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丫鬟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丫鬟

  ‘徐福’带着小任叁回到了见春阁,第一件事便是施法召唤死了的老鸨和大茶壶。原本以为凭着他的术法,那一对死鬼还不是招手就来吗?没有想到术法施展了过去之后,老鸨和茶壶没有看到,却把一名阴司招了出来。

  这阴司倒是客气的很,见到了‘徐福’之后,该行礼行礼。随后将新阎君的口信传了回来,但凡和他们这几个人、妖有关的魂魄。死后都会第一时间赶去投胎转世,不会再给他们相见的机会。

  看样子阎君是知道了什么,这才第一时间将老鸨和大茶壶这两个见过客人的人证带入轮回了。

  听到了‘徐福’的话,还没等归不归说话,跟着走进了厢房的百无求听到之后,暴跳如雷的喊道:“那个姓毕的皮子松了,老子现在就下去给它紧紧。上次的事情还没完,它真以为咱们就那么好欺负吗?走!去给地府再换个阎君去……”

  “换个阎君不难,不过地府如果大乱,会影响到魂魄再去投胎,那才是大大的麻烦。”‘徐福’冲着百无求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你爸爸和小爷叔都是顶尖的聪明人,就算没有死了的老鸨和茶壶,也能查到是谁在装神弄鬼。”

  “大方师客气了,在你面前还有什么聪明人……”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就等着你把那个装神弄鬼的幕后之人揪出来了,不过你要是能现在多少透露一点的话,那就不用麻烦你,我们几个去跑跑腿也不是不行。”

  “老家伙你的疑心病又犯了……”‘徐福’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如归我知道什么的话,还会回到这里来吗?”

  “那谁知道你是不是引我们进来呢?”这时候,吴勉的声音在厢房门外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说起来这件事开头可是你引起来的……”

  这时候,归不归也跟着开始附和了起来,说道:“就是嘛,好端端的,大方师你一定要来喝什么花酒。这一趟的娼馆都不进,就挑选了一家最不起眼的见春阁。你是我们俩的话,也应该想想琢磨琢磨了……”

  “难怪那个徐福说老家伙你是一只多疑的老狐狸。”‘徐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随你们俩胡思乱想吧,这件事情和我无关。不过这件事的确透着蹊跷,老家伙你们俩要加点小心了。别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再在这小阴沟里翻了船。”

  说完之后,‘徐福’已经从厢房里面走了出来,冲着站在门口的吴勉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里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你们还想继续找点什么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记得和我说一声……”

  说完之后,‘徐福’不在理会这二人二妖,转身向着大门口的位置走了下去。他刚刚走了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了小任叁的声音:“我们人参也待够了,咱们俩一起回去……不是我们人参捧着你,现在怎么越看你这个大方师越顺眼了。比那个尖嘴猴腮的老不死强多了……”

  看着这一老一少的背影,徐福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你猜猜看,这次是冲着谁来的?”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将目光转到了那一老一小的背影上,说道:“你这话应该在‘徐福’走之前说的……”

  ‘徐福’都已经放弃了,吴勉、贵不贵知道留在这里也查不到什么。当下他们俩带着百无求,跟着‘徐福’一起回到了府邸。

  这边刚刚回来,管事便也跟着回来向他们几个禀告了归不归要他去查的事情:“回东家,见春阁一共十四个姑娘。现在有九个已经去了其他的娼馆,还有两个被死人吓到,找了家客栈在静养。一个回了老家,剩下两个姑娘的下落不明。我已经让人去查了,不过总要几天才能查到。”

  听了管事的话,归不归点了点头,说道:“先不管那九个转了场子的,你去找其他的五个,只要证实这五个人是见春阁的姑娘本人,其他的事情就不关你的事……”

  老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看大门的门房远远的凑了过来。他的身份不够和归不归直接说话,当下只能躲在远处冲着管事使眼色。

  “有什么话过来说……鬼鬼祟祟的,像什么样子。”归不归看了门房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有什么就直说,老人家我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听了归不归的话,门房这才乍着胆子说道:“老爷,是这么回事。对门的邵家下午新添了一个丫鬟,打更的老六说这丫头看着面熟,好像是胭脂巷那里出来的。小的听说对面邵家和二老爷沾着亲戚,就过来提醒一声,好好的宅门别被堂子里出来的婊子弄的乌烟瘴气……邵家都是女人,进来这么一个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事……”

  吴勉就在归不归的身边,听到了门房的话之后,他看了一眼老家伙,说道:“先赏他一千两银子……来个人去把老六叫来……”

  趁着叫更夫的空档,吴勉对着门房说道:“老六怎么能认出来胭脂巷出来的?”

  听到二老爷红口白牙要商自己一千两银子,他不吃不喝两辈子也挣不下这么多的钱。当下陪着笑脸对着吴勉说道:“回二爷的话,老六是晚上打更的更夫,他每个月那点月例银子都送到堂子里了。老六有个臭毛病,爱在堂子里面乱窜。但凡是那里出来的婊子,老六都能说出来子午卯酉来。只要他说见过的婊子,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说话的时候,管事已经将烂鼻头的更夫叫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他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过来见礼之后。管事替吴勉问道:“二老爷问你话,听说下午对面邵家进了个丫鬟,是从胭脂巷出身的。你没认出吧?”

  听二爷问的是这个,当下老六急忙对着吴勉鞠躬说道:“回二老爷的话,这个小的敢用脑袋担保。那个丫头在胭脂巷的花名叫做小西施,是今天死了人的见春阁头牌。小的好几次见她出来送客人,没错,就是她……”

  “见春阁……”听到了这个名字之后,吴勉、归不归对视了一眼。这次没等吴勉发话,归不归已经主动让帐房取两千两银子分给这门房和更夫老六。两个人一句话便成了财主,当下都欢天喜地的跟着帐房去银子去了。

  随后,归不归对着管事说道:“去,把老人家我的名帖去给对门,让那些女人准备一下。就说她男人贾士芳在北京出事了,信送到我们府上,男女授受不亲,先让她准备一下,我们再去……”

  管事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去了对面的门房通报。片刻之后,他回府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邵家管家已经去通秉老夫人了,现在您两位过去,正好……”

  这两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府邸门口一阵大乱,邵家的老夫人一斤到了大门口。由于门房去账房去银子了。老夫人见叫不出来人,当下直接带着手下的丫鬟、婆子闯门而进。

  她们一群女人直接到了中庭,老夫人以为自己的夫君出了什么意外。当下见到了吴勉、归不归好像见到了亲人一样,带着哭腔说道:“两位老人家,贾士芳怎么了……还有救吗?您要救他一条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