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报仇

第二百九十九章 报仇

  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之后,知府先是一愣,怎么这个时候他们这几个人前来击鼓报案?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知府急急忙忙来到了大堂,看到了归不归父子俩已经到了大堂上。

  那个叫做百无求的黑大个子坐在他的书案上,玩弄着签筒里面的签筹。三班班头在旁边陪着笑脸的劝说:“大少爷,老爷一会就到了。您先避屈站在下面,一会老爷上堂一准赏您二位的座……”

  百无求一把将班头推到了一边,说道:“一边去……你们知府算个屁,皇上和他弟弟怡亲王允祥怎么样?看见老子也得客客气气的,老子要坐就坐,还要他一个小小的知府来赏?呸!你进去和他说,就说还在里面装死的话,老子就一把火点了他的狗窝。”

  “什么人深夜击鼓鸣冤?”听了百无求的话,知府只能硬着头皮走上了大堂。看着还坐在书案上的百无求,知府皱了皱眉头,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归老先生,您家的公子这样行为不检,有咆哮公堂之嫌。您让他下来,本官可以既往不咎……你们有什么冤情对本官说,本官给你们做主……”

  这几句话说的不卑不亢,归不归听了之后笑了一下,冲着百无求招了招手,说道:“傻小子你还不下来吗?知府大人已经到了,青天大老爷还要给咱们伸冤。你还赖在上面的话,咱们家就要冤沉海底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百无求这才不情不愿的从书案上面跳下来。不过它的嘴巴没有闲着,继续对着知府说道:“我们家的案子你看着办,要是你敢故意刁难我们的话。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把你活埋在你们家后院……”

  听到了这几句话的时候,知府的心“咯噔”一下,这话里有话,听起来好像在暗示什么……不过这傻子真有那个心眼吗?还就是句骂街的话,自己心里有鬼想多了?

  知府的城府极深,虽然心里已经翻江倒海里,不过他脸上却一点都没有带出来。坐在了自己的官位上之后,他对着班头说道:“去,给这两位苦主拿椅子,他们都是年高有德的士绅,可以坐着说话……归老先生,不知你们深夜击鼓鸣冤,是有什么棘手的案件要本官给你们做主吗?”

  “确实有件大事情,要请知府大人做主。”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知府继续说道:“刚刚我泗水号藏在南京的十万两存银被盗贼偷走,这是扬州、杭州和苏州三地衙门存在泗水号银号的火耗折银。十万两银子不是一个小数目,尽早报案,或许还有抓贼拿脏的可能。”

  听到归不归报案是为了丢失的十万两银子,知府这才算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拿两个手下偷尸被发现,那就没有什么大事。

  当下,知府对着归不归说道:“这个本官一定要给你们做主的,贼人竟然连衙门的存银都敢偷,真是可恶之极。是在那间银号失窃的存银?三班衙役!你们去查验现场了吗?”

  “大人误会了,泗水号的规矩是银号只出票据,银子都是存在其他的地方。省的有不法之徒打银号的主意,老人家我从来不会把银子都存在一个地方。”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次丢失银子的地方是在西街鼓巷丙字房……”

  知府听到这个地址的时候,刚刚放下的心脏再次提了起来。这不正是自己两个手下偷尸的地方吗?这么快就被发现了……那这个老家伙说丢失了十万银子是怎么回事?是打算讹诈自己一笔吗……

  此时知府的城府再深,得知事情败漏之后脸上表情也多了几分变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知府看了一眼下面坐着的几个人,说道:“那归老先生是什么打算呢?是一定要将窃贼绳之以法呢?还是只要追回失窃的十万两银子就好?”

  “银子要追回,贼人也要绳之以法。”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只要贼人说出来为什么要偷,说出来的理由让人信服的话。我老人家也不是不能网开一面,老人家我也算是个有钱人了,不和这样的小毛贼一般见识……”

  听到归不归的话里有缓,知府掏出来手帕擦了一把冷汗。随后站了起来,对着面前的五个怪模怪样的人说道:“那我们还是到后堂说话,不能让其他衙门的火耗折银受到损失,本官可以先垫付这十万两银子……

  三班衙役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家老爷这样,就在他们诧异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带着百无求跟着知府来到了衙门的后宅。经过二堂的时候,老家伙古怪的冲着里面笑了一下,随后好像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怎么有股死人味?看来这里冤死的鬼还真是不少……”

  一句话说的知府又是冷汗直流,好在很快他们几个就绕过了二堂,来到了后宅知府的书房当中。

  进了书房之后,知府深吸了口气,随后直接跪在了归不归和百无求的面前。他知道对方已经看穿了自己的破绽,在这个老家伙的面前也不要什么花招了。直接认罪就好,自己并不是首恶,只不过偷了两位大方师的尸骸还祭拜先祖。这个应该不是死罪,这个老家伙也不至于要杀人灭口,大不了自己远赴海外,再也不回大清版图之内了……

  “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归不归很是‘诧异’的看了知府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是说好大人要垫付这十万两银子的吗?怎么钱不凑手?没关系啊,你可以到老人家我的银号去借,看在你是南京父母官的份上,大不了少算你点利息。”

  “老人家您不要取笑我了,我是派人在西街鼓巷丙字房偷了两具尸体……”说到这里,知府的眼睛一红。深深的吸了口气,将眼泪瞪回去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也是事出有因,三十年前,我一家满门加上仆人一共十九口人,都死在了广仁、火山的手里。听说他们俩的尸骸被埋在那里,我这才想要把二人的尸骨挖出来,祭拜我那惨死的先祖……”

  “老人家我说十万两银子,你说什么尸骸……”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那就索性说到底吧……知府大人好计谋,一步一步将我们几个和两位大方师引了过来。借我们的手,报了你自己的仇,真是好买卖……”

  “我也是逼不得已,我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怎么可能是两位大方师的对手?他们俩都是长生不老的人,就算我从小修炼术法,也不可能是他们俩的对手。”知府看到归不归的话并不严厉,似乎还有缓解的意思。当下他叹了口气之继续说道:“这才想了这个办法,普天之法能敌得过广仁、火山的也只有您几位大修士了。”

  这时候,百无求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别说这些没用的,老子问你,你们家怎么得罪了广仁、火山?他们俩一定要怎么赶尽杀绝?”

  “我家世代都是安善良民,只是家父无意当中撞破广仁、火山劫杀无辜客商。才被他们俩追杀回家,可怜我还有一个十三岁的姐姐,也被他们俩灭了口。要不是我藏在了水塘当中,掩盖住了气息,他们的恶事也不是有人知道了。也不会有人替我家十九口人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