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六章 鬼王恒度

第二百七十六章 鬼王恒度

  “你说不是就不是吗?如果这个人就是徐福的话,你就算魂飞魄散一万次,都不够赎罪的。”阎君狠狠的瞪了这位大阴司一眼,随后对着外面大声吼道:“我的快马呢!怎么还不牵来……”

  阎君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天空中的火凤凰突然炸开,随后变成了四面火墙将这个阎罗殿都包围了起来。

  听到了鬼卒的禀告之后,阎君瘫软到了地上,不停的喃喃自语道:“来不及了……这可怎么办?早知道就不听它们的话了,什么事情就让贾璐去做,做个逍遥阎君有什么不好……”

  “陛下莫急,阎罗殿中还有地道可以逃离酆都城……”这时候,一位鬼王将阎君搀扶了起来。对着他继续说道:“陛下现在离开阎罗殿还来得及,地府毕竟是亡灵要地。吴勉等人也不敢真将地府怎么样,地府被毁天下亡灵无处去,只能在人世间游荡,会带来无穷尽的麻烦。他们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说到这里的时候,鬼王将自己的斗篷脱下来,给阎君带上,随后继续说道:“陛下带领众臣离开阎罗殿,小王不才,愿为陛下殿后……”

  “那就劳烦鬼王了,我留在阎罗殿的鬼卒你尽管拿去用。鬼王你稍后就要跟上来,事后我们在城外军营汇合。”此时,阎君也多少恢复了一点。交代了几句话之后,他带着其他的鬼物向着地道口跑了下去。

  片刻之后,负责阎罗殿护卫的鬼卒首领来见鬼王,向它来商量殿中如何布防,来阻挡吴勉、归不归这些人。

  “你看看这四面冲天的火墙,再想想刚才那只火凤凰。还以为真能挡得住他们吗?”鬼王叹了口气之后,对着首领说道:“不要折腾了,你带着手下护卫陛下离开这里吧,我自己挡住吴勉就好,如果他们找到地道杀了过去,那时候才轮到你们……”

  鬼卒首领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鬼王想要做什么。当下它也不再说话,跪在地上行了大礼之后,出去点起了自己的人马向着地道的方向跑了下去。

  看着宫殿当中只剩下鬼王自己之后,它先是一把鬼火将贾璐的鬼体残骸烧成了飞灰,随后这才站起来走出了大门。将自己放置在宫殿大门之外的法器妖骨鎏金大棍取了下去,扛在自己肩头向着阎罗殿大宫门的位置走了过去。

  就在他刚刚走到大宫门这里的时候,突然看见面前的火墙突然熄灭。随后大宫门“轰!”的一声炸裂,几个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吴勉那些人,进到了阎罗殿之后,看到了一个和百无求差不多身材的鬼物,扛着一只大棍站在对面。阴司见到之后,急忙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它是阎君一百三十年前册封的鬼王恒度,原本是大判麾下的阴司,就是因为查出来它和阎君沾着那么一点血脉。这才一跃而上,理论上说这个鬼王的地位还在大判之上。这次血洗判官府,它是主谋之一……”

  “鬼王……”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看了这个鬼王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把贾璐交出来,它和阎王的事情与我无关。那是你们鬼物的事情,我只要贾璐……”

  “贾璐犯了欺君罔上之罪,看在正在无边地狱服刑。你们想要找那个叛逆的话,去无边地狱找吧。”鬼王恒度说话的时候,扫了面前的这几个人一眼,将目光停留在了‘徐福’的脸上。

  犹豫了一下之后,鬼王对着‘徐福’说道:“听说大方师到了地府,不知道阁下是大方师本人吗?当年徐福大方师曾经和前任阎君立下过盟约,阎君执掌地府,大方师不干预的。怎么盟约已经作废了吗?”

  “那个你就要去问那位大方师了,我不管他的事情。”‘徐福’微微一笑之后,对着鬼王继续说道:“你也不要把我当回事,我还有几个月就要到地府报到了。到时候还要仰仗鬼王你多说几句好话,投胎的时候选一个好人家。”

  还有几个月就要到地府报到了,他不是徐福……鬼王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冲着‘徐福’点了点头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国有国法,地府也有地府的法度。这些年来贾璐仰仗着多年之前的那点微功,独揽地府大权,还在阳世私收贿赂,行事无法无天,完全不将阎君放在眼里……现在的鬼物只知有他贾判,却不知上面还有一位阎君。这样的大罪,阎君已经开天恩没有让贾璐形神俱灭。只是发配到无边地狱去赎罪……”

  “无边冥界……老人家我记得,那里巡守的鬼卒是贾璐的亲信。阎君不怕它打开缺口,将里面的鬼物都放出来吗……”这时候,归不归听出了鬼王话里的破绽,老家伙脸上的笑容开始凝固,随后两行热泪从他的老眼当中流淌了下来……

  “贾璐凶多吉少,你们已经将它的魂魄消亡了吧……当年它不畏生死将韦一方送上了阎君宝座,想不到却也给它自己埋下了祸根……”想起来当年程咬金带来的四个结拜兄弟,最后只剩下了一个贾璐。原本以为它已经位极人臣,这么多年一直都是顺风顺水,几乎掌控了大半个地府。加上有自己和吴勉给贾璐做靠山,它不会再有什么风险。想不到自己这干儿子会被它一手扶植起来的阎君弄的魂飞魄散,当下归不归控制不住,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虽然没有了底气,不过鬼王恒度说什么也要给阎君争取出来逃走的时间。当下它将肩扛的大棍杵在了地面上,对着吴勉、归不归再次说道:“贾璐的确是罪大恶极,不过阎君开恩,并没有让它魂飞魄散。这些都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不相信的话,你们几位可以去无边地狱,总能在里面找到它的……”

  “老人家我托大了,以为阎君不会那么着急对贾璐下手……”归不归已经不再理会鬼王的话,他用衣袖擦了擦眼泪之后,对着已经摩拳擦掌的百无求说道:“我老人家要亲自给贾璐那孩子报仇,你们谁也不要来争……”

  看着归不归要亲自下场,百无求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家伙你行不行?多少年老子没看见过你单打独斗,?你偷鸡摸狗的捡便宜还成,你怕都忘了怎么单打独斗的干架了吧?这个小鬼头看着有把子力气,不行的话赶紧说一声,别走了个贾璐,再把老家伙你搭上……”

  “那不正和傻小子你的意了吗?”说话时候,归不归已经向着鬼王恒度那边走了过去。边走边继续说道:“原本老人家我直打算带走贾璐的,既然它已经不在了。那好,就让我老人家在地府放纵一下吧……”

  “老匹夫,末法之前你还有点本事。可惜末法之后你的术法也大大衰减了,这里是地府,阴气充盛已经压制了你的术法,你还敢大放厥词……”说话的时候,鬼王举起来它的妖骨鎏金大棍,冲过来对着归不归的脑袋砸了下去。

  此时鬼王恒度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不过如果能在拖住一点时间,运气好的话还能和归不归同归于尽也是极好的。

  就在鬼王恒度冲到了归不归面前的一刹那,老家伙的手托住了它砸下来的大棍。随着一声巨响,那件阎君钦赐的妖骨鎏金大棍竟然炸的粉碎。鬼王甚至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就见归不归另外一只手,已经按在了它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