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借势

第二百九十六章 借势

  卷宗上面写了所有在这间房子里面方士的姓名,开头两个人便是广仁、火山……

  大门口的几个小方士并没有大碍,将他们唤醒。一番询问之后,当中一个年长较长的方士说道:“刚才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独眼男人,说来拜见广仁大方师。我们不敢乱说大方师的行踪,说了不知道大方师是谁,他找错人了。就在师兄去通报的时候,这人突然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圆球。打在地上散发出来一股烟雾,我们闻到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听了小方士的诉说之后,广仁在地上也看到了一个火药烧过的痕迹。他伸手在火药痕迹周围轻轻的擦了一下,随后张开手掌对着火山和其他的方士说道:“是昏睡散,是万家毒经上面记载的毒物。这个人有点手段,用火药引爆将药粉散发出来。让你的弟子画影图像,在南京城找到这个人……”

  广仁的话刚刚说完,追出去的几个方士陆续回来。对着两位大方师行礼之后,说道:“弟子没有追到人,这人是修士,有疾行之术的手段。而且他对南京的地形相当熟悉,三拐两拐就见不到人了。”

  “我前脚到了这里,马上就有人知道了……”说话的时候,广仁回头看了火山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这里已经被人监视了,去周围的民宅当中找找线索……这里住不下了,换个新的地方。”

  听到自己的住所已经被人盯上,火山的脸色一红。当下吩咐弟子立即到附近的民宅当中查找线索,同时准备更换住处。一切都做好之后,这才向着广仁施礼,说道:“弟子办事不利,想不到已经被人盯住。请师尊责罚……”

  “这件事结束之后,你回到洞府面壁一个月。你也要清清心智了……”广仁看了一眼火山之后,继续说道:“已经被人找上门来,看起来我们的计划要变更一下了。现在看起来,我们从一开始就进入别人的圈套了。有人再设局,想要我们和吴勉、归不归火拼,然后他们好趁机作乱,拿到剩下的半部毒经。”

  “是,弟子也是这么想的。”火山答应了一声之后,偷眼看了看自己的师尊。看到他还在等着自己的话,当下马上继续说道:“事情真是太巧了,依着弟子来看,还有其他的修士也盯上了毒经。不过他们惹不起我们,知道我们与吴勉、归不归不合。便用吴勉的法器杀了我的弟子,然后他们趁机火中取栗,抢得那半部毒经……”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顿了一下,随后看着广仁继续说道:“不过弟子还是想不通,现在修士当中还有谁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来惹方士一门的麻烦。虽然宗门已经消亡多年,不过方士依旧不是修士们得罪起的。”

  听到火山的这句话,广仁好像想到了什么。不过白发大方师看到了弟子身边的小方士,还是没有将到了嘴边的话说出来。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火山说道:“那你来看,现在知道了有人在设局,我们应该怎么应对?”

  火山恭恭敬敬的回答道:“依着弟子的想法,方士一门现在就退出南京。这时候吴勉、归不归应该也知道了半部毒经的事情,让他们去冲在前面,我们只要暗中关注就好。等到吴勉、归不归和修士正面交手之后,我们再杀出来,还有机会夺得毒经……”

  听了自己弟子的话,广仁摇了摇头,说道:“那我们最后的赢面最多也只有三成,要从吴勉、归不归的手里抢下来半部毒经,还不如留在南京城,和幕后操控的修士们破局更加容易一些。”

  说到这里,广仁脸上出现了古怪的表情,这表情曾经在归不归坑人的时候出现过。顿了一下之后,这位白发大方师对着弟子说道:“让你的弟子们都撤出南京,我们的计划要变化一下。火山,你跟我去吴勉、归不归那里,既然有人要引发我们两家火拼,那我们就索性去投靠吴勉他们……”

  听了广仁的话,火山吓了一跳。他急忙阻拦道:“大方师,我们和吴勉的关系势同水火。现在过去不正是得了幕后修士的意了吗?一旦吴勉起了杀心,就算‘徐福’大方师在身边,也是防不胜防……”

  “你还是不了解我们这个对手,杀我随时都可以,不过他也不会随了幕后修士的愿。吴勉从来就不是一个甘愿被人玩弄在手掌当中的人……”说到这里,广仁的眼神当中也闪过一丝狠辣的表情,随后他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也想看看,是谁敢打我们和吴勉的注意……”

  半晌之后,两位大方师敲开了归不归府邸的大门。通报了自己的姓名之后,管事竟然没有通报,直接把他们带到了厅堂当中。此时,吴勉、归不归已经带着两只妖物等候在这里,好像他们已经算到广仁、火山马上就要过来一样。

  原本是仇人的两波人马相互对视了起来,冷场了片刻之后,还是广仁首先开口说道:“想必我们那里发生的事情,你们几位已经知道了。现在有人再打你我两方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苦笑了一声,对着面前坐着的二人、二妖说道:“刚才那个人是你们派去的,为的就是把我引到这里来……是我失策了……心里一急便做了错事。”

  这时候,归不归才嘿嘿一笑,对着身边面无表情的吴勉说道:“怎么样?老人家我就说了,用不着你去找两位大方师。他们会主动来找我们的……这年头开始流行自投罗网了,广仁大方师,向你这么主动来寻死的,还真是少见。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一遇到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就来麻烦我们几个。这都成习惯了吧?”

  反应过来中计之后,广仁马上便恢复了正常。当下也不客气了,坐在了他们四个的对面,微微一笑,说道:“那么说的话,见春阁重新开张也是你们的注意了?万月容小姐已经在你们几位的控制当中了,是吧?我能不能在死前问一句话?到底有没有除了你们之外的修士,在当中操控?”

  “大方师这么客气?是等着‘徐福’大方师来救你吧?”归不归一眼便看穿了广仁的心思,老家伙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忘了告诉你了,‘徐福’大方师陪着邵家主母到衙门去了,两江总督大人已经到了南京,来督办道台衙门命案。现在邵家的孙女马上就要嫁给和硕怡亲王,总督大人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请邵家老夫人过府谈话。现在邵家没人,我们几个陪着又不合适,便让大方师去了。真是不巧,就是现在大方师不在这里。他们走了半个时辰,怎么也还要个把时辰才能回来……”

  “猜到了……”广仁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坐在归不归旁边的吴勉,继续说道:“就算我把性命留在这里,也想要死个明白。这个局是你们从头到尾设到底的,还是你们摆了一个局中局?临死之前想要知道这个,不算是过份吧?”

  “哪里过分了?大方师你不问,老人家我也要说的。”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原本我们几个也在局里,不过想明白之后,既然大家都在局里,为什么老人家我不能借个势。请你们过来呢?”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吴勉突然开口说道:“现在明白了,是不是应该把性命还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