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护犊

第二百七十一章 护犊

  感觉到不对劲之后,妇人快步走到了自己女儿、女婿的房间。就在她拍打大门想要把他们俩叫起来的时候,却直接将房门推开。借着月光看过去,他们外间屋的丫鬟也不见了。

  妇人这时候已经有些心慌了,她心里预感到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也不敢说话,只是哆哆嗦嗦的向着里面的寝室走去。

  和刚才一样,寝室大门也没有插上,妇人轻轻一推便推开了房门。看到寝室里面的床榻上也是空空如也,自己的女儿、女婿哪里去了……

  这时候,妇人是彻底的慌了,当下摸着黑找到了梳妆台上的烛台。好不容易点燃了烛台之后,见到了光亮妇人心里这才多少有了点底气。当下她举着烛台回到了院子里,低声的呼喊自己女儿、女婿的名字。

  不过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之后,也没有得到回应。当下夫人只能乍着胆子向着前院走去,她边走边给自己宽心,希望那些人都在前院。或许他们只是趁着自己睡着了,在前院整理从京城带回来的东西。

  不过走到了前院,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家人。这时候妇人才明白过来,整个邵家当中只有她一个人了。这时候的妇人已经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想要跑出去报官却不敢出门,留在府里又怕的要死……

  就在妇人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听到大门口的位置发出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又是一阵开锁的声音。妇人不知道除了什么事情,急忙吹熄了蜡烛,藏在前院客厅的桌子底下。

  就在这个时候,邵家大门打开,就见自己的女儿、女婿带着几个家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女儿、女婿没有直接回后院,而是留在客厅里说话,将那些下人们都打发回去休息。看到了这些人之后,妇人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算落了地。就在她要出来和这些人相见的时候,突然听到自己的女婿说道:“老东西不会这个时候醒过来吧?”

  随后女儿接话说道:“放心吧,李嫂在她的面里下了蒙汗药,不到天亮老东西是不会醒过来的。不趁着她睡着,我们哪有机会去泗水号?虽然少了五万两,不过十五万两银子已经足够了。给素如十万两银子的陪嫁,剩下五万两我们养老。加上泗水号每年还有万八千的分红,我们就知足了……”

  女婿点了点头,跟着说道:“可惜老东西把那个姓陶的大财主放走了,要不然的话就不是十五万两,那就是二十万两了!那个老糊涂还真以为能卖五十万两?就是一个小小的玉石人像,就算刻着玉皇大帝也卖不出五十万两……”

  听到了这里,妇人心里大怒,就在她要冲出来给这俩不孝子两个嘴巴的时候,女婿后面的话让她害怕不已:“好在她的好日子就算到头了,一会就在后院挖个坑把她埋在里面。那邵家的家产就是咱们俩夫妻的了……就说是那个姓陶的晚上把老东西掳走了,要用咱们的传家宝交换。结果传家宝给他了,却不见姓陶的放人。就算官府知道了,也会以为是被姓陶的撕票了……”

  妇人心里哆嗦了一下,想不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女婿竟然想要自己的老命。当下她握住了自己的嘴巴,躲在桌子底下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这时候,女婿继续说道:“我来到你们家这么多年,老东西就没给过我一天的好脸色。原本素如也不小了,她就应该享享清福让你来管家。结果死死的攥着家里的钥匙,你想多说句话都不行。现在她这样就是咎由自取,好在没有耽误素如的前程。也算临死之前做了一点好事了,就是你爹麻烦一点,他是方士出身,身边的狐朋狗友多,对他下手真不是那么容易……”

  妇人越听心里越害怕,不过隐隐约约的也感觉似乎又不对劲的地方。比如自己的丫鬟哪去了?还有谁深更半夜去谈买卖?不过在极度的恐惧当中她已经想不到这些了,心里一个劲儿地哆嗦,只想着怎么能从这里逃走,回到京城之后,让自己的男人来给自己做主。

  “行了,不说了,叫上了那几个婆子,今晚就把事情做了,小心夜长梦多。”女婿说完之后,对着他老婆说道:“记住了,天一亮就去报官。到时候你哭就行了,什么话都是我来说……”

  说完之后,他们俩便离开了厅堂,向着后院走去。这时候,妇人才哆哆嗦嗦的从桌底下爬了出来,向着大门口的位置跑去。

  就在她跑到大门口的时候,听到后院已经乱了起来,应该是那两个畜生发现自己不在房内,反应过来之后要在府中寻找自己的下落。现在他们应该马上就要看住前后大门,此时妇人已经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从后院向大门这边跑了过来。

  当下,妇人使出来吃奶的劲,将那个几十斤的门闩从大门上推了下去。此时她的女儿、女婿已经看到妇人出现在了大门口,正要跑过去抓住她的时候,妇人已经打开了大门,正要往外跑的时候,突然被大门外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这人竟然是傍晚的时候,来找自己购买玉石人像的陶何如。他带了几个家丁模样的人正在叩门,没想到大门直接打开,还没来得及避让,已经和妇人撞在了一起。

  “陶某冒失了,请老夫人您见谅……”被这个老女人撞到,陶何如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他不方便扶起摔倒的妇人,只能继续尴尬的向她赔罪。

  就在这个时候,女儿和女婿已经冲到了大门口。见到这么晚了陶何如竟然出现在了家门口,他们俩都愣了一下,随后女儿亲自过来要搀扶自己的母亲回府。就在这个时候,妇人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对着自己女儿的脸颊就是一巴掌,打的她鼻血瞬间流了下来。

  “你这个畜生!以为你们俩刚刚说的话,我没有听到吗?”妇人放声大吼了一句,随后将怀里装着玉石人像的盒子取了出来,将里面的玉石人像拿在了手里。对着莫名其妙的陶何如说道:“你保我出城!保着我去北京见到我夫君。我这传家宝便直接送给你……”

  慌乱当中她也没有去想,为什么这个玉石人像会在自己身上?这时候妇人之有一个念头,赶紧离开南京城,去北京找自己的夫君,让他召集那些神仙朋友来给自己做主。

  被打的女儿也是一脸的懵,她摸着自己肿起来的脸颊,带着哭腔说道:“你这是干什么?大晚上的不睡觉,一直在家里转悠,我们怕您梦游就没敢喊您。这么一醒过来就打人?您要去北京,我们一起回去啊……”

  “一起去北京?你们打算在路上就把我活埋了吧?”不知道为什么,妇人见到了陶何如之后,胆子突然大了。就好像这个男人是给自己做主的人一样。当下脑袋一热,将玉石人像送到了他的怀里,说道:“现在我这传家宝都给你了,你快带我……”

  妇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刻薄的声音:“原本我想来教训一下这几个不成器的,想不到你让我看了一场戏……”

  这声音响起来的时候,那个从头白到脚的白发男人从陶何如身后的街道上走了过来。他边走边继续说道:“我的后代子孙再不成器,也由不得别人来教训。谁敢欺负我的孩子,谁就投胎去做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