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客气

第二百八十四章 客气

  听到了这位官差的话之后,还没等归不归说什么,百无求已经扯着脖子说道:“等一下!老子怎么就闹出人命了?当时看热闹的人多得是,谁都能给老子作证,就是俩小嘴巴……他们都是纸扎的吗?一个嘴巴就能打死?”

  “老爷您别难为我们这些办差的……”班头陪着笑脸冲百无求说了一句,擦了一把冷汗之后,继续说道:“您可千万别误会,没有拿您问罪的意思。这不就是道台大人想和您几位亲近亲近吗?找个事由请您几位过去。也给南京百姓做个表率……”

  百无求的脑袋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说道:“不行!一是一,二是二。一码归一码……是老子弄死大茶壶和老鸨的话,老子给他们俩抵命。如果是你们冤枉老子的话,小心老子搬下百万妖……”

  “官差老爷你们不要听着傻小子胡说八道,小时候这孩子吃多了凉药,脑筋不打灵光。”没等百无求说完,归不归已经站了起来,对着这几个官差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来南京城也有一阵子了,早就应该去拜会道台大人。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去拜访一下……”

  见到这个老成不想样子的老家伙点头,几个官差这才算松了口气。他们平时都是拿泗水号好处的,知道面前这个老家伙就是泗水号的大东家。那是手眼通天直达天庭的主,他们搬到南京城之后,道台大人已经收了几封怡亲王的密信。要多多照顾这几个人,信里也暗示了这几个人连皇上也是极为看重的。只是之前没有什么因由。冒然请这些人到道台衙门做客也不合适,这才一直拖到了现在。

  想不到今天这些人竟然和人命案扯上了关系,当见春阁的老板来道台衙门报官的时候,道台大人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总算有机会和他们这些人拉上关系了。当下还没等被告到案,他先给了见春阁老板一顿板子。硬生生的将原告打成了被告,然后将案子定性成了‘徐福’、百无求和小任叁见春阁的老鸨、大茶壶强买民女,他们几个为民除害,错手打死了老鸨、大茶壶。

  如果不是有碍官体,道台大人都想自己亲自上门,给他们这几位送上一块为民除害的匾额……

  为了迎接泗水号的贵客,道台大人换上了暂新的官服。提前带着府中的随员在大门口等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了什么钦差大臣,道台老爷才会这么殷勤。等了半晌之后,终于看到一个派去的官差跑回来报信。怡亲王密信上说的几个人已经都向着道台衙门这边进发了,片刻便能到达。

  “都精神一些,不要失了我们南京道台衙门的官风。”道台大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官服之后,对着师爷和其他的随员说道:“也不要见到了泗水号的财东,就失了当朝命官的身份……”

  这位道台大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远处已经过来了一驾富丽堂皇的马车。看着自己派去的班头跟在马车旁边,心里明白是自己的客人到了。

  看着马车停在了自己的面前,道台大人亲自上前打开了车门,说道:“是泗水号的不归先生吗?下官南京道台何辟……这点小事情还要您亲自跑一趟,写个条子差人送来,下官照办就是了。”

  看着道台大人哪里还有什么官风、官体,当下其他的随员也不好在端着。当下都凑在何辟道台的身后,陪着笑脸将马车上的几个人迎接了下来。

  看了一眼客气过分的道台大人一眼,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小儿年轻气盛,出了人命官司。归不归这次是来带着它投案自首的……”

  “可不能这么说,那是您家的公子嫉恶如仇、为民除害。”何道台亲手将归不归搀扶下来之后,继续陪着笑脸说道:“实不相瞒,见春阁的老板就是南京城里有名的泼皮、无赖。他手下经常买卖无知少女,强迫这些女孩子为妓为娼。下官原本打算今晚动手查抄了见春阁的,想不到您家的公子先动了手……”

  “没那个!老子这次谁也没弄死……”听着这大官和归不归的意思,是认定了自己弄死的老鸨和大茶壶。当下百无求急了起来,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对着何道台继续说道:“老子不是没杀过人,死在老子手里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过老子没杀过的不认!凭什么人是他们杀的,屎盆子要扣在老子头上?”

  突然从马车上跳下来这个黑铁塔一样的大个子,着实吓了道台大人一跳,不过听到了这就是泗水号大东家的公子之后,他急忙笑着说道:“是……依着下官看,弄不好是他们分赃不均,自己窝里反的事情也是有的。咱们先进衙门用饭,这个案子不是不能商量……”

  说话的时候,道台大人已经将吴勉、归不归他们让到了道台衙门当中,此时在中庭当中已经摆下了酒宴。

  不是说让来交代案情,道台大人再嘉奖一番的吗?这怎么又坐到饭桌上来了……还没等吴勉、归不归他们这几个人、妖多想,道台大人已经将主位让了出来,请归不归上坐。

  有‘徐福’在身边,不管这个大方师是不是分身,归不归都不好坐在主位上。当下老家伙将主位让给了‘徐福’,他和吴勉一左一右坐在了主位的两侧。

  何道台不知道这个白须白胡老头的底细,也不好多问。当下坐在了客位上,笑呵呵的说道:“不知道不归先生和诸位能来,事先也没有什么准备。都是一些南京土产,希望诸位吃的惯……”

  “我说当官的,老子的案子还悬着,你是不是打算在酒菜里面下药。把老子放倒了之后一刀咔嚓了?”百无求看着正在上菜的桌子,继续说道:“喝酒之前,你先把老子的案子说明白,要不然老子就是饿死,也不吃你这里的东西。”

  “下官刚刚不是说了吗?那是见春阁的老板、老鸨窝里反,自相残杀。”道台大人说话的时候,亲自斟满了一杯酒,随后走到了百无求的面前。

  何道台也放得开,见到百无求不搭理自己,他又给二愣子斟满了一杯酒。随后当着众人的面,交换了酒杯,笑着说道:“公子不是担心在酒里下药吗?那现在你我交换酒杯,如果下药的话,也是本官自食恶果……”

  说到这里,他自己和百无求的酒杯碰了一下。当着在场众人的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笑着说道:“现在公子你总是应该放心了吧?”

  百无求虽然浑不吝,不过也知道好歹。二愣子皱了皱眉头之后,端起来酒杯一饮而尽,砸吧砸吧嘴,说道:“你这里也没有什么好酒,赶明儿让老家伙送你两坛你们江南的女儿红……”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长大了嘴巴,对着笑呵呵的道台说道:“当官的,你怎么化了……”

  二愣子说话的时候,在场的众人都亲眼看到道台大人脸上的五官都开始模糊了起来。他后脑辫子已经掉落了下来,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竟然开始融化了起来。

  不过何道台自己却没有察觉,他端着酒杯继续说道:“才一杯酒,公子就醉了?下官又不是蜡油捏的,怎么会化……”

  说到这里,河道台身上的火苗一闪,随后整个人着起了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