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三十日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三十日

  按着当地的风俗,横死的人不能厚葬。一般都是将横死之人的尸体扔到乱葬岗,让野狗吃了了事。不过贾士芳的女儿、女婿不忍那么做,找了南京当地有名的风水先生出局,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将贾士芳的尸体停放三十天来驱散怨气,然后用薄皮棺木成殓。等待下葬的那一天,再向坟地当中倾倒食醋来加速尸体的腐烂程度。而且每隔一百天就要再用食醋将坟墓浇透,直到将尸骨彻底烂光。贾士芳横死的罪孽才算消除,不会给子孙后代带来孽缘。

  现在看着棺材里面好像一锅浆子一样的烂肉,祠堂里面的气味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了的,小任叁第一个捂着鼻子跑了出来。随后嗅觉原本就一场敏感的百无求也干呕着从祠堂里面跑了出来,跑出了祠堂的范围之后,二愣子这才敢大口的呼吸。看着远处祠堂里面的几个人影,二愣子对着小任叁说道:“老子再也不吃肉羹了……老贾都烂成这样,还有什么好看的。要是依着老子,也别埋了,直接一把火烧了省事……”

  “大侄子你懂什么?贾士芳死的蹊跷,查到真是广仁、火山干的话,你爹和你小爷叔也好去找他们俩拼命。”小任叁站在上风口,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我们人参看这事邪性,广仁、火山弄死贾士芳没有这个道理……嗯?那个小娘们儿也受不了出来了……”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就见脸色蜡黄的何夫人也从祠堂里面跑了出来。这女人能坚持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当下她憋着气跑到了两只妖物所在的上风口。这才敢拼命的呼吸起来……

  “也难为你一个女人家,能在里面待那么久。”小任叁看到这位曾经的见春阁花魁脸上恢复了一点血色之后,笑嘻嘻的凑到了女人身边,继续说道:“老贾这是造了什么孽?被雷劈死不说,死了还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女人苦笑了一声,说道:“老爷是被人害的,其实原本不用这样……找个会术法的修士或者和尚做一场法事,也就消除死尸的戾气了。我也劝过夫人和姑爷的,可惜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丫鬟……”

  如月的话还没有说完,一直盯着的祠堂里面的百无求突然说道:“你们看看他们在干什么?老头儿把手伸进棺材里面了……他把骨头捡出来……你们看他手上白花花的一片,是不是蛆……”

  说到最后的时候,这一人二妖再也忍不止,纷纷蹲在地上低着头开始呕吐起来。这样的场面就是百无求这样五大三粗的妖物都受不了。

  这时,在祠堂里面,‘徐福’正将贾士芳的骨头从满是腐肉酱的棺材里面拿了出来。随后顺手将骨头放在地面上,归不归恶心的已经后退了几步,老家伙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从肉酱里面分离出来的骨头。

  而吴勉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这位白发男人背着手,盯着‘徐福’的一举一动,一直看着这位大方师将一整付人骨都摆在地上之后,他才开口说道:“一个月不见,贾士芳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难得你能坚持到现在,之前我还以为你有洁癖。”‘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一直不喘气也是难为你了,要不要我把这尸骨搬到外面?”

  “不用,少喘几口气还憋不死。”吴勉看了‘徐福’一眼之后,指着地上的骷髅说道:“头顶的伤口就是雷击的致命伤了,这是方士一门的聚雷术。”

  吴勉手指骷髅头的头顶有巴掌大小的一团,好像树根脉络一样的烧痕。‘徐福’点了点头,找来一桶清水将自己的双手和地面上的尸骨清洗干净之后,这才将白花花的骷髅头拿了起来。指着上面的伤痕继续说道:“看着倒是像聚雷之法伤的,不过还是不能就说是广仁、火山做的。他们没有动手的理由……”

  这时候,听到二人谈话的归不归终于睁开了眼睛。老家伙看了一眼地面上被清洗干净的尸骨之后,秉着呼吸说道:“大方师你把贾士芳的骨头挑出来,不过也就是想证明这不是方士之法害死的。不过聚雷术已经露底了……听老人家我一句,这是和方士脱不了干系。就算不是广仁、火山做的,也和他们的弟子逃脱不了干系。”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徐福’并没有搭话,他用手掌丈量了一下地上的人骨,随后叹了口气,说道:“骨长七尺五分,还真是贾士芳的尸骨……尸身上还真是有不少的戾气……”

  ‘徐福’看到已经烂成肉酱的尸骨时,有过这是狸猫换太子的想法。当初在北京的时候,他曾经暗中丈量过贾士芳的骨长,和地上的尸骨一摸一样。加上头顶上被雷击的痕迹,看起来这就是贾士芳的死尸无疑了……

  “出去透透气吧……”‘徐福’叹了口气之后,背着双手离开了祠堂。看了一眼远处的几个人、妖之后,他招手将如月召唤了了过来。对着女人说道:“去和你家主母、姑爷说,把尸骨正常下葬就好。剩下的烂肉放在太阳下暴晒三天,然后用火油烧了深埋。”

  如月答应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就是说不用等到三十天之后的正日子了,老人家您是这个意思吧?”如月之前听归不归大方师、大方师的叫着,已经猜到了几分‘徐福’的身份。从次之后对他便恭敬了许多,就算这人和海外大方师无关。就凭归不归对他的态度,也是位了不得的大修士。

  听到如月的话,‘徐福’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女人说道:“被你提醒了……带我们去见见给你们主母出主意的阴阳先生,能想到让尸首烂光了再下葬。不知道贾士芳上辈子是怎么得罪他了……”

  此时,众人、妖身上都是一股尸臭味,当下他们先回到了府邸。清洗了身体又更换了新衣服之后,这才在如月的引领之下,乘坐马车来到了南京城有名的阴阳先生孙一眼的家中。

  他们来到了孙一眼家的时候,正巧孙先生正在给远到而来的富商看流年。不过听说邵家来人,当下孙一眼让自己的徒弟将这几个人、妖带到了客厅吃茶。稍后片刻之后,就见一高一矮两个男人从里面的书房里走了出来。

  高个子的光头独眼男人对着身边的矮个子男人说道:“高老爷,您的流年不错,不过还是要小心身边的小人。您记住了,属鸡、兔和马的人要远离,他们都是您前世的孽缘,这一世来讨债的……”

  矮个子的高老爷叹了口气,说道:“孙大师您说的轻巧,我妈属鸡,老婆属兔子,那个小冤家又属马。我总不能把他们都赶走吧……算了,大不了我就认命了……孙大师您还有客,不必送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高老爷转头看了吴勉这几个人一眼。客气着冲他们抱了抱拳之后,满脸无奈的在孙一眼弟子陪同之下,离开了这里。

  看着高老爷离开之后,独眼男人这才笑着走了过来,看了一眼面前这几个人之后,突然诧异的向后退了一步。随后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归不归,这才开口说道:“这位老先生一脸的富贵相,如果在下没有走眼的话,您的家产必定富可敌国……”

  “拉倒吧……孙一眼,你和我泗水号的管事是把兄弟,以为老人家我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