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贾璐的算盘

第二百六十七章 贾璐的算盘

  “你贵人事忙,看差了一两个人也没有是那么。”归不归冲着贾璐笑了一下之后,回头对着在看热闹的‘徐福’继续说道:“我们也跟着上去吧,现在杭州的事情结束了。下一站我们要去哪?再有好像少豸这样的事情,大方师你可要提前说……”

  “老家伙你连我的话都不信,都说是碰巧遇到的了。再说这世上有几个少豸这样的人?”‘徐福’冲着归不归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下一站去哪里你说的算,还有十个月不到,哪里好玩你就带着我去哪里。”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和‘徐福’这才一起上了通往地面的地道。看着归不归的身影消失之后,贾璐擦了一把汗水。随后对着脚边另外一个‘死尸’说道:“起来吧,黑锅杨枭替你背了。听到刚刚我干爹的话了吗?这什么鬼道教解散了吧,要不然我也保不了你们……”

  贾璐的话刚刚说完,那具尸体已经爬了起来。正是刚刚娃娃脸男人杨枭假扮的赵德君……

  刚刚吴勉、归不归和‘徐福’在下面对付少豸的时候,贾璐便带着亲信的阴司鬼差来到了这里。杨枭混在鬼差当中,正准备接应下面教众离开的时候,突然站在滑道口的鬼差报信说吴勉他们已经上来了。

  当时众人来不及逃走,而赵德君已经被吓破了胆,随时都可能露出来破绽。当下杨枭自己施展术法假扮赵德君,然后让真的赵教主扮成个小罗喽‘死’在贾璐身边。这位判官给他身上加了死人的气息,原本想着这样蒙混过关。想不到还是被归不归发现了破绽。

  鬼道教一共四位教主,术法最高的便是刚刚被扔进无边冥界的杨枭了。当初杨枭曾经下过地府,也去过无边冥界,还是拖了归不归的福,才被带回世间的。那次在地府里他便结交了还是阴司的贾璐,这些年来,都是杨枭在花阴钱一直在贿赂贾璐。为后来建立鬼道教奠定了基础。

  随着贾璐在地府的官越做越大,需要的花销也渐渐大了起来。这些年也是看在鬼道教贿赂的面子上,对他们干的勾当睁一眼闭一眼。如果没有他判官的默许,纵神弄鬼出名的鬼道教,一早便被地府的阴司剿灭了。

  赵德君冲着贾璐苦笑了一声,唯唯诺诺的说道:“那杨枭的事情就麻烦判官大人,还请您把他从无边冥界带出来。你不出手的话,他在那里就死定了……”

  “刚才你没看到是谁把他亲手扔下去的吗?现在地府的阎君都是吴勉、归不归扶植上位的,我一个判官敢惹他老人家吗?”贾璐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赵德君继续说道:“你也别管杨枭了,回去之后解散了鬼道教。然后找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了此残生吧……大不了等到你们几个教主去投胎的时候,我给你们留个好位置……你到一边休息去,等到他们走了之后,我便送你离开……”

  赵德君不敢反驳判官的话,他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之后。唉声叹气的几声之后,躲到了角落里。

  这是,鬼道教其他几个教众也打算跟着教主离开。没有想到他们才刚刚爬起来,在贾璐的指使之下,围在周围的阴司鬼差一起动手。将他们斩杀之后,抽出魂魄要将它们带往地府交差……

  就在这些鬼道教教众罪有应得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和‘徐福’已经回到了地面上。这时,看到了百无求和小任叁正待在院子里,询问在这里看守的阴司鬼差吴勉他们哪去了。

  看到他们三个上来之后,两只妖物这才松了口气。二愣子首先说道:“你们真是吓死老子了……刚刚杭州城都在晃,还以为是你们干的,结果等了半天不见你们几个回来。老子就亲自上来过来找了,结果还遇到了任老三……”

  小任叁也跟着说道:“我们人参也是刚刚在地下的时候,硬生生被地震挤了上来。要不是下面太吓人的话,我们人参就去找你们了……怎么样?下面是不是都是死人?”

  “指望你们俩的话,我们现在已经去投胎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三言两语将下面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小任叁听的长大了嘴巴,归不归说完之后,它急忙说道:“原来下面还有两层……我们人参就说下面阴森森的,进了死人坑之后心里就开始砰砰乱跳。那个少豸后来怎么样了?他夺舍失败了,那他自己的魂魄呢?”

  “被昊泉炼化了……”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见到白发男人懒得解释,随后笑嘻嘻替他说道:“当初西王母不给少豸昊泉,就是因为他的魂魄和昊泉相克。只是少豸自己不知道,之前我们在下面遇到的迷雾便是少豸在沉睡当中,魂魄散发出来御敌的。结果被昊泉炼化的干干净净,如果他亲眼见到这一幕的话,说不定少豸也不敢轻易动手了……”

  这时候,百无求也跟着问了起来:“那冲上来的那些怨鬼呢?不是说末法之后,就是鬼物也不会有那样的能耐吗?最后不还是‘徐福’老头出手才化掉的吗?”

  这时候,‘徐福’笑呵呵的解释道“说起来那些怨鬼已经不算是鬼了,它们身体里面相当一部分已经被少豸填充到了自己的性命当中。留下来的只是消化不了带着怨气的一点魂魄,它们为怨气而生,又一直被禁锢在下面。破土而出之后,便会慢慢的消融在空气当中。就算我不出手,天亮之前也会慢慢消融光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不过话说起来,老家伙你那个做个判官的干儿子,下来的时间可是够巧的。面前的死尸死没死,是不是换人了,他身为判官还会看不出来吗?”

  “大方师你也说他是判官了,做了那么大的官,有人去孝敬孝敬也没有什么。礼尚往来嘛……”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徐福’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当年大方师邱武真还用不死药去贿赂过他的师尊,判官收点孝敬钱也没有什么。看破不说破,这才叫会做人……你才活了七八十年,下辈子你就明白了。收钱办正事已经算好判官了。”

  ‘徐福’听了归不归的话,微微一笑,并没有去反驳他。跟着他们二人二妖一起,离开了商铺回到了客栈当中。

  天亮之后,老家伙叫来跟车的管事,让他去找附近几个州县的泗水号管事,把他们都叫到了杭州。这里的商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这几个管事不可能一点内情都不知道。

  老家伙几句话便套出来这几个管事也都收了鬼道教的钱财,这才眼睁睁看着同僚惨死而默不作声。老家伙可以不理会贾璐收受贿赂,可是容不得自己手下的管事收钱为虎作伥。

  当下归不归销了这些管事的差事,随后从远处调来新的管事填上了这几个空缺。一顿折腾之后又过了十来天,直到杭州泗水号的买卖再次开起来,这一行人才离开了杭州。

  接下来没有具体的目标,他们几个便沿着江南水乡一路游玩下来。一晃逛了将近一个月,这一天他们终于回到了南京城。

  就在准备入城的时候,看到前面过来了一个车队正在浩浩荡荡的进城。一个女管家下车在和城门官打点,她竟然是邵家夫人身边的那位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