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为民除害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为民除害

  就这样,吴勉、归不归他们一行人继续逗留在了南京。过了几天之后,邵家的女人、女婿们离开了南京城,再次去往北京要继续筹备邵素如和允祥的婚礼。而那位骄横了半辈子的老妇人却留在老宅当中,她要等到大婚的正日子来临之前,再去北京和家人们汇合,也省的这段时间再给孩子们添乱。

  经过了上次陶何如的幻术之后,这个妇人已经好像脱胎换骨了一样。将家里的一切事物都转交给了自己的女儿、女婿,她自己什么都不管了,对待女儿、女婿也慈爱得多,就算是对家里的下人也再不发脾气。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家里的这些丫鬟、婆子都不敢相信眼前的老妇人就是一个月前的主母。

  见到妇人彻底的想开了,归不归还让泗水号的管事重新将那三分干股交给邵家。没有想到前去送股的管事竟然将分红的文书又原封不动的带了回来,根据这位管事所说,老妇人先是为上次大闹泗水号的事情,向管事道歉。随后谢绝了这每年万把银子的分红……

  根据老妇人话里的意思,这不劳而获得来的钱太轻松。会让后世子孙们养成骄奢淫逸的毛病,如果后世再出一个好像她之前的当家人,那还会惹出不小的麻烦。兴许为了这三分红利,还能惹出家宅当中,父母妻儿离心离德……

  现在邵家的田产和其他的收益已经算是富裕人家,足够平时的一切用度。如果家里有什么突发事情需要动用巨款的话,她再去泗水号请求帮助。看的老妇人推辞的坚决,管事几次送出股息无果之后,只能将文书带了回来。随后向归不归诉说了事情的经过。

  听到老妇人竟然连红利都不要了,归不归笑着对吴勉说道:“想不到陶何如这一顿折腾,竟然还让她脱胎换骨了。不管这次来南京做什么了,起码你是不亏的。”

  吴勉也没有想到妇人会转变的这么彻底,他看了一眼放在归不归面前的文书,随后继续说道:“那么这笔红利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看在你的面子上,这笔钱邵家人可以不要,老人家我却不能不给。”归不归看穿了吴勉的心思,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笔钱存在泗水号的银号里加上利息,邵家每换一任家主,老人家我就让管事去送一次钱。如果她们还是不要的话,就继续放在银号里,等下一任家主。老人家我这么做,总算是可以的吧?”

  吴勉没有理会归不归这几句话,反问道:“素如快要大婚了,老家伙你不是一点心意也没有吧?”

  “这个不用你吩咐,老人家临出北京城的时候,便已经交代了管事……”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让他们拿出两万两黄金和十万两银子,还有绫罗绸缎和珠宝首饰若干,以你的名义送给贾士芳。就说是邵家老祖宗的一点心意……这可不是老人家我不舍得花钱,实在是出钱太多了再吓到皇帝,给邵家的孩子们招祸……”

  就在归不归准备继续说两句的时候,出去逛街的两只妖物带着‘徐福’回到了宅子。

  小任叁回来之后,便大喊大叫的说道:“老不死的,你赶紧教训一下你们家傻儿子,给我们人参出出气……刚刚在大街上,我们人参说要带‘徐福’再去喝喝花酒,刚刚进了见春阁的大门,你们家傻儿子就开始发疯,把好好的一个院子砸了个乱七八糟……”

  这时候,百无求在一边争辩说道:“老家伙,你别听任老三胡说。老子是看那里的大茶壶和老鸨不是好人,有买卖不做,还指桑骂槐的说我们几个古古怪怪,老子什么时候受过这个气?不出人命就那就是给他们面子了。”

  “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们俩,青天白日的喝哪门子花酒?”归不归看了两只妖物一眼,随后冲着‘徐福’苦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大方师你也是,两个孩子不着调,怎么你也跟着它们俩一起疯闹?”

  听到归不归这么说,小任叁当下不乐意了。它跳到了百无求的肩膀上,居高临下的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不死的你知道什么?这次可是你们家‘徐福’说的,要去人肉场子见识一下。说什么上次在京城喝的花酒太素了,趁着他们家老婆还没到南京,说什么也要去见识一下荤场子。你们也知道,我们人参哪去过那种地方?闭着眼找了一家,结果刚刚进去就打起来了……”

  “哦?是大方师主动要去见识一下人肉场子?”归不归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之后,笑眯眯的对着‘徐福’说道:“巧了,别看老人家我活了几千岁,也没有去过那种地方。要不然的话临老入花丛,也跟你们去见识一下?”

  “老家伙你差不多就行了,你是不是看老子不顺眼,准备再拼个儿子出来,继承你泗水号的买卖?”这时候,百无求不干了,它瞪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死了这条心吧,也不看看你什么样子了。黄土埋了头发梢,要不是有长生不老药顶着……”

  百无求正在胡说八道的时候,宅子的管事小跑了进来。看到面前的这几个人‘妖之后,低着头看到了归不归的面前,说道:“东家,外面有南京府衙门的官差,说两位少爷在见春阁闹出了人命。现在奉了道台大人的命令,拘拿两位少爷。您看……”

  “胡说!老子就是把桌子掀了,又给了大茶壶俩小嘴巴,这也能出人命的话,那天底下的人就都不用活了。说老子弄出人命了?好!老子这就去弄死官差!,省的他们愿望老子……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给老子扣屎盆子……”听到自己被冤枉,百无求的眉毛便立了起来。

  看着这位大少爷要闹事,管事急忙继续说道:“衙门的人也算懂规矩,可能知道咱们府上的底细。说话也是客气的很,一般人家这时候早已经踢门进来拿人了……”

  这时候,归不归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徐福’的脸上。想从这位大方师的脸上看出来点什么,不过‘徐福’好像也有些惊诧。也在替百无求说话:“怎么就出人命了?我就在眼前,只是坏了一点家具而已。临走的时候老家伙你派去的伙计还赔给他们五十两银子,大茶壶喝老鸨喜笑颜开的把我们送出来。这个我可以作证……”

  ‘徐福’的话刚刚说完,吴勉那特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如果广仁知道了徐福在人肉场子做证人,不知道他会怎么样?会不会主动来找我求死一两次?”

  归不归跟着笑了一声,随后他对着管事说道:“去,把几位官差老爷请进来,老人家我也要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片刻之后,几个身穿皂衣、缨帽的官差在管事的带领之下,一路走到了厅堂当中。见到了这几个人之后,这几个官差却直接对着他们打千行礼。为首的一个班头陪着笑脸说道:“南京道台属下差人给几位老爷请安了……小的们奉了道台大人的命令,请几位老爷去衙门里面问话。几位老爷千万不要误会,小的没有拿人的意思。听说几位老爷将见春阁的老鸨、大茶壶打死,为民除害。道台大人要对老爷们嘉奖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