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半部毒经

第二百九十二章 半部毒经

  “方士……”吴勉、归不归两个人同时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他们两个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徐福’……
  
  这时候,女人继续说道:“在见春阁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当中有人说出来百无求这个名字。另外有人说要禀告大方师,我想着和方士应该脱不了干系。”
  
  “你说方士看中了万家毒经的解毒方?什么时候开始方士对这种小把戏都放在心上了?”这时候,‘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方士一门有自己的毒经,虽然不敢说用毒之法天下第一,总不是你们万家可以比肩的。”
  
  万月容并不知道面前的老头发老头是谁,不过能在吴勉、归不归身边的人,不会是什么小人物。犹豫了一下之后,她还是开口说道:“事到如今,万家只剩下我一个女人,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当初流传出去的毒经只是半部,加上解毒方才是一整部毒经……解毒方当中还有毒上加毒的方子,毒经上面描述的毒物可以相互叠加,有的再配上某种解毒方之后,反而会变成更加猛烈的毒药……”
  
  说到这里,女人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面前的三个人之后,继续说道:“当年流传出去的毒经不过只有二十三种毒方,这二十三种毒方不过只是用来调配的原毒而已。经过调配之后,会掉配出来毒死世间万物的剧毒来。只要是天地之间的生灵,便没有毒不死的……”
  
  听到了女人的这几句话之后,归不归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她说道:“天地之间的生灵,便没有毒不死的……那连长生不老之人也会毒死吗?”
  
  万月容愣了一下之后,想到有关吴勉、归不归的传说。她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点头说道:“是!只要能调配出来那绝世剧毒,世间没有活着的生灵可以抵挡……”
  
  说话的时候,女人再次解开了自己的衣服。这次她并没有将外衣脱光,只是将后背再次显露出来。之前吴勉、归不归和‘徐福’三个人因为看不起万家毒经,并没有重视。现在也顾不得男女有别了,归不归的脸几乎贴在了女人的后背,看到除了几个解毒的方子之外,还有一些数字和谁也看不懂的符号。看样子数字是毒方的序号,符号就是万家人才能看懂的密码。
  
  别说归不归了,就连吴勉和‘徐福’的目光也停留在了女人的后背纹身上。看了一眼之后,‘徐福’脸上的表情也有了些许的变化。虽然说不上吃惊,不过些许认同上面毒经的样子。
  
  吴勉看到了‘徐福’表情的变化,随后对着这位大方师说道:“你能看懂这些鬼画符?”
  
  “虽然不是全懂,不过才能猜到一点。”‘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个我曾经说过,万家毒经是当年从半本方士毒经当中演化而来的。广仁在元初的时候,曾经有个叫做万瞻的弟子,有用毒的天赋。可惜当时方士一门不讲用毒伤人,只是讲述了天下各种奇毒的调配方式,已经如何解毒。
  
  万瞻空有一身控毒的本事,却无法施展。最后便自己脱离了方士一门,临走的时候带走了半部毒经。经过他自己的变化,变成了后来的万家毒经。广仁说起来这个弟子,都是赞不绝口。说他生不逢时,如果是在某个用毒的门派当中为徒,前程一定不可限量……”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万家毒经是从方士毒经当中演化而来,所以当中的字符我还是能认出来的。”
  
  听了‘徐福’的话,归不归的老脸终于冲女人洁白如玉的后背上挪开。随后转头对着‘徐福’说道:“原来大方师你能看懂这些鬼画符?那就太好了,你帮着老人家我看看,上面真有可以毒死你我体质的毒物吗?”
  
  “这个还是不好说……”‘徐福’轻轻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怎么样也要试着调配一下,炼制出来了这种毒药之后,才会知道会不会毒死你我这样的人。”
  
  “调配出来毒药,那要找谁来试毒?”这时候,吴勉又说了一句。这句话说完之后,他自己给出了答案:“也不知道广仁哪去了?用他的时候总是不出现……”
  
  这时候,女人再次将身上的衣服穿好。回身对着几个人万福之后,说道:“现在几位大修士应该相信了吧?万家毒经虽然起源方士一门,不过这么多年过去,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配毒方子。可以调配出来天下第一奇毒也不再话下……”
  
  “天下第一奇毒?那你们万家还不是差一点就断了香火吗?”归不归凑了过来,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就凭着你后背的半部毒经,总不能说和方士有关系吧?能叫出来百无求名字的人也有几百个了,他们就不能尊称广仁大方师吗?”
  
  “老家伙,什么时候开始你给广仁说起来好话了?”这时候,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还是说你打算回去做方士,要拜在广仁的门下了?”
  
  “老人家我哪有那个心思?”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徐福’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大方师你跟着我们这么久了,却不见广仁、火山来请安。我老人家一直怀疑,他们就在附近徘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月容姑娘也就说的通了……”
  
  “老不死的你两头堵啊,是不是都被你说了……”看了半晌女人后背的小任叁这才缓过神来,小家伙蹦蹦跳跳的继续说道:“就算是真是广仁、火山干的,那他们在道台衙门里下毒是什么意思?毒死你和吴勉那说的过去。他们俩给‘徐福’下毒,要了广仁的性命。他也不敢那么干!连想都不敢去想……”
  
  “如果是下毒之后,才知道大方师到了呢?”归不归看了小任叁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回想一下,下毒的对象也未必就是我们几个。只是火蜕而已,还伤不到我们几个的。现在想想看,下毒的对象弄不好就是那位道台大人。在他的的府里下毒,第一杯酒就算谁都不喝,他这个主人总是要喝的。”
  
  “那就是广仁了……”吴勉已经确定了这位白发大方师就是幕后主脑,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还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
  
  “你说是就是吧……”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先是看了‘徐福’一眼,见到这位大方师竟然也默认了这件事。随后他这才继续说道:“那既然已经定下就是广仁大方师做的,那怎么才能抓到他伏法?”
  
  “这不是有个现成的鱼饵吗?”‘徐福’微微一笑之后,对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女人继续说道:“你不是要替父报仇吗?现在就是你报仇的时候到了……”
  
  “只要能为家父报仇,万月容万死不辞……”万月容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是不是要我到外面去跑头露面,吸引那些人来抓我?”
  
  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差不多,不过你放心,有大方师在这里,没有方士能难为你。”
  
  “大方师……”万月容刚刚听到归不归提到过几次大方师,她有些不解的看了‘徐福’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这世上不会还有第三位大方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