就碰到了你们几个……”

  “火山,别客气。老子也烦你……”这时候,百无求走了出来。它看了一眼‘徐福’之后,继续对着两名大方师说道:“贾士芳的事情你们还没说清楚,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害死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