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章 不一样的贾士芳

第三百一十章 不一样的贾士芳

  松杰仁措是隆科多从西藏请来的大喇叭,原本允祥的这位舅舅是信青教的,家里也请了和尚来做驻家庙。不过这些年来,隆科多又开始转信了黄教。又拖了几层关系,才从西藏请来了这位大喇叭。

  松杰仁措也是有点道行的,他在西藏做阔佛的时候,得到了一只庙传的圣兽。传说是当年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的时候,射杀一只魔兽留下的一对幼崽。将幼崽留在当地的文托寺收养,松赞干布还亲自给这只幼崽起名丹霞。

  丹霞嗜毒虫,一些野生的毒虫已经不能满足它。文托寺的喇叭们费劲了心思,找到了龙舌来饲养。成年的毒蛇便做了丹霞的饵食,在饲养龙舌的过程当中,文托寺的喇叭们竟然意外找到了训练这种毒蛇的方法。可以操控龙蛇去毒杀目标。

  虽然龙舌的繁育有些过剩,可丹霞却不那么顺利。它虽然叫做圣兽、魔兽,但存活的时间却极低。基本上只有七八十年的寿命,而且生产之后的幼崽成活极低。无奈之下,文托寺的喇叭们只能让龙舌近亲繁殖。结果这圣兽的相貌越来越怪,到了这一代的时候,已经看不出来本来的相貌。故而‘徐福’和归不归都没有认出来这是只什么怪物。

  这次松杰仁措来到京城,也打着找到新的丹霞配种的打算。故此他从西藏一路过来的时候,带着一只成年的丹霞,还有千余只作为饵食和训兽的龙舌。

  松杰仁措让隆科多在家庙的地下挖了一个巨大的洞穴,就将丹霞和龙舌藏匿在这里。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京城的环境竟然十分适合龙舌成长,只是几年的功夫,当初的千余龙舌竟然翻了十倍不止。

  这几年隆科多将松杰仁措供养的十分滋润,连雍正生病他都将这位大喇叭推荐去为皇上施法治病。松杰仁措也得了可以自由出入皇宫的特权。这位大喇叭也没忘了回报隆科多,几次在治病的时候,捎带手为隆科多美言了几句。

  今天下午,这二人在皇宫见到。松杰仁措见到隆科多的脸色不好,便多问了几句。没有想到这位位极人臣的大人物竟然叹了口气,对着大喇叭说道:“大师,这次我堂堂的一等公爵,军机大臣竟然被一个小小的江湖方士给算计了……原本领侍卫内大臣已经定好是我,想不到刚才皇上当着我的面,竟然许诺给了贾士芳!他一个连外戚都算不上的东西,眼看着就要骑到我的头上。真是岂有此理……”

  “贾士芳……”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松杰仁措也在跟着皱了皱眉头。他和贾方士一起施法为皇上诊病,自己的术法明明在他之上,不过仗着贾士芳的外孙女马上就要嫁给怡亲王允祥。皇上对他都是高看一眼的,对自己虽然也是礼遇有加,一口一个阔佛的叫做。不过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皇上和他客气,却把贾士芳当作了自己人。

  原本松杰仁措就对贾士芳有些底火,现在听到这小方士竟然连隆科多大人的官职都抢了过去。当下大喇叭心头火起,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大人不必和这小人一般见识,他交给喇叭我了……今天晚上我便打发他去见佛祖。”

  听到了松杰仁措的话,隆科多吓了一跳。当下急忙向他摆手说道:“大师你可千万不要乱来,这贾士芳不止怡亲王这个靠山。他还有……”

  隆科多是知道贾士芳底细的,听到这喇叭要对方士不利,便马上就要过去劝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宫里的太监叫住了隆科多,说雍正要他回去问政。当着宫里太监的面,隆科多又不好说的太细。只含含糊糊说让松杰仁措不要乱来,大喇叭以为隆科多胆小怕事,当下也没有理会,自己潜进御膳房,见到里面的御厨正在奉旨为贾士芳一家子烹制御宴。

  当下大喇叭便在菜肴上做了手脚,还在其中一张要送到邵家的八仙桌里面暗藏了龙舌。之前松杰仁措曾经取过贾士芳的一点鲜血,就用它喂食了毒蛇。只要贾士芳距离八仙桌丈余,龙舌便会窜出来将他毒死。

  这松杰仁措也算有点心机,用咒杀之法做饵,想将贾士芳引到装着御宴的八仙桌来。咒杀之法对贾士芳不算什么,可是这方士却没有本事克制龙舌之毒。如果不是今天吴勉、归不归回来的话,或许贾士芳也就真的一命呜呼了。

  松杰仁措将一切都准备好之后,便躲到了隆科多的家庙当中,只等着第二天起来听到贾士芳暴亡的消息,自己要再庆祝一下了。

  松杰仁措回到隆科多的家庙之后,当着佛像的面吃了荤酒。因为青、黄两教的教义不同,惹来驻庙的几个和尚不满。大喇叭竟然一不做二不休,将他们一并杀了,也算是给贾士芳陪葬了。

  就在他半夜呼呼大睡的时候,突然见到自己放出去毒杀贾士芳的龙舌竟然回到了自己身边。而且它身上没有沾了人命的样子,大喇叭马上明白了过来。贾士芳身边有高人破了自己的术法,当下他也来不及多想,直接跳进了地下洞穴当中。

  之后便是松杰仁措操控着数不清的龙舌向外冲去,没有想到贾士芳的帮手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轻轻松松便破了蛇阵,如果不是他豁出去了丹霞,加上一早在地下做了迷宫一样的出口才侥幸逃脱,这时候他恐怕已经早就死在了吴勉的手里了。

  不过就在大喇叭以为自己就要逃出生天的时候,就在出口这里遇到了贾士芳。看样子这个方士早就知道了这个出口,他已经等候在这里多时了……

  此时松杰仁措依旧没有将贾士芳放在眼里,他之前见过这方士的本事。术法还在自己之下,现在贾士芳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单人匹马就敢来找自己的麻烦。正好借着这个机会了结贾方士,也算了却自己的心愿。

  当下松杰仁措冲着贾士芳冷笑了一声,说道:“有劳方士了,我这就要离开京城回藏。在临走之前想向方士借你的项上人头一用,佛爷我准备用你的头颅炼制酒碗,用它盛满美酒来敬佛……方士你不会小气吧?”

  贾士芳笑了一下,指着自己的人头,对着面前的大喇叭说道:“士芳的人头在此,大师尽管拿走。实不相瞒,释放顶着这颗人头百余年,早就想要换一个了。请大师动手,士芳愿将人头奉上。”

  “好痛快的方士!”松杰仁措哈哈一笑,随后鬼魅一样的向着贾士芳扑了过来。眼看着大喇叭就要冲到方士面前的时候,他的身子突然僵滞了起来。还没等明白过来,松杰仁措的脚下一空,身子竟然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喇叭才看到自己的双脚竟然化成了一滩血水。他竟然一点知觉都没有,而且不止是双脚化成血水,他的下肢已经开始严重的溃烂。只是片刻的功夫,松杰仁措的两条腿已经都消失不见。

  大喇叭已经被吓懵了,就在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的时候,贾士芳突然说道:“松杰仁措大师,从你进京的那一天开始,你的一举一动便都在我的眼里了。我不说,不等于什么都不知道……还有,你真的以为术法在我之上吗?”

  说话的时候,贾士芳已经收敛了笑容。随后右手举起来勾引天雷。随后猛的对着大喇叭将手甩了一下。一到耀眼的雷光打了下来。松杰仁措瞬间变成了半块焦炭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