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败家娘们儿

第二百六十八章 败家娘们儿

  看到了邵家的女管家之后,吴勉、归不归都有些发愣。他们俩想不到眼看着邵家姑娘和怡亲王允祥大婚的日子就要到了,正是忙得脚打后脑勺的时候,怎么他们还有闲心回到南京来。

  当下,归不归亲自下车过来套话。见到了这位救了他们家主人几次的老神仙,那位女管家也又些意外。只是马车里面的邵老妇人有碍男奴有别,不便下车。当下和马车里的主母说了一句之后,当着南京城们人来人往的百姓,就要跪下来向老家伙磕头。

  看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在给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磕头,当下城门口的老百姓都过来看热闹。虽然不知道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不过在南京百姓惊人的想象之下,还是马上有了几个版本的故事。

  当中不乏香艳的版本,就是归不归也受不了这个。毕竟马车上面还有邵家的女人,一旦流传出去什么香艳的段子,让他怎么还有老脸去见邵家女人?当下直接讲女管家带到了他们的马车旁边,一番询问之后,女管家说出来这次回到南京的目地。

  “几位老神仙,是这样的。明年初六就是我家小姐和怡亲王爷大喜的日子,前些日子府里已经收了皇帝御赐的聘礼。这都是按着太子大婚的聘礼加倍给的,礼物太贵重了,这就让我们家的陪嫁有些拿不出手了……

  前些日子太姑爷和老妇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就南京城里的老宅还有田产都便卖了。加上南京城里一些商铺年股也要退掉,再借点钱凑个十万两银子给我们小姐做嫁妆。除了这些之外,家里的古董也要带回去,看看新姑爷喜不喜欢。喜欢的话就送到新房去……”

  原本吴勉的脸上还多少有些人气,不过随着女管家说出要将他当年留下的南京老宅便卖的时候。白发男人脸上那点人气便无影无踪了,好不容易听完了女管家的话之后,吴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是你们家太姑爷的意思,还是夫人的意思?”

  女管家还没有看出来吴勉的变化,她陪着笑脸说道:“我们家历来都是夫人们做主,这是太夫人的意思。不瞒几位老神仙,我们太姑爷原本还想要留着这老宅子的。也曾经劝过太夫人,不过家都搬到北京城了,还留着这个套老宅子做什么?不是我们做下人的乱说,我们太姑爷有些老旧了。现在太姑爷留在京城来办小姐出阁的事情,我们家太夫人、夫人和姑爷回来处理老宅旧物……”

  “好了好了,耽误你这么长的时间,你快去进城吧。那个谁,给她十两银子买花戴……”归不归看着吴勉随时都会发作,当下急忙让人给了女管家赏钱,这才将这个喋喋不休的女人打发走了。

  看着女人走了之后,‘徐福’慢悠悠的说道:“随便凑凑就有十万两银子,你对自家的孩子还真是上心……”

  吴勉没有理会‘徐福’,他转眼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宅子和田产我都知道,商铺年股的年股是怎么回事?”

  “老人家我这不是担心我们不在的时候,邵家女娃娃没钱花吗?虽说南京商铺每个月都送钱,不过有了这个年股,心里才有点底。”冲着吴勉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也不多,一年一万两的干股。怕有人去打邵家的主意,就没敢多给……”

  “干股……”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什么时候干股也可以出手了?你立的规矩?”

  “那应该就是邵家女人不懂行实,以为这干股也能换钱。”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看了吴勉一眼。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然了,如果你说一句的话,别说这分干股了,老人家把南京泗水号的买卖给素如那孩子做陪嫁都没有问题。”

  “省省吧……就这点产业还不都这女人折腾的,再加上泗水号的买卖……”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摇了摇头,随后古怪的一笑,对着归不归说道:“你把泗水号的商铺做陪嫁,允祥那小子敢收吗?”

  吴勉的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邵家的车队已经放行。当下他们这几辆马车也跟在后面浩浩荡荡的进了南京城……

  进城之后,车队直接去了南京泗水号的商铺。这里的管事没有接到大东家前来视察的通知,知道车队到了大门口这才浑浑噩噩的迎了出来。如果不是有跟车的管事引见,商铺的管事还以为这几个姑姑怪怪的人是骗子。

  东家一行人进驻商铺,那自然没得说。当下,商铺的管事让人把自己居住的后院打扫了一遍。随后都换上了新的被褥,同时叫了南京城最好酒楼的燕翅席面,来为老东家一行人接风洗尘。

  就在他们吃吃喝喝,商铺管事趁机给归不归报这几年的账目时。在外面看商铺的帐房先生来到了中堂前,站在门框前冲着自家的管事挤眉弄眼,一看就是外面出了什么他解决不了的事情。

  大东家就在眼前,你这样算什么意思?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管事瞪了帐房一眼,说道:“老东家就在这里,你有什么话就明说。咱们南京商铺就没有什么背人的事情。”

  帐房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后冲着归不归行礼,说道:“回禀东家,外面来了城中邵家的主母,说什么要把当年投在咱们泗水号的那点股份撤走。问我是泗水号自己赎回去呢?还是她转手卖给别人……账面上只有三厘的干股,可没有能转手的股份……”

  听到了帐房的话,管事也不说话。低头等着归不归的回应,那三厘的干股是这个老家伙亲自许出去的。传说泗水号的大东家对邵家不一般,这次辛亏这个老家伙到了,要不然的话这次邵家人要提走股份,自己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置。

  而归不归也没有说话,老家伙笑眯眯的看着吴勉,也在等着白发男人发话应该如何处置。

  想到自己和赵文君会有这样的后代,吴勉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不用等我,老家伙你自己知道该如何处理……”

  “那老人家我就做主了,处置的不好你可不要埋怨我老人家。”笑了一下之后,归不归对着帐房说道:“先把这酒宴撤下,再请邵家的主母过来。邵家对我泗水号有极大的渊源,你们不可以得罪……”

  等到残席撤下之后,帐房先生也带着邵家主母。以及丫鬟婆子七八个人走了进来,见到这妇人竟然带着这么多的下人进来。吴勉的眉头皱了起来,随后他将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的《冥人志》取了出来。好像没事人一样,开始翻看起来了这本书籍。

  这时候,那位邵家主母已经走了进来。她见到吴勉、归不归那几个古怪的人也在这里,当下有些意外的愣了一下。不过转眼想到他们这几个人在北京也是住在泗水号的买卖里,当下以为他们是被泗水号供奉的修士。

  看在当初他们几个救过自己的份上,妇人对着他们几个人万福,说道:“想不到就会在这里再见几位老神仙,之前进城的时候不便和几位相见,还请几位老神仙勿怪。邵氏在这里给各位赔罪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听到妇人自称是邵氏之后,他故意说道:“贾夫人免礼……看在贾先生的面子上,你也不必这么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