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四章 ‘徐福’的礼物

第三百零四章 ‘徐福’的礼物

  何言的事情过去没有几天,天气开始慢慢转凉,算着日子再有一个来月就要过年了。邵家老夫人终于开始准备要去京城,这次虽然没有带来十万两银子的陪嫁,不过还是给邵素如带去了不少南方的特产。都是她平时用惯了的,光是吃喝土产就装了一大车。

  邵老夫人离开南京的时候,‘正巧’遇到了同样要前往京城的吴勉、归不归和‘徐福’这一行人。通过这些日子的种种事端,妇人已经多少猜到了一点那个白发男人是谁。不过她并没有说破,只是对吴勉的态度谦卑了许多。

  当下,两队马车合成了一队,浩浩荡荡的向着京城出发。一路上经过的州城府县官员知道来了泗水号的老东家和怡亲王允祥的亲戚,都是格外殷勤的接待。寻常的二品大员都享受不到这样规格的接待。

  车队行驶了二十来天,终于来到了京城。允祥知道之后,亲自出城十里来接。也算是给足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子。

  回到京城之后,吴勉、归不归一行人没有搬到银号去住。他们住到了当初刘喜、孙小川的府邸,之前这里做了泗水号在京城的第三家商铺,专门对应从广东运来的西洋货物。后来归不归将商铺搬到了别处,将这里收拾出来之后,他们这几个人便搬来居住。

  回到京城的当天夜里,已经成了皇上座上客的贾士芳带着皇帝赏赐的礼物来到了府上。见到了吴勉、归不归几个人之后,贾士芳行礼说道:“白天就听说您几位老人家回京了,原本士芳我应该到城外迎接的。不过昨天皇上晚上受了邪气,身子烫的吓人,士芳我留在宫里给皇上祛邪。陛下烧退之后才匆匆赶过来的。”

  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说道:“士芳,你不做方士了,该做了大夫。皇上是不是还封了你什么官职?”

  “素如和允祥婚事定下来的时候,皇上已经赏了个二等伯爵的爵位,稍后还要把内卫的事情也交给士芳来做。”贾士芳倒是没有隐瞒,冲着吴勉、归不归和‘徐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已经推辞过几次了,不过皇上说他只有允祥这一个交心的弟弟。士芳又是允祥的丈人,内卫这样的差事只能交给自己人。皇上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再不答应就说不过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贾士芳顿了一下,随后有些沾沾自喜的继续说道:“听陛下的意思,等到我主持内卫的时候,爵位上还要连升三级,要赏赐一个公爵的爵位。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士芳不才,就是继大方师之外,第一个坐上公爵爵位上的方士了。”

  当初方士一门鼎盛的时候,皇帝都是要册封大方师爵位的。历代大方师都是顶着相当于公爵的护国天师之位,不过除了大方师之外,贾士芳还是第一个有机会被封公爵的‘方士’。

  看了一眼喜笑颜开的贾士芳,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那老人家我要恭喜你了,。你做了公爵之后,素如嫁给允祥谁也不敢再说高攀了……不过老人家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伴君如伴虎,你是服侍过两位大方师的。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贾士芳笑着说了一句:“这个士芳自然明白,不过看在您几位老人家的面子上,皇上就算对士芳有什么不满,总会网开一面的。”

  这时候,吴勉看了这个自己指定的后代女婿一眼,开口说道:“行了……你回去看看老婆、孩子吧,你夫人的寿数也快到了,你要早做准备……”

  听到白发男人的话,贾士芳叹了口气。当初他给自己的夫人推算过命格,过完年之后,她差不多也该到了寿终正寝的日子。原本贾士芳还想用药石来为自己的夫人续命,不过被吴勉制止。按着白发男人的话说邵家女人生下来已经算是大富大贵了,如果寿数在长的话,会引起天妒……毕竟她们都是不是长生不老,就按着自然的寿数活完一世就可以了。

  贾士芳答应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士芳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夫妻一场,不会让她走的冷冷清清……”

  看到这个话题有些说不下去,归不归接话对着贾士芳说道:“在宫里待了一天,你还没有回家把?回去看看老婆孩子吧,你家夫人可是不一样了,现在就是变了个人一样。回去看看吧……”

  贾士芳和夫人有书信往来,他已经从信里的字里行间感觉到了夫人的变化。听到归不归有送客的意思之后,贾士芳这才行礼,随后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自己府上。

  贾士人芳走后,归不归看了一眼吴勉,说道:“难怪说官场深似海,士芳这孩子之前也不错,怎么才做了一个小小的伯爵,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他之前给火山做弟子的灵巧劲可是一点都看不到了……”

  “这是人之天性,没有什么。”这时候,一直在看热闹的‘徐福’说了一句。随后这位‘大方师’跟着轻轻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不过贾士芳脸上也出现了死诏,弄不好就是应在了接管内卫这件事上。”

  “那就是他的命了,自己把命交到了别人手上,生死便由不得自己了。”吴勉对后代女婿远没有对邵家女人们那样上心,慢悠悠的说了一句之后,他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我的后代大婚,你不会什么表示都没有吧?”

  “那怎么可能,只要邵家的女人们敢收,泗水号给她们都成。”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北京泗水号的商铺归……”

  “不要那个……”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之前给……她的箱子,给她的后代吧。”

  归不归明白吴勉说的什么意思,当年首任大方师燕哀侯曾经留给自己女儿一些遗物。这些东西装在一口箱子当中,后来因为种种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将它转交出去,燕哀侯女儿转世的赵文君便已经魂飞魄散。事情过了这么多年,吴勉再次把那口箱子提出来,看起来是到了把箱子交出来的时候了。

  遗物原本是问天楼主的神识之一保存,后来又回到了吴勉、归不归的手里。这么多年一直保存在财神岛单独的一个地宫当中……

  “你不说的话,老人家我差点把那箱子忘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算了算日子,还是摇头说道:“正月初六素如大婚,现在从财神岛运回来一定来不及了。这样,这箱子就当素如生女的礼物。到时候一定交到她的手上。”

  “你们在说燕哀侯的遗宝吗?”‘徐福’看了这二人一眼,随后微微一笑,说道:“不要用防贼的眼神看我,我还能活多久?那些遗宝再好,对我也没有什么用处……不过你的后代大婚,我是不是也不能空着手?”

  听到‘徐福’有随礼的意思,吴勉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大方师’,实在猜不出来他能送出什么。说道:“你不是要想老家伙借钱送礼,然后让另外一个徐福还吧?”

  “我也叫徐福,那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做出来?”‘徐福’笑了一声之后,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匣子,将它递给了吴勉之后,继续说道:“我不比归不归那个大财主,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要是嫌弃的话就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