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续弦

第二百八十九章 续弦

  妇人痛哭流涕的时候,吴勉、归不归二人的目光转到了她身后的丫鬟、婆子身上。这些人都是熟面孔,并没有下午刚招来的新人。

  老家伙让跟着妇人来的婆子,将她们家的主母搀扶了起来。随后笑着说道:“别担心,没什么大事。士芳那孩子忙乎你们外孙女的婚事,不小心外泄了允祥的生辰八字。宗人府要找他的麻烦,好在已经被你们的外孙女婿压下来了。”

  归不归的谎话张口就来,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原本就是不想吓唬你,他这才没有告诉你。你也装作不知道就好,他的年纪也不小了,犯点糊涂也是在所难免。你也不要去怪他……”

  听到自己的男人没有什么大事,妇人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回来的时候,我就应该把他一起拖回来的。有女儿、女婿在,还要我们两个老家伙添什么乱?过几天我就去京城,不能再让他瞎折腾了。”

  说完了贾士芳的事情之后,归不归又陪着妇人说了几句闲话。最后老家伙好像不经意间,对着妇人继续说道:“听下人们说,你们府上今天又招了新丫鬟?你不是都准备要去京城了吗?怎么还要招人?”

  知道贾士芳没有大碍之后,妇人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起来。当下陪着笑脸说道:“老人家您不知道,之前想着把南京的产业都变卖掉,我们余生就常住京城了。不过上次被您几位教训了一通之后,我也想明白了这是祖业,不能轻易变卖。等着素如婚配之后,我和士芳就回来。我们没有多少年了,就在这里了却残生。”

  说到这里,妇人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吴勉之后,继续说道:“我们夫妇俩虽然要回来,不过总要留些人素如熟悉的人在京城照顾她。这样一来家里的人手就不够了,这才打算临走之前招一些丫鬟、婆子。等我去了京城,她们就在这里看家。”

  “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下午道台衙门出了命案,明天两江总督大人要来这里亲察。他打算住在老人家我这宅子里,你也看到了,这里都是男仆粗手粗脚的。我老人家打算向你借几个丫鬟,你身边用熟的就算了,就借这几天新招来的丫鬟,一两个就够了,不会耽误太久的。”

  “看老人家您说的,几个丫鬟、婆子而已。您也是体恤下人,送到您这里来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妇人微微一笑之后,说道:“回去之后我就让她们过来,有什么不满意的,您回头和我说,我来责罚她们……”

  说完这几句之后,妇人又客气了几句,这才带着自己的人回到了对门家中。没过多久,便让管家带着十名丫鬟、婆子过府。说让归不归挑选出来合适的,如果不够的话,妇人再派其他人过来。

  丫鬟、婆子进门的时候,归不归将打更的老六打发到了大门口。随后他跟随着这些女人们,一起来到了廊下。

  管家向吴勉、归不归和‘徐福’介绍这些丫鬟、婆子的时候,站在最后老六对着其中一个十八九岁的女人指了一下。

  老家伙心领神会的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开口打断了管家的话,笑着说道:“老人家我管你们主母借一两个人,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也用不了这些人……这样,那边那个绿衣服的丫鬟留下,剩下的人都回去继续服侍你们主母好了……管事,一人赏她们十两银子买花带。”

  这些丫鬟、婆子原本也不想留在这里,听说没被选上便松了口气。又听到还有十两银子可拿便心花怒放,这差不多就是她们半年的月例。没被选上都有十两银子可拿,如月这小浪蹄子还指不定要得多少赏银。

  当下,这些丫鬟、婆子拿了十两银子离开之后,归不归将自家府上的下人都退了下去。只留下这个叫做如月的丫鬟,说话之前,老家伙先拿出一张月票递给了这个丫鬟,随后这才说道:“这是一千两银票,算是你这两天的赏钱。你服侍的好,后面还有赏钱……”

  “多谢老爷,不过这笔钱太多了,奴婢不敢接……”如月看了一眼银票上面的数字之后,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您还是和她们一样,赏个十两银子,奴婢也就知足了。”

  “什么奴婢……你也不是卖身为奴的,干嘛说的那么自贱?”看到如月不接银子,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那老人家我改个说法……这一千两银票也不是什么赏钱,是我老人家给你的聘礼。以后你就是我们归家的人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吴勉也是有些意外。他看了一眼这个老家伙,说道:“想不到你这么下本……”

  归不归嘿嘿一下,低声说道:“还不是为了你们邵家吗?这次老人家我把自己豁出去了,你可要记得欠了我老人家这好大一个人情。”

  “老家伙你这就算过了啊,老子和她不合适……”这时候,在一边看热闹的百无求忍不住说了一句。随后它又看了脸红到脖颈的女人一眼,继续说道:“老子就认托金儿,她这一世差不多了。再等个十七八年就能……”

  没等百无求说完,归不归嘿嘿一笑,打断了它的话,说道:“这和傻小子你有什么关系?老人家我单了这么多年,之前一直被你拖累着,也没有功夫续个弦……今天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个可心的,准备给你添个后妈……”

  “呸!你个臭不要脸的……老家伙你都黄土埋眉心了,还有心思去祸害人家小姑娘?”听到归不归要收了这个叫如月的小姑娘,百无求的脸色便变得涨红了起来。它指着归不归的鼻子骂道:“你是不是还惦记着再生养个一儿半女的,好继承泗水号的买卖?做梦吧你……小心你孩子第一胎是花匠的种儿,第二胎是厨子的……”

  看着百无求骂起来没完,如月吓得竟然哭了起来。她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对着归不归说道:“老爷您饶了我吧……我一个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没有这么大的福气……您还是找个大家闺秀……”

  “依着我看,你们俩倒是挺般配的。”这时候,已经看出来名堂的‘徐福’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归老爷不过比你大了几岁,这有什么关系?天底下老夫少妻的多了。再说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就是天下第一的大买卖泗水号的东家,只要你嫁给了他,便有想不尽的荣华富贵……”

  百无求听到‘徐福’竟然也在跟着胡说八道,当下它的火气更大,就要大闹一场时候,却被小任叁拦住。小家伙爬到了它的肩头,在百无求的耳边低声说道:“大侄子,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儿……你把嘴巴闭上看戏,要真是老不死的找小老婆,我们人参和你一起抽他……”

  听了小任叁的话,百无求这才悻悻的闭上了嘴巴。这时候,如月还是一个劲的哆嗦,死活都不答应归不归的婚事。

  “老人家我都这么有诚意了,你还不点头……”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我老人家只好做一点抢男霸女的事情了,管事,你在南京城内张贴喜报,就说泗水号的归不归要迎娶回春阁的头牌小西施……”

  听到归不归说出来自己的底细,女儿直接瘫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