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狮子大开口

第二百六十九章 狮子大开口

  听到归不归称呼自己贾夫人,妇人脸上流露出来不悦的神情。不过最后总算是压住了火气,没有当场发作起来。
  
  不过妇人也不理会归不归了,当下扭头对着一边的管事说道:“想必刚才帐房已经将我的来意对管事说了,那么你们泗水号打不打算赎回自己的股份?还是我把这点股份转给其他的商人……”
  
  “贾夫人您恐怕是误会了,府上的股份是前朝天启元年,我们大东家送与府上的干股。”管事见到归不归没有说话的意思,当下替他继续说道:“干股的意思是只有分红,却拿不到股权。也就是说您如果不想继续持有南京泗水号商铺三厘干股的话,从今年开始,我们也就不再向尊府发放红利了……您是拿不到股份的。”
  
  “胡说!你们不要看我只是一介女流,便想抹掉我们邵家的股份!”听到管事所说的意思,她无法将这份干股提现。当下妇人的脸色涨红,拍了一下桌子之后,对着管事继续说道:“你们以为我南京邵家是好欺负的吗?我孙女年后便要与怡亲王成亲,你们小小的泗水号吃了豹子胆……”
  
  “原来贾士芳什么都没和你说……”吴勉终于听明白了,他看了妇人一眼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就当我已经被气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之后,他继续翻看起来那本《冥人志》来。归不归见到白发男人将这个烫手的热山芋扔给了自己,当下苦笑了一声之后,转手将山芋又给了自己的管事,说道:“听到了没有,就当我们这几个都已经死了,你不要顾忌,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有自己的大东家撑腰,管事也不管这个邵家主母惹不惹得起了。当下吩咐帐房将当年分出干股的底账取了出来,亲自送到了邵家主母的面前。指着上面的底账说道:“贾夫人您看这里,这是当年干股的底账。上面写着只分红不分股的,现在已经过了一百多年,如果能分股的话,一早就把这三厘股分走了……”
  
  没曾想这妇人看也不看底账,竟然一把将这一张账簿撕扯了下来。随后当着众人的面,把这一页账簿撕成了碎片,随后扔在了管事的脸上,说道:“不要以为我是妇人就好欺负,不分股怎么分红?你们这就是看我们孤儿寡母好欺负,打算吞没了我们邵家的股份……你们如果不把邵家股份还出来的话,我就打官司……”
  
  看到这妇人开始歇斯底里,吴勉的脸色便沉了下来。他“啪!”的一声将《冥人志》合上,吴勉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将妇人吓了一跳。两个人二目相对的时候,妇人不敢去看吴勉的眼睛,急忙将脑袋低了头。
  
  “贾夫人,现在你亲自撕毁了底账,那就是说从今往后,每年给你们邵家的一万两分红也没有了。”归不归看到吴勉动了气,当下嘿嘿一笑,站起来将账簿从管事的手里接了过去。看了一眼被撕下来的痕迹之后,继续说道:“还好老人家我哪里还有总账,那个谁,我老人家写封信,下次对账的时候,把这个底账加上就好……”
  
  对着管事说完之后,归不归又对着邵家妇人说道:“贾夫人,这次贾士芳没有跟着一起回到南京吧。有关这样股份债务的事情,你妇人之身还是不要参与的好。还是早早回京,让贾士芳去找京城泗水号的管事,泗水号的商铺都是相通的,有关分股的事情,还是他来说的好。”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吴勉只是合上了书册,就把妇人吓的好想掉了魂一样。难道那个修士对自己施展了什么术法不成?想到这里,妇人心里更加惶恐起来。都没有听清归不归说的是什么,当下在婆子、丫鬟的掺扶之下,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停在门口的轿子上。
  
  原本以为自己的女儿、女婿会在门口接她,等到妇人回到了府门前,才看到只有两个下人站在这里。当下刚刚在泗水号商铺的怒气再次冲脑。就在妇人要发作的时候,听到两个迎接她的下人说道:“太夫人,刚刚您离府之后,便来了个古怪的人,说是来买咱们家什么宝贝的。夫人和姑爷正在客厅相陪,就等着您回来主持大局了。”
  
  “有人来买宝贝?”妇人愣了一下之后,却想不到自己家里还有什么宝贝了。这时候她后悔把自己的男人留在京城,现在他在自己身边,泗水号的那几个人也不敢欺负自己了。
  
  当下,在丫鬟、婆子的掺扶之下,妇人来到了客厅。见到了自己的女儿、女婿正在陪着一个二十来岁的清瘦男人,见到了妇人回来,她的女儿、女婿急忙站起来。向着男人说道:“陶先生,这位就是家母了,我们邵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家母主持。您说的事情我们做不了主,也就是家母才能定下……”
  
  当下,男人急忙起身向着妇人行礼,说道:“再次陶何如拜见老夫人,听闻老夫人是方士贾士芳之妻。今日一看果然有几分仙风道骨……”
  
  原本妇人看这个男人还算顺眼,不过听到他说自己是方士贾士芳之妻的时候,便想到在商铺里面见到的老家伙,竟然敢称呼自己贾夫人。当下没有好气的看了这个叫做陶何如的年轻人一眼,说道:“陶先生,我们也不用客气了,您看中了鄙府的什么东西?还要亲自跑一趟……”
  
  陶何如对妇人不冷不热的语气并不在意,他微微一笑,说道:“听说尊府里有一尊白玉雕刻的人像,如果老妇人肯割爱的话,何如愿奉上白银十万两。”
  
  听到陶何如十万两银子报价的时候,妇人便被吓的噎了口气。她实在想不到自己家里会有什么东西,竟然值十万两银子。这一下真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了,那个白玉雕刻的人像,前一阵子还没去北京的时候,自己的男人倒是经常拿在手里的。只是现在在哪里,妇人有些想不起来了
  
  看到妇人沉默不语的样子,陶何如会错了意,以为自己开低了价钱。当下一狠心一咬牙,对着妇人伸出来两根手指,说道:“我也知道十万两银子有些说不出口,那二十万两如何?现在银子已经进了南京城,只要太夫人一点头,半个时辰之前,二十万两白银便可以入府了。”
  
  听到十万两变成了二十万两,妇人惊讶的已经说不出话来。虽然邵家也是南京城的大户,不过二十万两白银,还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
  
  不过这个叫做陶何如的年轻人既然能出到二十万两白银,那自己再加一点,他应该也能接受。当下妇人冲着陶何如万福说道:“实不相瞒,先生说的那件宝贝是我邵家的传世之宝。原本二十万白银也算不少了。不过比起来那件宝贝,也不算什么了。如果陶先生肯再把价钱涨点,说不定一会钱到了的时候,你也可以顺便把那件宝物带走了。”
  
  听到了那件玉石人像真在这里,当下陶何如的眼睛一亮,对着妇人说道:“那老夫人您说,多少银子能换回来那件玉石人像?”
  
  听到了自己要听的话,,妇人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随后伸出来五个巴掌,说道:“五十万两白银,只要先生你拿出来五十万两白银。那个物件马上就可以送到你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