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看不见的客人

第二百八十七章 看不见的客人

  “不能啊,那青天白日的,除了咱们几个,还有谁能那么不要脸?”小任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随后它咯咯一笑,继续说道:“现在也没有外人了,你和我们人参说说,今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又憋着整什么事儿呢?你放心,我和百无求那个二杆子不一样,我们人参嘴严……”

  “任老三你个炖鸡的玩意儿!在背后说老子的坏话……”听到了里面小任叁的声音之后,百无求没有忍住,直接冲进了大门,随后扯着嗓子喊道:“你才是二杆子,你们全家都是二杆子……”

  看到了百无求突然冲了进来,小任叁就是一愣。看到了跟在后面的吴勉、归不归之后,人参娃娃冲着老家伙去了:”老不死的!不是说还有半个时辰你们才到吗?现在怎么说?我们人参马上就要套出话来了。都被你们家傻儿子打搅了……”

  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冲着小任叁和‘徐福’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能那么容易就被你套出话来,他就不是‘徐福’了,是吧,大方师……”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徐福’正从左厢房里面走出来。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他微微一笑,说道:“我想着你们不会这么早过来,那么说的话,道台衙门的事情还是没有解决。”

  “大方师你不是也知道饭桌上不止那一拨修士吗?把他们找出来不难,不过他们一暴露,我们的线索也就断了。”说到这里,老家伙向着‘徐福’身后的厢房里面看了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那大方师你呢?这是找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吗?”

  “白天我们过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一拨客人了。老鸨和茶壶不想我们打扰他们,这才想方设法的要赶我们走。”见到归不归和吴勉已经找到了这里,‘徐福’也不再隐瞒,直接说道:“当时我就奇怪,哪有把客人往外推的道理?如果那样,前一波客人为什么不直接把这里包起来?”

  “因为那一拨客人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将这座娼馆包起来太扎眼……”归不归笑眯眯的替他们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他给了包场的钱,却让老鸨继续放其他的客人进来。然后老鸨想办法将客人请走,认谁都只会说是老鸨不会做买卖,不会怀疑到那波客人的头上。”

  听到了老家伙的话,‘徐福’点了点头,随后跟着说道:“因为老鸨、茶壶已经和那波客人照了面,所以才被灭了口。又担心我们三个在这里见到过他们,这才出手想要在道台衙门里面解决我们的。那个师爷不是他们的人,只是运气不好,自己撞了出来。老家伙,我说的没错吧?”

  “太没错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死了那么多的官员,谁也不会和白天娼馆的事情联想到一起。最后弄不好又把这个黑锅扣在了皇帝的头上,再谣传说是皇上派了什么血滴子、粘杆处懂得手,他们便可以逍遥法外了。可惜了,这次他们惹到了我们几个的身上。这就是唯一的破绽了……”

  “老子明白了!就是他们把屎盆子扣在老子身上的。”这时候,百无求终于明白了过来。随后它原地转了一圈,继续说道:“不对啊,这里还有那么多的妓女呢?白天还呜呜泱泱的,怎么现在一个人都看不到了?”

  “刚才我们人参陪着‘徐福’过来的时候,特意打听了一下。白天这里出了人命,老板又被道台衙门关起来了。那些小姐姐们怕再出事,都搬到客栈住了。如果这两天娼馆老板不放出来的话,她们就要换个场子继续做买卖了。这里的姑娘不是买来的,都是驻场分账的,东家不做做西家……

  小任叁的话刚刚说完,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转头对跟着小任三和’徐福‘来的管事说道:“今天道台衙门来人的时候,只说死了老鸨和茶壶吗?没提死没死姑娘?”

  “就是老鸨和茶壶,我还特意的问了一遍,就是两条人命。”当时管事以为真是百无求伤了人命,因为涉及到后面可能要掏钱罐官司,当时管事问的特别清楚。

  “老鸨和茶壶被灭了口,却放过了姑娘。”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语速变得慢了下来。,炖了一下之后,他看了吴勉一眼,继续说道:“以你看,那个人怎么好么好的心肠,就杀了两个人……”

  白发男人几乎没有思索,脱口而出的说道:“要么是根本没有见到妓女,要么你们所说的那一拨客人就是来和某个妓女会面的。”

  ‘徐福’也跟着点了点头,接着吴勉的话继续说道:“这个我倒是也想过,那一拨客人选了这里是来会客的。只是事情机密,但凡见过他们几个的人,都要被灭口。之前我只想他们是约了外面的人在这里见面,不过吴勉说的也有道理,既然选了来妓馆会友,怎么也应该找几个姑娘来充充场面。大不了最后把她们也灭口就好,比起来杀了老鸨和茶壶,一把火将这里烧干净才最省事……”

  听到这两个聪明人和自己想的一样,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那就有点线索了,那个谁,你去查查这里的姑娘都搬到什么地方了。你就说是其他娼馆的老板,过去挖她们……”

  管事听到了归不归的吩咐之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里。这时,老家伙再次对着‘徐福’说道:“大方师你也来这里半天了,不会什么都没有发现吧?”

  这句话虽然是冲着‘徐福’说的,不过老家伙说话的时候,眼睛却是看着身边的小任叁。小家伙明白归不归的意思,当下指着‘徐福’刚刚走出来的厢房说道:“你们家大方师发现了什么,我们人参说不好。不过他在这里转了一圈,就数在那里待得时间最长。我们人参催了他几次,你说里面也没有姑娘,他在这里这么久做什么?”

  “哦?大方师对座厢房情有独钟……”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几步走进了那座厢房。随后继续说道:“这里也没有什么嘛,一股胭脂水粉的味儿,连床都没有。看着真是不像在娼馆里面的房子……”

  这时候,‘徐福’也跟着回到了这座厢房,他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主动说道:“老家伙你的鼻子怎么长的?这哪里是什么胭脂水粉的味儿?你不用瞎猜了,有人把异樟草混在了檀香当中……”

  说话的时候,‘徐福’指着角落地面上的香炉,继续说道:“异樟草是专解火蜕毒性的,和檀香混在一起,的确像是胭脂水粉的味道。不过仔细闻一下的话,会在当中闻到一股血腥气味……”

  说到这里,‘徐福’看到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已经验证了他说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今天那一拨客人就是在这里的,要么是来会友,要么就和吴勉说的一样,他们要会的客人就是这见春阁当中的姑娘。”

  归不归听到之后,冲着‘徐福’嘿嘿一笑,继续说道:“那大方师你没招一下老鸨和茶壶的魂魄吗?从死人嘴里才能问出来真东西……”

  “来不及了……”徐福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刚刚一进来我便想要招魂,结果却招来了一位阴司。魂魄不等头七,已经送到了地府安排轮回。看起来新阎君已经开始报复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