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不一样的阵法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不一样的阵法

  听到贾士芳惨死的消息,就连一向清水脸的吴勉都愣了起来。反应过来之后,他对着前来报信的如月说道“你说贾士芳死了?死在他夫人的出殡之日?”

  “是,当时我就在场……”如月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太君出殡的时候就开始下雨,贾老爷一直跟着哭。一直到了墓地的时候,他好像是疯了一样的用头去撞墓碑。结果直接将自己撞昏,就在我们这些下人去救治的时候,一道雷电打下来,活活将贾老爷劈死……”

  “被雷劈死的……我可不记得贾士芳犯了那么大的过错。”吴勉慢悠悠的回了一句之后,继续对着如月说道“我记得你也是修士,对吧?”

  如月明白吴勉话里的意思,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之后,这位曾经的知府夫人再次说道“您不问我也是要说的,当初贾老爷回到南京老宅的时候,我已经看出来不对头了。他当时就忧心忡忡的,回来之后还在寝室外面摆下了阵法。看样子好像在躲什么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如月从怀里摸出来一张画着阵图的纸张来,亲手递给了吴勉之后,继续说道“这就是贾老爷摆设的阵法,我才疏学浅辨认不出来……”

  “这是方士的惊蛰阵法,别说你了,一些资历小的方士都不一定能认出来这个阵法来。”归不归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女人手里的阵图之后,替吴勉将纸张接了下来。再次看了一眼之后,这才将它交到了白发男人的手上。

  “惊蛰是一般是方士门中,除了大方师之外,只有继位大弟子才可以传授。看起来广仁真在贾士芳身上费了不少的心思……”归不归说了一句之后,回头看了面无表情的吴勉一眼。随后收敛了几分脸上的笑容,说道“不过敢在南京用雷劈死了邵家女婿,这就未免有些不给面子了。这样的苗头一定要打下去,要不然以后还得了?今天敢雷劈邵家女婿,明天就敢对邵家的女人们不利……”

  这时候,‘徐福’走了过来,站在吴勉身后看了一眼白发男人手里的阵图。随后这位大方师开口说道“这惊蛰有过改动,前面疑阵应该是虚的,结果做实了。当中的实阵却故意的做虚了……”

  “有这回事?”归不归重新将阵图从吴勉手上接了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之后,变皱着眉头说道“还真是有了变化……要不是大方师你就在身边的话,差一点滑过去了。何夫人,这是你画错了吗?”

  “阵图这样的东西,我是照着画的,不会画错的。”如月当下涨红了脸,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我的术法不如你们几位,不过画图这样的事情不可能画错。贾老爷离世之后,我回到老宅反复看了几次。虚虚实实还是分得清的……”

  “阵图不可能抄错,那就是贾士芳故意变换了阵法……”这时候,吴勉开了口。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将目光对准了身边的归不归和‘徐福’。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们猜猜看,他改了这个阵法是为了防谁?”

  “刚才老家伙不是说了这阵法只有大方师和顶门大弟子才会吗?他改了阵法不就是……防广仁和火山?”凑过来的百无求说到一半的时候,才明白过来贾士芳改变阵法的意图。当下二愣子瞪大了眼睛,缓了口气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小爷叔,弄死你孙女婿的是广仁和火山?不是老子说,这不是在搓火吗?咱们这头都快忘了他们爷俩,广仁、火山还敢来惹咱们。这泡痢疾啦在脖子里,顺着后脊梁流了一身啊,老子都看不下去了……”

  “到底是不是他们俩做的,谁也没有亲眼看到。”‘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看来不亲自走一趟,这件事是不会解决的。不过事先要说好,这可不是我要去的……一旦再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可不能再说和我有关。”

  “那要看什么事情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大方师你不是来给吴勉、广仁说合的吗?看起来这次又要麻烦你了……”

  贾士芳的死牵扯到了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吴勉、归不归说什么也要回南京看看。当下归不归让泗水号安排了前往南京的行程,第二天一早,泗水号的车队便浩浩荡荡向着南京的方向进发。

  这些年来,吴勉、归不归已经多次往来京城、南京之间。这条路他们几个几乎趟熟了,当下日夜兼程了十几天之后,车队终于回到了南京。回来之后,这一行人直接去了邵家。

  此时,邵家里外已经挂了重孝。贾士芳的女儿、女婿急忙出来迎接,将他们几个迎到了厅堂之后,归不归直奔主题,向他们夫妇俩询问贾士芳是怎么死在他夫人坟地上的。

  这一对夫妇的说法和如月一摸一样,都是贾士芳回来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不对了。他思念亡妻成疾开始魔魔怔怔的,回到老宅之后要么对着空气发呆,要么就疑神疑鬼的好像再担心自己老婆的魂魄要对他不利一样。

  剩下的便和如月所说的一样,贾士芳是如何用脑袋去撞墓碑的,又是如何被雷电劈死。因为人是横死的,不能正常下葬。按着南京的规矩,死人要装进棺材在祠堂里停上一个月。然后趁着夜色匆匆埋葬。

  贾士芳死了二十来天,虽然现在只是初春时节。不过南方的温度已经存不住死人,这个时候尸体恐怕已经烂成一滩肉酱了……

  听了贾士芳女婿的诉说之后,归不归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既然知道这件事了,那一定要去吊唁一番的。你们邵家和我们几个也算是世交了,要送士芳这孩子最后一程的。”

  听到归不归的话,邵家女人、女婿相互看了一眼。随后还是女婿说道“老人家您来吊唁我那老泰山,我们夫妇俩是感激不尽的。不过不瞒您几位,几天之前祠堂就待不住人了。里面都是腐尸的味道,尸体在棺材里面不知道烂成什么样子了。里面都是尸水,已经没有下脚的地方了。我们夫妇俩打算将老泰山下葬之后,要推倒祠堂重修的。您几位如果想要祭拜的话,等到下葬之后再去也不迟。”

  “那个没什么,我们几个和你老丈人的关系摆在那里。还在乎那点味道吗?”归不归说完之后,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和‘徐福’,看到他们俩没有说话,老家伙这才继续说道“我们在南京城也待不了几天,送走你父亲之后,或许就赶不上他下葬了。还是尽早看一眼的好……”

  听归不归说到这里,邵家夫妇不好再说什么。当下让如月送他们前往邵家祠堂,按着当地的规矩,他们俩在下葬之前不能见横死的亲人。这些天来邵家夫妇也没有去过祠堂查看。

  邵家祠堂和其他大户人家不一样,他们家的祠堂摆在城外的风水之地。这里常年有几个男仆看管,因为男女有别,这里的下人几乎都没有进过邵家。

  如月向这几个人说了几句之后,当头的一个男仆皱了皱眉头。找了用硫磺熏过的纱布挡住了自己口鼻,随后又用白酒喷在身上,这才带着这几个人进了祠堂。就见在祠堂当中,停着一口薄皮的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