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一章 极乐散

第三百零一章 极乐散

  事到如今,何言只求速死。当下将他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和广仁说的一样,他正是当初宝莲教教主何守节的幼子。当初因为广仁的一时之仁,放过了的这个当时就有九岁的孩子。

  虽然广仁放过了何言,他却不打算放过广仁和火山。不过何言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算他是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也不可能比得上两位大方师的一根小手指头。当下,他选择了另外一条报仇之路。

  何言将原先宝莲教藏匿起来的金银都找了出来,收买当地的学政。改名换姓之后又买了一个秀才的身份,当初宝莲教强盛的时候,何言打下了儒学四书五经的底子。成为了秀才之后他开始继续攻读,五年之后参加会试,竟然高中成了一名进士。

  原本他还可以继续上进,直接拿下举人的身份。不过当时宝莲教的余孽还在活动,各地都在流传宝莲灯沉香斧劈华山救母的故事。何言担心会连累到自己,竟然沉寂了五年,等到宝莲教被彻底灭掉之后,这才再次出世。当年大考他得了二甲第二的成绩,被派到余杭做了知县。

  然后何言继续花钱买通了上次,几年之后便做到了南京知府的位置。原本何言的能力应该做到更高的官位上,不过他花钱死守南京知府的位置,一做便是十年。何言早就打听明白了南京邵家和吴勉的关系,当初听自己父亲说过吴勉、广仁势同水火的关系。既然凭着自己之力无法报仇,那就只能假手于人,挑拨这两个人的关系。让广仁死在吴勉之手。

  何言坐上了南京知府之后,便将当初死在两位大方师手下,宝莲教教众的亲属们以及当年宝莲教的漏网之鱼都找了过来。当初宝莲教被两位大方师诛灭之后,这些人的日子过的也不好,现在听到了当年的少主已经成了南京知府。要给他们的亲人报仇,当下一呼百应都集合到了何言的身边,来为当年的少主效力。

  这些人当中有何守节的亲传弟子,着实有些道行的。有人还意外得知了川蜀万家父女的下落,何言正找不到可以吴勉、广仁火拼的理由。得知还有天下第一毒的存在之后,便派出当年宝莲教的漏网之鱼前去拿住二人。用天下第一毒作饵,引诱两位大方师前来南京……

  剩下的事情便是怎么一步一步将吴勉、归不归拉进来,老家伙听到了这里,嘿嘿一笑,打断了何言的话,说道:“可以了,剩下的事情老人家我差不多都亲身经历了。不过我老人家还是不明白,你召集来的宝莲教旧部还可以继续使用,为什么一定要灭口?”

  “他们的野心太大,还想要重新建立宝莲教。那样一来,这次的事情早晚败漏。我不能因为替父报仇杀了两位大方师,再死在你们几位的手里。”何言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没有什么野心。只要报了仇就找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归隐,生养几个孩子,种几亩良田便知足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言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我棋差一招,输的心服口服。我死之后,宝莲教与你的恩怨……就算一笔勾销了,开始了……我尽力了……下去对家父也……有所交代了……”

  看到何言的表情不对,火山急忙冲了过来,伸手捏开了他的嘴巴。就见何言的舌根已经一团漆黑,在他的嗓子眼里还粘着一层薄薄的蜡皮……

  火山回头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他服毒了……是极乐散,已经没救了……”

  极乐散也是毒经上面记录的毒药,服下之后没有任何痛苦,一炷香之内便可以没有任何感觉的亡故。只是如何发现的早,用催吐之法还可以将没有吸收的药物吐出来。不过一旦药性发作,那大罗金仙也救不了。

  “他早就有了准备,封着极乐散的蜡丸一直就藏在他的牙齿洞里。”这时候,归不归也到了何言的尸体身边,看着死尸长大的嘴巴里一颗几乎被凿烂的牙齿。继续说道:“到时候只要咬碎了牙齿,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可以前往极乐世界了。”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抬头看了广仁一眼,对着这位白发大方师说道:“老人家我还要夸大方师你一句,看到了卷宗里面的暗语,还真有胆子敢来见老人家我和吴勉。你真的不怕那个小白脸假戏真做,真的要了你们俩的性命?”

  “我和吴勉是宿怨,他要杀我不在这一时。”广仁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何言就不一样了,他已经威胁到了邵家的女人。这个人不除,为达目的他一定会伤害到邵家女人的。这一带有三个邵家女人,吴勉怎么可能不投鼠忌器?排座次他也在我的前面。”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看了一眼外面的月色,随后对着归不归微微一笑,说道:“不管怎么说,这次我也是要多谢你们几位的。要不然的话,这次我们师徒或许能逃过一劫。不过这一次何言一定会用其他的办法继续设局,他暗我明之下,就是我这个大方师也不敢保证能逃脱得了……”

  说完之后,白发大方师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我们师徒也该走了,这件事没完,就不耽误归师兄你回去了结残局了。和吴勉说一下,我还欠他一条命,我没忘……”

  说完之后,广仁对着归不归行了半礼。随后带着火山一起走出了书房,随后一起消失在了后宅的黑暗当中。

  看着两位大方师消失,百无求瞪着眼睛对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叔叔不是让你把他们俩带回去的吗?现在这样回去,他要用雷劈你,可别连累老子……”

  “傻小子,有‘徐福’那个老东西在,你以为广仁、火山就算跟着我们回去,就能死在吴勉的面前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小爷叔真想要趁机了结广仁的话,这次就跟着一起来了。大方师说的对,还有残局等着我们回去了结……”

  折腾了大半夜,天快大亮的时候,归不归、百无求乘坐马车回到了泗水号的银号。

  将知府何言的死尸仍在了吴勉、‘徐福’和万月容的面前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怎么样?老人家我就说偷尸的人一定是知府大人吧?万小姐,这人叫做何言,就是他把你们父女害到如此地步的……”

  随后,归不归将何言和广仁、火山的恩怨对着面前的几个人说了一遍。万月容听完之后,想到了自己惨死在他手里的父亲,眼泪再次流淌下来。当下竟然拔出自己贴身携带的匕首,对着何言的死尸又戳了几刀。

  “不管怎么样,万小姐你的家丑总算是报了。”归不归看了一眼失声痛哭的女人之后,继续说道:“不知道你以后还有什么打算?当初老人家我说的虽然是笑话,不过你若没有地方可去。不如和我老人家凑合一下,如何?”

  “老家伙!老子就知道你一直没安好心。”百无求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继续说道:“呸呸呸!你这么大的岁数了,娶个小媳妇还能干什么?等着家里的花匠和厨子惦记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不惦记她,她还是要惦记两位大方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