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章 川蜀万家

第二百九十章 川蜀万家

  “老人家我一直都在等着你施展术法,等了这么久……你还是不动手。”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女人继续说道:“这年头女修士是越来越少了,难得还有自己送上门的……不过老人家我受累问一句,你怎么想的,明知道这里都有谁,还敢进来?”

  “老家伙,你说这个小娘们儿是修士?”这时候,百无求终于听明白了。它瞪大了眼睛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一开始说她是丫鬟,刚才又说是堂子里的头牌,怎么又变成女修士了?是不是一会就是你小老婆了……”

  “傻小子,咱们刚刚在回春阁里面找的就是她。”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面前的女人继续说道:“白天让你们背了杀人黑锅的人,就是去回春阁里见的她……”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站了起来,走到了女人的面前之后,继续说道:“虽然老人家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敢躲到邵家,就是说你和他们已经闹翻了。打算借着邵家背后的大树来躲避他们,对吧?”

  这时候,女人已经反应了过来。既然面前这个老成不向样子的老家伙已经看1穿了把戏,那她也不用在继续伪装了。当下,女人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从地上爬了起来,弹了弹身上的灰尘之后,冲着在场的人、妖万福之后,说道:“小女子万月容见过几位大修士……”

  “万月容,你姓万……”归不归有些意外的看了女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哪个万?”

  “川蜀万家的万。”女人不卑不亢的回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白天的事情,因为小女子给几位带来麻烦,还请大修士见谅……小女子到邵家避难也是逼不得已,原本想着他们看在几位大修士的份上,不会再难为我。想不到却被您几位发现了。”

  这个叫做万月容的女人说完之后,归不归看了吴勉和‘徐福’一眼。看到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思,这才继续开口说道:“元朝的时候,老人家我就听说川蜀万家的人已经都不在人世了。当初杨应龙闹川蜀的时候,万家修士因为不肯跟着他一起造反。便被杨应龙用大炮轰了万家堡,修士们根本来不及反应,便都死在了战火当中……杨应龙屠城之后,万家人都成了刀下亡魂,怎么现在又多出来一个万月容?”

  川蜀万家是四川一地的修士,他们原本是当地的大土司家族。有祖传的巫蛊之术,又来家里的几个女儿又嫁给了中原有名的几个修士。将中原术法和祖传的巫蛊之术融合,这才自成一派。

  万家堡除了自己独有的术法之外,还善于用毒。他们下毒的手段也是多种多样,让对头防不胜防。之前道台府毒死二人的火蜕最早便是川蜀万家的拿手毒物,所下之毒自成一派,对外宣称——《毒经》。

  后来万家出事,毒经被杨应龙拿到之后,火蜕的方子才流传了出来。因此归不归虽然认出来火蜕,却没有往川蜀万家那边去想。

  万月容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杨应龙屠城的时候,月容的先祖藏在了死人堆里这才算躲过了一劫。后来因为毒经从杨应龙的手里流传了出去,天下人都在找解毒的方子,先祖怕自认万家人之后会有危险。这才改名换姓将万家的血脉流传了下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万月容顿了一下。想到自己祖先的艰辛,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因为月容这一辈单传,家父担心他百年之后,这一脉就算断了。这才在这一辈的时候认祖归宗,只是还不敢说是川蜀万家后人。如果不是老人家您开口询问,月容我会说是海宁万家……”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万月容带出来海宁的口音,归不归听了,和海宁当地人没有任何区别。

  虽然已经探清了女人的底细,不过吴勉还是对她将灾祸引到邵家有些不满。当下他开口说道:“那说说见春阁的事情……你好端端的万家大小姐不走。下海做了见春阁的头牌,真是给祖先露脸……”

  万月容知道面前的白发男人是谁,她不敢得罪吴勉。当下苦着脸向白发男人说道:“月容也是没有办法,三个月之前,家里突然来了几个奇怪的人。他们竟然知道我们就是川蜀万家的底细,向家父所要毒经当中毒物的解毒之法。言语当中都是威胁、恐吓的意思

  这些人都是修士,家父担心解毒之法流传出去,会有人用这个和毒经做阴阳局,给天下修士带来灾难。当下便将解毒之法传给了月容,我们父女二人分两路逃了出来。因为担心被这些人认出来,月容这才躲到了见春阁当中。

  当时和鸨儿娘说好,我在她那里只是暂住。只卖艺不卖身……虽然有一些登徒浪子来找麻烦,不过都被鸨儿娘想办法挡了出去。原本以为只要再撑两个月,那些人应该也就死心了。不再找我们父女的麻烦,没有想到白天的时候,他们突然找上门来。还许于重利买通了鸨儿娘,将他们两个人直接带到了我的房间。

  当时他们已经制住了我,就在他们逼问解毒经的时候。你这里去了三位,见春阁一阵大乱的时候,月容趁着他们的注意力都被你们几位吸引住的时候。也用毒物制住了他们,这才躲过了一劫。

  后来月容我也趁乱从见春阁里逃了出来,原本是躲藏在了客栈里的。听说见春阁见过他两个人的都被灭口之后,月容担心他们找上门来。因为听说了一点南京邵家和几位大修士的事情,这才想办法到邵家暂避。想着他们总不敢得罪您这样的大修士,想不倒刚刚进去没有多久。便被您几位发现了。”

  归不归看了一眼万月容之后,说道:“那么说的话,月容姑娘你也不知道那几个人的来历了,是吧?”

  “是,他们一共三个人,月容我是见到的。不过他们的门派,甚至姓名都没有说过。”说到这里的时候,万月容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也不知道家父怎么样了,说好了五天之前就要在南京汇合的,他却一直都没有出……”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门房再次从大门的方向走了过来。到了吴勉、归不归身边的时候,他吸取了之前的教训,这次没去找管事。直接对着老家伙说道:“东家,对门的管家过来了,她好像被什么东西吓着了。脸色不好看……手里提着一个食盒,您看这大晚上了……见还是不见。”

  “只要是邵家的人,就是天塌下来也放进来。”吴勉主动说了一句之后,对着门房继续说道:“那人带进来……”

  门房知道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自己东家也得罪不起。当下回去将邵家脸色惨白的管家带了进来,手里提着食盒的管家先是对着吴勉他们几个行礼。随后对着一边饿万月容说道:“如月!你在外面惹了什么祸?现在已经牵扯到了邵家。辛亏是我挡住了,吓到了太夫人,你经受的起吗……”

  说话的时候,有些紧张的女管家将食盒打开。露出来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万月容见到之后,大叫了一声:“爹爹!你死得惨……”随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她人倒在地上人事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