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火蜕

第二百八十五章 火蜕

  何道台身上着火的同时,归不归已经到了他的身边。好像脱衣服一样将道台大人身上的火焰外壳扒了下来,随着老家伙的手腕一抖,这团火焰瞬间消失,连个小小的火星都没有留下来。

  虽然从道台身上起火,到火焰扑灭只是眨眼的功夫。不过何道台身上已经出现了严重的伤势,看这架势应该是不止烧伤那么简单,何道台的身体竟然还在融化……

  此时何道台脸上的五官已经成了一团浆糊,正在向下慢慢流淌下来。除了五官之外,剩下的皮肤也开始慢慢的流淌下来。转眼的功夫道台的脚下已经流淌了一滴黏黏糊糊的液体。

  “他没救了,是火蜕毒……”看到了何道台惨不忍睹的样子之后,‘徐福’叹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我是你的话,就给他一个痛快……”

  归不归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已经不成人形的何道台之后,从桌子上拿起来一根筷子。对着道台的心口甩了出去……

  随着一阵闷响,何道台的心口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道台这才倒在了地上,不过就是人已经死了,也没有阻止身体融化的速度。就在众人惊恐的目光当中,尸体全部融化干净,成了一滩黄绿色,黏黏糊糊的液体。

  陪席的官员当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南京守备。他跳了起来,对着吓呆了的官差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找仵作过来给何大人验尸……你们三班衙役将道台府大门围住,一个人都不准出入……”

  说话的时候,守备走到了书案前,在纸上写了一行字,随后又盖上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私章。将这张纸交给了道台府的班头之后,说道:“你到我的军营当中,让赵管带带五百兵丁过来。当中如果有人趁机从道台府逃走,我拿你们是问!”

  这时,何道台的师爷也反应了过来。当下他走到了还在愣神的南京知府身边。对着知府行礼,说道:“大人,现在南京的文官以大人为首。还请知府大人为我们何大人报仇,查明真凶上奏朝廷。”

  “是……”知府这才回过神来,当下冲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陪了个笑脸之后,继续说道:“道台府上的下人都有嫌疑。刚才大家都看到了道台大人和公子交换了酒杯。看样子下毒之人真正想到毒死的人并非是是道台大人,是泗水号的公子……”

  知府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突然拿过了他的酒杯。当着众人的面斟满了一杯酒之后,冲着知府说道:“这杯酒是大人的……”这七个字说完的时候,老家伙手里的酒杯冲着对面的几位官员泼了过去。

  这杯酒离开了酒杯的一瞬间,便化成了一团火焰。吓得对面官员忘记了躲闪,只是用两只手捂住了脑袋。老家伙用了巧劲,这团酒水化成的火焰洒落在了饭桌上。眼看着饭桌上就要着起大火的时候,老家伙对着桌面吹了口气。已经着起来的火焰瞬间熄灭。如果不是留下了火烧的痕迹,谁也不会相信刚才一杯酒差点引发一场大火。

  老家伙虽然再没有说话,不过意图谁都能看得出来。这是有人想要毒死今天饮宴的所有人。

  “这是想要我们所有人的性命……”知府明白过来之后,对着道台的班头说道:“去查,这酒是谁哪来的?都有谁接触过酒……所有人包括酒商都要抓起来。你们不能离府,捉拿酒商的事情让守备大人的兵丁去办。没有本官和守备大人的话,谁也不能离开这里……”

  看着知府开始办案,吴勉、归不归和‘徐福’三人都没有言语,只是在冷眼旁观身边这些人的反应。

  当下,班头将道台衙门当中将近一半的下人连同管家都抓了起来。放在往日,知府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得罪道台的管家。只是现在道台都已经惨死,谁还在乎死鬼的管家。

  班头将所有接触过酒水的下人都抓到之后,来向知府大人交令,说道:“回大人的话,一共十一个人都接触过酒水。人已经全部到齐,只是酒水是从泗水号的商铺购得。没有大人的话,兄弟们不敢贸然抓人。”

  “混账!泗水号里面都是贤良的百姓,怎么可能会有人犯下这么大的罪过?”知府骂了一句之后,陪着笑脸冲着泗水号的大东家说道:“下面的人无能,竟然牵连到了泗水号。请归老先生您放心,这案子下官已经明白了八九成,和贵号无关,这是毋庸置疑的……”

  听了知府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原来大人还没有明白……”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再次从餐桌上拿起来一个空酒杯,将汤碗的三鲜汤倒在里面之后。轻轻的晃动了几下酒杯,片刻之后,他将酒杯的三鲜汤倒回了汤碗里。就在汤水离开酒杯的一瞬间,竟然再次着起了大火,将一碗三鲜汤都引燃了起来。

  “毒药是磨成了粉末之后,涂抹在了酒杯里面的。”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目光在现场的每一个人脸上扫了一圈,随后继续说道:“诸位大人也看到了,这毒药不是市面上能见到的。它是修士炼丹的丹渣,叫做火蜕。别说在座的各位大人了,就是有些道行的修士也受不了……”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从袖筒里面掏出来一条丝帕。当着在场众人的面,取过来一只空酒杯,轻轻的擦拭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将擦拭干净的酒杯放在了众人面前,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这火蜕的毒性虽然猛烈,却只能依靠水作为载体……”

  说到这里,老家伙将手里的丝帕抖了抖,示意自己拿在手上也没有什么。老家伙笑了笑,再次说道:“如果真是修士做的话,你们是查不到什么的——啊……欠!”

  归不归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鼻子一痒痒,打出来了一个喷嚏。他面前的官员们虽然感觉厌恶,不过看在这是泗水号大东家的面子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不尴不尬的看着面前这个老家伙

  只有何道台的师爷下意识的将双手挡在了面前,随后马上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双手。就在这个时候,师爷猛地明白过来自己中了归不归的圈套。就在他将双手收回来的时候,听到了老家伙笑眯眯的声音:“你就这么嫌弃我老人家吗?还是说只有你自己明白老人家我刚才将火蜕的粉末抖在了桌面上……”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师爷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随后他一咬牙,两只手同时抓住了身边的知府和守备。将他们俩举了起来,向着面前的几个人、妖扔了过去。这两个人出手之后,师爷马上转身,想要趁机逃出去。

  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师爷转身的一瞬间,那个黑大个子百无求竟然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还没等师爷做出来反应,百无求已经抬脚踹在了他的胸前。将他提到了桌子上,师爷还想要挣扎着爬起来,还没等他支撑起来身体,当下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

  看了一眼满脸鲜血的师爷,归不归吸了口气,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不是让你抓住他的吗?谁让你要他命的?”

  “怎么老子又出人命了?”百无求瞪着眼睛看向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最多踹断了一串肋骨,出不了人……”

  二愣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倒在桌子上的师爷脸皮开始融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