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二章 天下第一奇毒

第三百零二章 天下第一奇毒

  “什么意思?广仁也要娶她给火山做后妈?”百无求没有听懂归不归的话,看了一眼有些紧张的女人之后,对着她继续说道:“说你呢!你是要我们家老家伙呢?还是要广仁?难不成还是火山?”

  女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大修士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以为万月容对两位大方师有什么企图吗?”

  “老人家我可没有这么说过,不过万家小姐一定是没有什么企图,不过姑娘你就不好说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从怀里将镶嵌在凤凰骨上的丹药取了出来。摆在了女人面前,说道:“这是什么,姑娘你一定认得吧?是不是叫姑娘不怎么合适?何言能把你派到我们身边,不是至亲至近的人不行……听说何言是宝莲教唯一一个幸存者,那姑娘你就不是他的姐妹了……老人家我是不是应该改口叫你何夫人?”

  “老家伙你说这个小娘们儿是何言的老婆?”百无求顿时瞪大了眼睛,盯着面前已经冒出来冷汗的女人,继续说道:“刚才她还捅了姓何的死尸几刀,真有这么狠心的娘们儿吗?”

  “大修士您还在诈我吗?”女人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眼泪再次流淌下了下来。擦了一把眼泪之后,她继续说道:“万家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这些年我与家父一直都在隐居。如果几位大修士还是不信的话,可以跟着我到隐居之处。向周围的邻居询问便知万月容是真是假。”

  “不用那么麻烦……”归不归的笑着摆了摆手,随后对着女人继续说道:“老人家我问一句,只要姑娘你说出来,为什么天下第一毒会到了广仁的手里。那可是何言用来勾引两位大方师前来南京的物件,你父亲是刚刚被何言抓到,砍下了头,就算拿到了半部毒经,也来不及调制这毒物吧?”

  女人听到归不归这么说,当下冷笑了一声,回答道:”原来大修士以为这个就是我假扮万月容的证据了……实不相瞒,当初我先祖炼制出来一枚毒物,这次被何言的人抢走……”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了毒药下面托着的凤凰骨。突然想到了什么,当下女人紧紧的闭上了嘴巴,随后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是看到了凤凰骨了吗?你也看到这骨头是新镶嵌上去的。没有凤凰骨克制,这毒药已经开始挥发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刚刚何言什么都说了,就是避开了你。以为他一死,我们几个就会放松警惕。然后你还有机会对广仁、火山下手……”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又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吴勉和‘徐福’,老家伙看到他们俩没有说话的意思之后,这才继续对着女人说道:“老人家我替你说几句,你们早就拿下了川蜀万家,然后一直在等着我们机会来南京的机会。就算我们不来的话,你们应该也会在邵家闹点事情,把我们几个吸引过来……”

  “是……原本何言打算死几个邵家的下人,让邵家的老婆子把你们吸引回来。想不到你们几个竟然自己回来了。”见到把戏已经被归不归说破,女人索性直接说了出来。她看了一眼地上的死尸,解下来自己披着的斗篷,盖在了尸体身上。

  “我劝过他的,就是报了仇又能怎么样?死了的家人一样不能复生。可惜何言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我的话他听不进去。”女人叹了口气之后,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大修士好眼力,你可以叫我何夫人的。”

  “老人家我就说,何言最后的遗言中,说自己要生几个孩子,种几亩良田就是不说老婆的事情。他是担心老人家我联想到你的身上。”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么真的万家人呢?已经死在你们的手里了吗?”

  女人嘲讽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大修士您这个就猜错了,那半部毒经是我夫君花了八千两银子买下来的。万家的后人不计生产,想要变卖祖产。结果在搬家的时候,从房梁上发现了他们祖先的一块人皮。上面就纹着半部毒经……”

  说到这里的时候,女人将天下第一毒拿到了手里,看了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他们已经不是修士,虽然看不懂毒经上面写着什么。不过还是明白这是个宝贝,当下便想要将它卖了换钱。

  不过他们不得其法,只是把那块人皮送到了当铺和药房。那些凡夫俗子怎么能看懂这个,当下便被退了回来。当时我夫君正是当地的县令,知道之后便将这块人皮买了下来……

  虽然上面都是调和毒药的法子,不过除了天下第一毒之外,其他的毒物都没有把握可以毒杀广仁、火山这样的长生不老之人。而天下第一奇毒的炼制又极为复杂,我们侵其所有也不过炼制出来一枚丹药。如果投毒失败的话,便再无可能动手。无奈之下只能用它作饵,将广仁、火山勾引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女人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现在连这条路都被堵死了,如果当初夫君能听我一句劝。早点放下心结,也不会有这个下场。”

  说话的时候,女人将凤凰骨上面的毒药抠了下来。想也不想直接塞进了自己的话嘴里,当着众人的面咽下了下去之后,异常平常的躺在了何言的尸体旁边,随后牵着死人的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何夫人,如果你休息够了,可以起来我们继续说两句。”看着倒在一动不动的女人,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好像忘了说,你们炼制这丹药是假的。哪有什么天下第一毒?当初方士一门也有过一本毒经。徐福那个……大方师都不敢说当中有天下第一毒,小小的万家怎么敢说那个大话?”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女人已经睁开了眼睛。她很是不甘心的看了自己死去的夫君一眼,随后慢慢站了起来。红着眼睛对归不归说道:“我们被万家的人骗了……他们知道这毒药极难炼制,不可能短时间炼制成功。这才骗了我们……”

  “如果不是老人家我知道这是什么,或许也会被骗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拿起来女人仍在地上的凤凰骨,随后继续说道:“这丹药叫做骨潋,原本就是上古时期,用来抓捕凤凰的迷药。因为丹药会和凤凰骨发生反应,看着就好像是凤凰骨在克制丹药一样。会给人一种这是天下至毒的错觉……”

  说到这里,归不归将凤凰骨上粘连的一点丹药残渣吃了进去。随后笑着对女人说道:“骨潋对凤凰有些毒性,对人却没有丝毫的作用。这个老人家我还是从流传到海外的修士典籍当中看到过,就连广仁、火山都不知道……不过万家人虽然骗了你们八千两银子,他们应该也把性命交在了你们的手上吧?”

  “何言不会留这个破绽的,十一口人一个不留,那八千两银子给他们陪葬了。”女人说到这里的时候,将刚才捅了何言的匕首掏了出来。对着自己的心口扎了下去。

  眼看这一下就要命丧当场的时候,她的手突然一空,原本自己紧握的匕首已经到了远处吴勉的手里。这时候白发男人终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女人说道:“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