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再不入地狱

第二百八十二章 再不入地狱

  如果不是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的太密集,吴勉也想不到会和‘徐福’这位大方师有关。毕竟不管怎么看,事情都不像是他牵引出来的。如果说上次的杭州之行还有几分‘徐福’设计的嫌疑,那这次来南京可是吴勉自己要回来看看的。

  如果‘徐福’真和这一连串的事情无关,那他暗中操控的本事就太厉害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对上‘徐福’这样的人,连归不归这样的老狐狸都无计可施。拐弯抹角的问了半天,也没有问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当下,吴勉、归不归也只能作罢。

  一个在地府大闹了一场,还换了阎君。另外一个在无边冥界游荡了一个多月,两个人都有些疲惫,就在他们准备回到各自的寝室休息的时候,一道光晕突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的地面上。

  随后,当初冒死从地府来通报判官贾璐被阎君带走的阴司从光晕当中走了出来。一个月前它带着归不归去了无边冥界,归不归在里面寻找杨枭的时候,它先一步回到了地府之后,便一直躲藏了起来。只是这次吴勉、‘徐福’他们来去匆匆的,阴司没有来的及和他们见面。

  见到了他们几个人、妖之后,阴司上前行礼,说道:“几位大修士,多谢你们替大判报了仇。我的心愿也已经了结,这就准备去转世投胎了。临走之前,特意回来最后拜望几位……”

  “老人家我还想着再次地府,安排一下你转世投胎的事情……”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亲自过去将阴司搀扶了起来。随后继续说道:“如果贾璐那孩子还在的人,我老人家一定让它提拔你做个大阴司。只是现在它不在了,地府又闹得天翻地覆。多多少少和你有关联。没有了靠山的话,你早晚也是贾璐的下场。还是去投胎转世的好,投胎的人家找到了没有,如果不如意的话,老人家我豁出去再闹一次地府,也要把你安顿好。”

  听到归不归说到了贾璐,阴司叹了口气。随后说道:“投胎的事情老人家您不用替我操心,毕竟在地府做了几百年的阴司,这点面子总是有的。我已经都安排好了,下一世找个殷实人家投胎就好。也能不要什么王公贵胄,投胎在那样的家里,也是徒增烦恼……”

  说到这里的时候,阴司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一件大事,要禀告您几位知晓……鬼将毕冼已经占了酆都城,依仗有前任阎君的尸首和魂魄,就要登基阎君大位了。它刚刚以前任阎君韦一方的名义,下了一道君旨……从今日开始,您几位都不可能擅自私闯地府。如果在地府见到几位,地府要及所有鬼物之力,将几位了结在地府当中……”

  “那个鬼将好大的口气,不睡了!走,咱们这就再回一趟地方,能换一个阎君,就能再换第二个!这次老子不打得毕冼叫爸爸,老子就跟老家伙你的姓。”听到了阴司传达的君旨之后,百无求第一个跳了起来。就要往黑色光晕里面跳。

  归不归一把拉住了自己的傻儿子,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傻小子就你当真了,这那是毕冼想要对付我们几个?分明就是接着韦一方的名义下君旨。只要地府的各方势力认了这一道君旨,那它就能和仗韦一方的魂魄捆绑在一起。就算有人想要对他日后阎君之位提出异议,也不能开口了。”

  说完这几句之后,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徐福’之后,继续说道:“新阎君真想要对付我们几个的话,就是在地府了结我们了。它已经点起地府大军来到阳世间来对付我们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百无求歪着脑袋想了半晌,这才放弃了再闯地府的打算。看到了自己差一点惹出大祸,阴司也不敢继续待在这里。再次行礼之后,便告辞回到了地府,忙活自己去投胎的事情了。

  阴司离开之后,吴勉冲着吴勉、‘徐福’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看起来你们找了一个比韦一方要难缠多的新阎君,老人家我没有见过这个毕冼。不过从阴司所说的话里,毕冼可以和韦一方的前任阎君相提并论了。”

  “这个鬼将是个厉害的人物,不过它想要整合整个地府的势力,没有几百年是不可能完成的。”‘徐福’一点都不避讳的说了一句,随后他突然话锋一转,对着吴勉、归不归继续说道:“毕冼还要再忙活一百年,我却只有几个月的寿数了。现在邵家女人也要回到北京城,去继续准备婚礼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换个地方继续游览了?”

  ‘徐福’的话刚刚说完,吴勉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那也不去,就待在南京……”

  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徐福’继续说道:“南京毕竟还是前朝古都,这才几天怎么能游览的完?还有好多地方你都没有去。那位徐福大方师的弟子广悌当您就隐居在附近,老人家我还想着过几天带你去看看。毕竟也算是你的弟子嘛……”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徐福’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当然了,如果大方师你觉得无聊。我们也可以商量一下下一站去哪里……毕竟你的本事最大,你说去哪里不是不能商量……”

  “那就待在南京城吧,这里也挺好。”‘徐福’好像没有听懂归不归话里的弦外之音似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留在南京过年也好,对了,邵家的孙女大年初六就要出嫁了,你们不会不回到北京观礼吧?”

  “在南京也是一样的……”这时候,吴勉开了口。白发男人看了一眼‘徐福’之后,继续说道:“邵家流传到现在也有几十代了,我不用每一代的邵家女人嫁人,都回去看一眼。只要知道没人欺负她们就行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准备终老在南京城吧。”‘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你们辛苦一点,让泗水号的伙计们把我的夫人接过来吧。再过几个月她就要做寡妇了……我走了之后,让她赶紧去找下一家。年纪轻轻的别耽误了,老家伙,你可是还要再陪送一份陪嫁的……”

  “这个你放心,不止是她的陪嫁,还有大方师你的寿衣、棺椁和墓地,都包在了老人家我的身上。”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到时候再给大方师你找些和尚、老道和小尼姑的念念经,你这七八十年光看方士的典籍了,临了也要听听其他门派的经文……”

  “到时候我都不在了,还不是老家伙你说的算吗?”‘徐福’微微一笑之后,打了个哈欠。随后晃晃悠悠向着自己的寝室走了过去。边走边回头继续说道:“对了,还要麻烦你们帮个忙,我不在了的时候,找人和那个徐福说一声。天底下又是只有一位大方师了,他也不用担心……”

  看着‘徐福’的背影,归不归笑着摇了摇头,对着吴勉说道:“你说他能沉的住气吗?老人家我可不信这位大方师大老远的回来,就是为了你和广仁说和的。不管是杭州的少豸,还是地府的韦一方,算起来都和这位大方师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