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章 何言

第三百章 何言

  “三十年前的事情到了你嘴里,原来还有这样一个版本……”知府的话还没有说完,书房外面响起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随后书房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白一红两个发色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了这两个男人之后,知府吓得从地上跳了起来。当下指着两个人说道:“你们俩不是已经死了吗?我的人亲眼看到……”

  说到这里的时候,知府闭上了嘴巴,他本就是极为聪明的人,瞬间便明白出了什么事情。自己是进了归不归的陷阱当中,老家伙算准了有人对广仁、火山有极大的仇恨。就算两位大方师死了,也要把尸骸挖出来证实。这才使计将他挖了出来……”

  广仁、火山进了书房之后,两位大方师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知府,白发大方师叹了口气,说道:“原来你就是三十年前,我网开一面放生的孩子。还是火山说的对,当时你九岁手里就有了人命,不应该留你在人世的……”

  听了广仁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老人家我就说是你们俩什么时候得罪的人,回来找你们的麻烦了。怎么样?我老人家没有说错吧?不过刚才听了他这个版本,老人家我还想再听听你们两位大方师说的……”

  看着面前的知府已经没有逃脱的可能,广仁叹了口气,开口说道:“三十多年前有一个白莲教的分支,叫做宝莲教的事情归师兄你记得吗?”

  归不归想了一下之后,说道:“老人家我倒是听说过,听说宝莲教是当时的第一恶教。教唆教众以身家性命供养教主,但凡入教之后,全部家产都要献入教资。每年教主大寿之日,都要生祭教众来为教主祈福……不过宝莲教不过昙花一现,没有几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说来惭愧,宝莲教主何守节是我的弟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深深的吸了口气。想起来当年的种种事端,他有些伤感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当时何守节深得我真传,原本打算送到徐福大方师那里,让大方师赐下长生不老药的。结果他三次求见大方师三次都被打了回来……

  第三次被退回来的时候,何守节便消失隐遁了起来。几年之后便有了宝莲教,我一番打听之后,才知道何守节竟然就是宝莲教的教主。他迷惑教众,逼迫他们交出财物来供养。

  因为何守节已经有了人命,我和火山便打算除了他。不过他诡计多端,行踪不定不说,还有数个替身。我曾经以为了结了何守节,知道过了一年才知道杀的只是一个替身而已。

  最后还是我派了数名弟子假装叛出方士一门,进了他的宝莲教内部,这才慢慢掌握了何守节的行踪。三十年前我和火山探听到他全家都在一起,这才抓到了这个孽徒。

  当时我和火山到了他老巢的时候,他竟然建立了一座六层高的人骨塔。这些都是何守节到处劫掠过往客商,还有一些无辜百姓的尸骨搭建而成。他们全家常年就住在塔里,每一个家人手里都有人命。按着何守节定下的规矩,只要孩子过了七岁,就要杀人练胆。还要修炼一些残害人命的邪法。

  见到了我和火山之后,他们这些人竟然开始对我们俩动手。这祸根是我的弟子,当下我一时大怒,将何守节全家老小差不多都杀光了。只留下了这个当时只有八九岁的孩子,我记得你叫何言,对吧?”

  知府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听到大方师提到自己,只能机械一样的点了点头。嘴巴动了动,却说不出来一个字……

  不过这已经可以证实知府的身份,广仁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当时他的手里也有人命,不过我看在他年纪尚小,不知道善恶对错。便网开一面留下了这个祸根,如果当年我再心狠一点的话,便没有了现在的麻烦。”

  归不归的点了点头,说道:“何言也算是个聪明人了,当初道台衙门出事的时候,老人家我机会怀疑到了在场的所有人,就是没有怀疑到南京本地的父母官。现在想起来,他就是为了把祸水引到你们两位大方师的身上,这才害死了两个人……大方师,老人家我再多句嘴,那天死的师爷,是你的人吧?”

  “是,原本是打算让他来打个前站的,结果却害的他送了性命。”想到自己惨死的弟子,广仁叹了口气,说道:“有人通过火山的弟子,送上来一枚丹药和书信。上面写着川蜀万家后人已经炼制出来了天下第一毒,如果想要知道这毒的配方和解药的话,就要到南京来和万家父女俩见面。我当时半信半疑,便派了一个带艺投师的弟子,先一步来到南京城。

  这弟子做方士之前,是个易容的高手,他假扮成了道台大人的师爷,原本想着可以掌控南京城大大小小的事情,结果还是惨死在了这里……”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看了一眼正在瑟瑟发抖的知府何言,随后继续说道:“那么说的话,万家的事情也是你做的了?万家男人的人头也是你送给他女儿的,是不是你已经有了剩下的半部毒经?”

  知府此时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当下突然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这一下让他不在发抖,这才开口说道:“万家只是一个诱饵……那半部毒经不在万家男人的身上。我想尽了办法也不能把毒经套出来,只能废物利用,把人头送给了邵家……”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言看了面前的几个人一眼,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广仁说道:“我知道这次没有活路了,不过看在我将天下第一毒送到你手上的份上,给个痛快吧……”

  “嗯?大方师你手里还有天下第一毒?这个你可没有对老人家我说……”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广仁一眼之后,有意无意的拉开了和两位大方师的距离,随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何言开口的话,老人家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件事情。两位大方师想用那种毒物做什么?不会是用来对付老人家我和吴勉的吧?”

  听了归不归的话,广仁微微一笑,对着身边的火山说道:“把那毒物拿出来,送给你归师叔。就当这次他们出手的谢礼……”

  听到自己的师尊要将天下第一毒送出去,火山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立即将毒物取出来。看着自己弟子扭扭捏捏的样子,广仁再次说道:“还不明白吗?如果他们要对你我不利的话,用不着使用毒物这么麻烦。

  听了自己师尊的话之后,火山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从怀里将镶嵌在兽骨上的丹药取了出来,随后连同兽骨一起送到了归不归的手上。说道:“兽骨是压制丹药毒性的,如果不是使用,不要把丹药抠出来。丹药脱离兽骨便开始挥发。”

  “这是凤凰的骨头,难得还能找到这样的器具来承载毒物……”归不归一眼便认出来兽骨的出处,凤凰骨是天下第一克制毒物的神器。看起来里面的丹药不会是假的。

  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兽骨之后,归不归冲着广仁笑了一下,看了一眼有些不甘心的知府何言,说道:“继续说下去,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你都说出来的话,老人家我给你说情,保留你的魂魄。再给你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