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交代

第二百六十六章 交代

  “那你就是高看我了……”‘徐福’呵呵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这次遇到的话,我都快忘还有这件事情。不过现在解决了也好,总比再过几百年,天下已经没有了什么方士,修士的时候,再有那个愣头青把少豸挖出来的好。”
  
  ‘徐福’说话的时候,吴勉一直都在盯着他。等到这两句话说完,白发男人这才开口说道:“那么那个徐福又是怎么得到的种子,这个也顺便说说吧。”
  
  “这个也是命……”‘徐福’说到这里的时候,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在船上无聊的时候,我还真和他说起过这件事。当初他刚刚进了方士一门的时候,拜在邱武真的座下修炼术法。当时邱武真还不是大方师,一次带着徐福和其他几个小方士驾船经过南海的时候遇到船难。
  
  也是那一次他们俩在海底发现了地宫,最后除了徐福和邱武真之外,其余的几个小方士都死在了海底。不过他们俩还是在里面发现了种子和一些不死药,以及昆仑山一派的术法典籍。
  
  后来邱武真暗地里修炼了昆仑山一脉的术法,又靠着用不死药贿赂了前一任大方师,将他定为下一任大方师的继承之人。不过可惜那位大方师的体质也消受不起这不死药的药力,没过几年便驾鹤西游,邱武真便成了新任的大方师。
  
  至于种子说起来就会更有趣了,当初邱武真并不知道昊泉的来历。只是将不死药和典籍当成了宝贝,把看着不起眼的昊泉送给了徐福。当时他们俩都不知道这件宝物的来历,便直接取名叫做种子。
  
  徐福也是有点天赋,他发现昊泉可以和自己的身体连接在一起。几次尝试之后便把种子融在了他的丹田当中,等到邱武真坐上了大方师,查阅了当年少豸那件事的典籍之后,才知道昊泉才是少豸带下来最贵重的珍宝。只不过这个时候后悔也晚了,最大的好处被他的好弟子占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顿了一下,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也就是因为昊泉,原本亲如父子一般的师徒俩,关系开始疏远了起来。加上邱武真另外一名弟子精卫的挑拨,邱武真甚至动过除了那个徐福的念头。后来却被他先下手为强,否则的话现在就是另外一副光景了。每次那个徐福说到这里的时候,最后都是沉默不语。好像他自己对当年发生的事情也有些后悔……”
  
  邱武真后期和徐福翻脸的事情,归不归也是知道一些的。不过毕竟不是当事人,老家伙并没有当回事。冲着‘徐福’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说得好像是你亲身经历过的一样,话说回来,如果当年是精卫做了大方师的话。老人家我拜在他的门下,说不定下一任的大方师就是我老人家了。”
  
  ‘徐福’的脸上再次见了笑容,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说道:“那就不用等到广仁、火山崩塌方士一门了,宗门早就崩塌在你手里了。”
  
  “这个你真别那么说……”听到‘徐福’的这两句话,归不归有些不服气的上前掰扯,说道:“老人家我做了大方师的话,方士一门绝对可以残喘到现在的。那个徐福的话我老人家也不会听,什么国运不国运的,谁挡住了方士一门都要挪开……”
  
  “那样还不如方士一门崩塌掉呢。”吴勉跟了一句话,随后回头向着滑道的位置走了过去。边走边继续说道:“还是那个徐福有眼力,没把方士一门留给你糟蹋……”
  
  顺着滑道回到了上面两层的另外一个祭坛,此时贾璐已经带着阴司鬼差们围在了祭坛周围。见到了吴勉、归不归和‘徐福’从下面上来,当下地府判官主动赢了上来,陪着笑脸说道:“几位老人家,下面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吧?剩下的小事就让我们来做。这里还有一些漏网的魂魄……”
  
  看到了贾璐已经下来,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下面还有十二具尸体,里面都困着他们自己的魂魄。这些都是方士的前辈。你不要虐待他们,把魂魄放出来之后找个好人家让他们去投胎……”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看了一眼还倒在地上的鬼道教赵德君几个人。归不归的眉头突然一挑,正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见到吴勉已经顺着这些人打通的地道离开。当下笑眯眯的对着白发男人的背影说道:“你先上去,老人家我还有几件事要交代贾璐。说完了就上去……”
  
  吴勉有也不回,回了一句:“不着急,最好你留在这里……”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白发男人已经消失在了地道入口。
  
  看着吴勉离开之后,归不归冲着贾璐和‘徐福’嘿嘿一笑,说道:“来,老人家我给你们来个大变活人的戏法……”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走到了赵德君的身边,好像无意的踩到了这位鬼道教教主的手。一开始这位教主好像死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过随着归不归脚上加了力道,赵德君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
  
  “你再装死人的话,可就真的要死了。”看着赵德君就是抽搐也不求饶,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以为老人家我看不出来这里已经换人了吗?娃娃,我们见过面的,在无边冥界……”
  
  “老人家您饶命!”这时候,赵德君终于睁开了眼睛。随后身子跪在了归不归的面前,此时他的相貌也发生了变化,变成了那个又些害羞的娃娃脸男人。
  
  “就说是老相识了嘛……”归不归笑了一下以后,继续说道:“我泗水号在上面的商铺,上上下下这么多条人命就算在你的身上了。不要和我老人家争辩,你才是鬼道教的主脑。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你主使的,黑锅都是要扣在你头上的……贾璐,你打开无边冥界,老人家我给那里添丁进口……”
  
  贾璐身上带着可以连通无边冥界的法器,虽然没有阎君的命令,不可以开启法器,不过归不归的面子怎么也要给一下。当下这位判官二话不说,取出来一个好像香炉一样的法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一根黑色的长香点燃之后,插在了香炉里。
  
  就在黑色长香插进香炉的一瞬间,众人面前的地面上出现了一团黑色的光晕。贾璐指着光晕说道:“老人家,这就是通往无边冥界的通道了。一炷香的功夫,您老人家务必要在长香熄灭之前回来……”
  
  “谁说老人家我要下去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将还在挣扎的娃娃脸提了起来。随后继续说道:“你这点术法原本就不入流,偏偏还立教做了什么教主。去无边冥界悔过去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也不听娃娃脸的争辩,抓住了他的衣服领子,手臂轻轻一甩将他扔到了黑色的光晕当中。随后他亲自伸出两根手指将长香的香头熄灭……
  
  看着光晕消失之后,归不归冲着贾璐和‘徐福’说道:“上面死了那么多人,老人家我这也算是有个交代了。贾璐,剿灭鬼道教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这个老人家您放心,这些年鬼道教纵神弄鬼的官司已经打到地府了,阎君也已经点名要锁拿这几位教主了。”贾璐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儿子我也是无能,刚刚他就在身边,我竟然没有发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