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五章 咒杀

第三百零五章 咒杀

  吴勉想不到‘徐福’真的会掏出来一件贺礼,接过来之后打开看到里面是一个小小的玉髓。这玉髓通透的好像一汪水一样,虽然质地绝佳,不过在修道之士的眼里却不算什么。

  “老头儿,老子小爷叔的孩子结婚,你就送块破玉,你这真是不大方。”看到了吴勉手里的盒子里就是一块玉髓之后,百无求撇了撇嘴,说道:“老子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稀罕物,这品色的玉精,在岛子上用铁锨来铲。”

  “傻小子,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话。”看到了玉髓的样式之后,归不归便想到了自己儿时那个光屁股玩伴后来脖子上挂的那一块玉髓。老家伙将玉髓从吴勉的手里接了过来,看了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还真是那位徐福大方师脖子上带的那一块……大方师,这是他送你的?”

  ‘徐福’微微一笑之后,“也不算送的,当初我从那个徐福身上分离出来的时候,这块玉髓也分出来一个。还是那句话,我还有几年好活?也是看着素如那姑娘可人疼,干脆我也随份礼……”

  “大方师你这份礼真有重的过了头……”归不归砸了咂舌之后,将玉髓还给了吴勉。随后还不忘叮嘱几句:“这个让邵家做传家宝,让每一代的邵家主人都把这块玉髓带在显眼的地方。”

  “带在显眼的地方,为了让广仁、火山看到吗?”吴勉看了‘徐福’一眼之后,还是收下了这块玉髓。说道:“我替邵素如收下了,还有什么要送的吗?”

  说到最后半句话的时候,白发男人的目光瞟向了两只妖物。小任叁愣了一下之后,将自己肚兜的口袋翻了出来。奶声奶气的说道:“你不是连我们人参的主意都打?过分了啊……最多一会我们人参拔几根头发给你,不能再多了啊。”

  “老子的妖山上,只要你们看中的随便拿。”百无求财大气粗的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不过最好的东西应该已经便宜老家伙了,你管他要,老家伙不敢不给。”

  就在吴勉开始转向归不归继续索要贺礼的时候,婚礼另外一位主人和硕怡亲王允祥亲自到了府上。被归不归亲自迎进了府中之后,允祥先是对吴勉等人行了晚辈之礼。随后被归不归亲自搀扶起来,这才笑着说道:“刚刚和老太君商量了一下大婚的事情,老太君一定要留饭。这才耽误到了现在,才来向几位老人家请安……”

  “你最近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了吗?比如说符咒泡过的水……”没等允祥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现在在白发男人的眼里,怡亲王的眉心处已经出现了一条黑线。这是一条咒杀线,一旦黑气向上到了天灵,便会侵入人脑,允祥也会发狂而死。

  白天他迎接自己进城的时候还没有发现,现在突然看到了黑线,那就一定是在邵家惹的。对吴勉来说,允祥是不是被人下了咒杀法无所谓,但是不要连累到邵家的女人。

  允祥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不过看着吴勉、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应该是自己的身体被人做了手脚。不过守着这两位活神仙一般的人物,不会出什么意外的。当下允祥想了一下,说道:“那种东西我怎么会乱喝?不过进城之后,我一直都待在邵家,或许有人借邵家,要对我不利……”

  “刚刚在大门口还没有看到,殿下你中咒不久,无碍的……”此时,归不归也发现了允祥眉心的黑线,老家伙让管家找来一根银针。对着允祥的眉心处刺了一针,随后用两根手指从针刺的伤口当中拽出来一根已经凝固发黑的血脉来。

  看了一眼被拽出来的血脉,归不归回头对着吴勉说道:“不是什么高深的咒杀法,咒脉里面没有必死的咒文,这有点道行的修士就能施展出来。就算不当场化解,十二个时辰之内也会自行消散的。不用担心就算邵家人也中了咒杀法,贾士芳有本事可以化解。”

  “那你怎么知道只有一种咒杀法?”吴勉说话的时候,已经向着大门口的位置走了过去。刚刚归不归拽出咒杀线的时候,白发男人看到凝固血脉的成色之后,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还是要亲自过去一趟……

  当下,吴勉也不管什么宵禁。直接施展疾行之法,在京城的房顶上穿梭。片刻之后,白发男人便到了邵家在京城的府邸。

  吴勉也不用通报,直接施展穿墙之法到了府中。所见到里面的下人一个一个眉头都出现了一条黑线,好像贾士芳并没有发觉……当下他也顾不得什么,直接到了邵家的后宅。就在后宅的门口,听到了贾士芳的叫喊声:“快!快去金线胡同请几位老祖宗来……就说宅子里面已经出事……”

  贾士芳说到一半的时候,便看到房门推开,自己求的帮手已经走了进来。

  吴勉走进来的同时,见到邵家祖孙三代的女人都坐在了房间里。除了刚刚回来的贾士芳之外,她们的眉心也都出现了一条黑线。贾士芳听说过咒杀法,却也是第一次见到。家人中了咒杀之法,他关心则乱。一时之间没有想到解咒之法。

  “你从广仁、火山那里学到的术法,都进了狗肚子吗?”吴勉看到贾士芳无从下手的样子,用他特有的语调说了一句之后,已经来到了素如的外婆身边。他没用银针,直接用指甲划破了妇人眉心的皮肤,随后施展术法将里面凝固的血脉引了出来。

  随后白发男人再次将少素如和她的母亲凝固的鲜血都引了出来,随后这才用他特有的语调对着贾士芳说道:“看到了吗?你府中上下都中了咒杀之法。你想救他们的话,就照刚才我做的……”

  看到了自己的三个亲人都被引出了咒脉之后,贾士芳急忙将他的女婿叫了过来。按着吴勉刚才做的,照葫芦画瓢将自己女婿身上的咒脉引了出来。随后将府中所有人都召唤了过来,一一将他们身上的咒脉都引了出来。

  贾士芳一边救治家里的下人,一边开口说道:“现在开始,所有人都不能在府中吃喝……有人说府里买错了得瘟疫死的母猪肉,现在家里吃喝都被疫毒沾染到了。幸好发现的早……你们也不要怕,老爷我已经把毒血都给你们放出来了。”

  这些下人听到之后,看贾士芳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当下谁也不敢再去触碰那些染了疫毒的食水了……

  这个时候,归不归、‘徐福’带着两只妖物乘坐允祥的马车到了邵府。此时门房也已经去了后宅,他们几个直接进来。随后一路走过来,见到了吴勉他们这一大家子人。

  “老人家我刚才看了一眼,左右的邻居都没有出事。就是邵家这一家人被人投毒了。”归不归看到邵家三个女人都坐在了贾士芳的身后,她们三个人的眉心没有了黑线,知道咒杀法已经被破掉。老家伙这才继续对着吴勉说道:“连怡亲王都中了咒杀法,现在还不好说是冲着他去的,还是冲着邵家的人去的……”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眼睛在下人堆里看来看去。最后落在了化名如月的何夫人脸上,整个邵家人人都中了咒杀之法,偏偏就是她眉心完好无损,也没有黑线。何夫人并没有中咒杀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