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五章 迷雾

第二百九十五章 迷雾

  火山得知自己弟子惨死的时候,四具死尸已经运到知府衙门。红发大方师施展术法,迷惑住了众差役的耳目。来到了仵作房当中,见到了惨死在这里的四个弟子。
  
  因为受到了吴勉的连累,火山也不能召唤自己弟子的魂魄。当下只能亲自来查看死尸,希望能从上面找到什么线索,看看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一连杀了四名方士。
  
  那三个脑袋被砍下来的方士只是火山的记名弟子,他们还到罢了,只是国字脸男人是红发大方师用来取代贾士芳的。论起来办事的能力,就算当年的贾士芳也要逊上一筹。火山用的正顺手,他人却不声不响的被人杀害。这个仇不报,红发大方师这口气便无法出来。
  
  此时,衙门里的仵作已经扒掉了国字脸身上的衣服,他就这么赤条条的躺在冰冷的案板上。仵作一边查验伤口,一边在尸格当中填写亡者的死因:“死者姓名不详,男,七尺九寸。外貌二十五岁左右,因内罩服饰有方士标记。怀疑此人为方士……
  
  伤口位于胸口左侧偏上,被利刃一刀伤己心脉而亡。凶器留在原地,乃是一尺三寸的短剑。看短剑造型以及剑身上雕刻的符咒,应是方士的法器。”
  
  仵作说话的时候,火山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身后。看了一眼凶器的样式之后,一眼便认出来这就是出自吴勉的手笔……
  
  就在火山认定了自己弟子是死在吴勉手里的时候,正在查验伤口的仵作突然回身,冲着火山说道:“老人家我就知道火山大方师你一定要来送自己的弟子最后一程的,我老人家在这里等候多时了。刚刚那几句话你听到了吧?除了他之外,剩下其他三名弟子都是首级被直接砍掉。虽然死得惨了点,不过也算没有什么痛苦。连疼都没有感觉到,人已经尸首两分了。”
  
  看到了仵作竟然是归不归假扮的,火山便紧张了起来,他原地转了一圈,开始在这里寻找那个白发男人的踪迹。确定吴勉并没有在埋伏他之后,红发大方师这才冷笑了一声,对着归不归说道:“怎么?吴勉杀了我的弟子,归不归你要对我下手了吗?”
  
  “老人家我真想了结火山大方师的话,你连进来的机会都没有。”归不归冲着火山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只是来提醒你一句,不要中了外人的圈套。你自己想想看,如果真是吴勉做的话,会把法器留在当场吗?对你的这几个弟子,他随后伸个手指头就了结了,怎么可能还要用法器。然后再把法器留在当场,好像在和你说,人就是他杀的一样。”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也承认吴勉的个性是有点狂,不过还没狂到那种程度上。只有傻子才会把凶器留在案发现场,有人再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想利用我们相互残杀。他才可以做收渔翁之利……可惜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不用挑拨,只要让你师尊和吴勉见一面。一个字都不用说,他们两个当中必定要死一个。”
  
  火山原本心里也有些怀疑,听了归不归的这句话,几乎打消了对吴勉的怀疑。就在这个时候,老家伙继续对着他说道:“大方师你是聪明人,应该能算清这笔账的。不过老人家我再多嘴问一句,火山大方师你这次来到南京是因为我们几个呢?还是有什么事情的大事把你带过来的?”
  
  火山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道:“这个就不用你来操心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火山转身便向着仵作房外面走了出去。就在他马上就要从归不归眼前消失的时候,老家伙的话再次响了起来:“回去和广仁说,这次的苗头是冲着他去的。让广仁这几天不要进南京城,只要他不进城和我们会面,幕后之人也没有办法把他怎么样……”
  
  听了归不归的话,火山顿了一下。回头对着老家伙说道:“然后南京城便归了你们几个人了?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你们在幕后装神弄鬼,设计阻拦我家师尊进城,这个也不是说不通。广仁大方师是否进城,不是归不归你说的算……”
  
  虽然火山的口气依旧无礼,不过归不归还是不和他计较。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么说起来就算天塌下来,广仁大方师也一定要进城了?老人家我这就有些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事情,能让广仁大方师一定亲自来一趟南京城?”
  
  火山想不到归不归能推测出广仁大方师一定要进城。他知道自己言多语失,当下也不再说话。转身离开了仵作房。随后消失在了大街上。
  
  看着火山消失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广仁冒险出现在吴勉所在的城市……连命都豁出去了,这可不像是广仁大方师的风格……”
  
  半晌之后,火山小心谨慎的来到了自己所住的宅院。进来之后,他直接叫过来一个小方士,对着他说道:“你现在马上出城,去向广仁大方师报告这里发生的事情。和他老人家我说,南京城发生的事情交给我来负责。已经死了几名方士,事情似乎是冲着他去的……”
  
  “事情是冲着我来的,广仁便不能进城了吗?”这时候,从对面的厢房里面走出来一个白头发的男人。正是火山大方师的师尊广仁。火山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去查明弟子死因的这点时间里,广仁大方师已经进了城。
  
  见到是自己的师尊到了,火山急忙带领自己的弟子们向着广仁大方师行礼。随后他亲自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对着广仁说了一遍,最后继续说道:“刚刚弟子在外面遇到了归不归,就是这个老家伙说的,事情的苗头应该是冲着您去的。依着弟子所看,师尊您还是暂避出南京城。您要看的人,弟子愿代为师尊去找到他……”
  
  “晚了,我既然已经到了南京城,那这件事还是我亲自去办的好。”广仁看了火山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万家的人有消息吗?”
  
  “万家的万月容还是更名小西施的妓女,他的父亲至今还没有露面。”火山回答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除了这个之外,剩下的就是居住在吴勉、归不归那里的‘徐福’大方师。大方师您要去见他老人家吗?”
  
  广仁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摇头说道:“那个不给予一时,先办好我们的事情,然后火山你再和我一起去向徐福大方师请安、赔罪。到时候我们也不用担心吴勉这个威胁了。”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就在广仁大方师要给火山指派任务的时候。看守门房的小方士跑了过来,对着面前两位大方师说道:“外面有人说拜见广仁大方师,这人完全就不听弟子的话。说了您不在他还是要进来闹事好在还有其他的几位师兄弟,这才把栏在了外面。”
  
  说话的时候,大门口一阵巨响。广仁、火山都被吓了一条。当下他们俩还以为是吴勉、归不归杀过来了,当下急忙向着大门口冲了过去。
  
  当两位大方师赶到大门口的时候,就见几个小方士已经倒在了地上。其中一个人脸上被扔了一个卷宗,广仁拿起来卷宗看了一眼,随后又将它给了火山。指着其他几个弟子,继续说道::“看到了吗?已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