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章 夜半三更

第二百七十章 夜半三更

  听到了妇人的报价,陶何如脸上的笑容开始慢慢凝固了起来。原本以为二十万两银子就是天价了,没有想到这个老妇人竟然这么贪心,一张嘴就报了个五十万出来。二十万两白银已经算是个天文数字了,一般人连想都不敢去想,想不到这位邵家的主母竟然翻了一倍都不止。

  说起来也是这位陶何如太自信了,一出口就给了二十万两的价钱。如果刚刚他只给两万两银子的话,邵家的主母最多也就是还到五万两。然后在他虚情假意的讨价还价一番,最多三万五也就拿下来了。

  而且二十万两白银也是陶何如的极限了,这是他们鬼道教成立到现在的所有收入。别说再加三十万两了,就是再加个三五千银子也拿不出来。

  当下陶何如努力的记了个笑脸,冲着妇人说道:“夫人,五十万两白银除了皇帝和泗水号的大财主之外,世上有几个人能拿的出来?实不相瞒,二十万白银也是我们将家宅、祖业变卖所得。实在是在拿不出来多余的钱财了……”

  “那就不管我们邵家的事了。”妇人轻轻的哼了一声,随后对着陶何如继续说道:“我也不瞒你,刚刚我去了泗水号在南京的商铺。他们也看中了你说的玉石像,人家一开口就是五十万,如果看不惯他们财大气粗的样子,刚才我已经把玉石人像卖给他们了。陶先生你要想清楚,一会泗水号的人追过来加价,说不定你再想要的话,只能去泗水号花上百万两银子去买了……”

  听到妇人说到泗水号的时候,陶何如眼角的肌肉颤抖了一下。顿了一下之后,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妇人行礼之后,说道:“既然泗水号也看中了这件玉石像,那陶某自认和他们无法相争。这件事只能就此作罢……”

  说完之后,陶何如转身便走,在妇人一家三口的注视之下,离开了邵府。妇人原本想拦一下的,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亲眼看着陶何如走了出去。嘴巴叨叨念念的说道:“我就不信你不回来,买卖鬼儿……你们二十万两银子收的货,怎么不会卖到一百万两?以为我是一介女流,就什么都不知道吗?”

  见到这个姓陶的离开之后,妇人的女儿、女婿急忙凑了过来。女儿先说道:“娘啊,泗水号真的要买咱们家的宝贝吗?还就好了,咱们不用卖祖业了,给素如十万两银子陪嫁,剩下的咱们留着养老……”

  “那是我对姓陶的说得说辞,都是买卖口,哪有什么泗水号要买?倒是把我惹了一肚子气……”随后,妇人将刚刚在泗水号所遇的事情对自己的女儿说了一遍。最后继续说道:“他们就是看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给股怎么分红?”

  听到这位老丈母娘说到孤儿寡母的时候,她的女婿便有些不自在。当下陪着笑脸说道:“娘,我和老泰山还健在,您这孤儿寡母用的有些不妥……”

  “住口!那你们俩也要有点用处啊?现在什么事情都是我抛头露面,这和孤儿寡母有什么区别吗?”说到这里的时候,妇人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婿,吓的他不敢再乱说话。”

  原本妇人的本质不坏,只是与贾士芳成亲之后,被他男人宠的不想样子。结果家宅当中阴盛阳弱,什么事情都要她拍板定夺。加上不管有什么事情,泗水号都在暗中将事情办妥。这一来二去的,妇人便以为自己真有治家的本事,于是愈发的狂妄起来。

  “你们俩等着,刚才那个姓陶的只是在等着我去叫他。刚刚那样的情形谁先开口,便是谁输了。”妇人说到这里的时候,自信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自己的女儿,女婿说道:“你们俩看着吧,过不了两天,他还得回来求我把玉石像卖给他。到时候五十万两银子一个铜子都不降……我和你爹还能活几年,这些钱还不都是你们和素如的吗?”

  女儿听到之后,赶忙拉着自己男人向母亲道谢。不过顿了一下之后,她便有些犹豫的对着自己的母亲继续说道:“不过那可是咱们家的传家宝,当初爹可是千叮万嘱的说这件宝贝千万不可以遗失了。这是攸关我们邵家千百年传承的,一旦我爹爹知道你把传家宝卖了……”

  “他知道个屁!这根本就不是咱们邵家流传几百年的传家宝。我和你爹成亲的时候,他就已经调包了……”想到这件事,妇人脸上便出现了一丝怒气。吓得她女婿条件反射的向后躲了躲。

  看着自己女婿胆小的样子,妇人不屑的哼了一声,随后对着女儿说道:“原本咱们家的传家之宝是个少女模样的玉石人像,后来被你爹拿走之后便成了现在这个男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妇人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嗯?那个白头发的小白脸还真和石像有几分相像的……不对,你们去把那尊玉石人像取过来,今天的事情怎么透着那么蹊跷……”

  片刻之后,女婿将玉石人像取了回来。妇人看到了人像的相貌之后,深吸了口气,说道:“难怪自打在京城第一次见到这个人,我就觉得那么面熟……真是太像了……”

  当初贾士芳带走了邵家传家宝女人面相的玉石人像,却换回来一个男人相貌的玉石像。这么多年妇人一直以为他是私吞了邵家的宝贝,现在看起来似乎有可能是错怪了自己的夫君。

  “等再见那个老东西,这件事一定要他说清楚。”说话的时候,妇人将玉石人像重新放回到了盒子里。不过犹豫了一番之后,她并没有交还自己的女婿。而是亲自保管了起来……

  邵家众人刚刚回来,这位妇人便劳累了半天。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当下也没有心思吃回府宴了,只是让厨娘下了一碗银丝挂面。只吃了两口便困意袭来,便回到自己的寝室休息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劳累的缘故,一沾到枕头妇人便沉沉的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嘴里好像有什么黏糊糊的异物滑入,流进了妇人的气管当中,引发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妇人咳嗽着醒了过来,看到此时还是漆黑的一片。自己这样咳嗽原本一定惊动了在外间屋休息的丫鬟,这时候温热的茶水已经送上来了。想不到她咳嗽了半天之后,却始终不见丫鬟。当下妇人子能自己起来,走到了外间屋去找水喝。

  没有想到一打开房门,却没有看到原本应该躺在卧榻上的丫鬟。妇人只以为她去上茅房了,当下自己摸黑找到了茶壶,灌了几口凉茶之后,这才算压住了咳嗽。

  不过这样一番折腾之后,妇人也没有什么睡意了,开始感觉到了饥饿。她坐在了外间屋的椅子上,等着小丫鬟回来。让她去给自己找两块点心充饥。

  等了半天之后,却始终不见丫鬟回来。妇人却饿的眼前发黑……这孩子是拉肚子了吗?这么久还不回来。妇人等不及了,当下自己开门去找点吃的。

  夜半三更的邵家看起来有些阴森森的,妇人刚刚开门便打了个寒战。她有些心虚的看了院子里的假山一眼,心里一直感觉哪里是不是藏了什么坏人。

  就在夫人硬着头皮走了几步的时候,心里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的事情。晚上府里有巡夜的婆子啊,她们人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