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因由

第二百六十五章 因由

  一阵喊叫声之后,吴勉脸上保持住了那目空一切的表情。回头看了一眼‘徐福’和归不归之后,对着‘徐福’说道:“你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广仁,还是为了这个仙人……”

  “我在船上闷了,只剩下最后一年,想看看陆地上的事情。”‘徐福’笑了一下之后,扒拉着手指头继续说道:“算起来我已经回到陆地快两个多月了,还有不到十个月的时间。十个月之后你再想见我,那就只能我辛苦一点,给你托梦了。”

  看着面前这个还有不到十个月寿命的‘徐福’,吴勉皱了皱眉头,正要说话的时候。旁边的归不归抢先开口,对着‘徐福’说道:“大方师,刚才听你话里的意思,好像知道不少关于这个少豸和昆仑山众方士的事情。他真那么狠心,杀了昆仑山上那么多的仙人?”

  “这个少豸是西王母养的一只中山狼……”‘徐福’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年我在船上无聊的时候,翻看了几本有关当年少豸下山的典籍。当年他一个凡人被西王母的弟子带回了昆仑,姐弟相认之后,给了他仅次于西王母地位的少华宫主。然后他姐姐手把手教授术法,成了昆仑山西王母之下的第一人。就是这样,少豸还是不满足,打起了昆仑山至宝昊泉的主意……”

  按着‘徐福’所说,少豸几次去向西王母所要昊泉,都被他姐姐拒绝。几次索要无果之后,少豸便有了解决掉西王母和她的门下弟子,然后独占昊泉的准备。

  昆仑山一脉的长生不老之术和方士大不相同,说白了他们只是抓来生人,将他们的寿数夺来,增加到自己身上。这么做需要提前服用西王母炼制的不死药,而且他们曾加的只是寿数,对疗伤一点作用都没有。

  而且西王母炼制的不死药和西北苦寒之地的蛇顶草相克,这种草药对一般人无害,却能堵死服用过不死药的仙人。当初西王母知道了蛇顶草的药性之后,知道这是自己一派的克星。当下只将这件事告知了她最信任的弟弟少豸,还让他去西北苦寒之地将蛇顶草清除干净。

  让西王母想不到的是,少豸知道了昆仑山一派的克星之后,假意去清除蛇顶草,暗地里却将足以毒死所有昆仑上仙人的蛇顶草炼制成了无色无味的药汁。趁着自己姐姐寿诞的时候,人不知鬼不觉的将它倒入了他们喝的仙酒当中。

  少豸亲眼看着昆仑山众仙人死绝之后,便找到了西王母收藏的昊泉。想要将炼化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消受不了。这时候少豸才反应过来,自己姐姐之前都是为了他好,就算把昊泉给了自己,八成也会因为消受不了这股巨大的力量,最后身体爆裂而亡。

  虽然知道了西王母不给自己昊泉的缘由,不过少豸的心里还是没有一点悔恨之心。一把火将昆仑山烧了之后,少豸带着从死了的姐姐哪里搜刮出来的宝贝下了昆仑山。

  当吃少豸已经打了夺舍的主意,自己不能炼化昊泉,这世上总有可以炼化的人。只要那个人炼化了昊泉之后,自己再夺了他的皮囊,那昊泉还不是自己的吗?到时候用不死药作饵,再骗来些世间的修士,把他们的性命填充到自己的身上。

  不过下山之后,少豸还是留了个心眼。他先去了南海,当年西王母曾经在这里的海域地下建造了一个地宫。少豸将昊泉和一部分不死药和其他从昆仑山上带下来的东西都藏在了里面,然后又将剩下一点不死药藏在了王屋山下的一座枯井当中。这才到了中原,打着昆仑山西王母的信徒,来寻找有缘人赏赐不死药的旗号,到处寻找可以消化得了昊泉的人。

  还没等到他找到这个人,少豸便被方士们盯上了。当时方士一门虽然还没有建立,不过还是有几个名声大的方士来主持大局的。

  听说神秘的昆仑山仙人到了,当下几位有身份的方士一起设宴款待这位上仙。一开始少豸还能克制,没有胡说八道。后来多喝了两杯之后,酒意上来他竟然说出了心里话,将自己是如何杀了昆仑山众方士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个消息说出来,众方士吃惊不小。有方士原本就是拜西王母的,听到神仙一般的西王母被自己的亲弟弟杀了之后,竟然失态的哭了出来。

  当下,这些方士趁机将少豸灌的酩酊大醉,随后合力摆下阵法困住了他。然后趁机请术法高强的大方士施展遁法前往昆仑山查看,结果去了一看,天下修士心目当中的胜地——昆仑瑶池竟然被大把大火烧成了一片废墟。

  在废墟当中还找到了西王母以及其他仙人的尸体,当下这位方士回到了关押少豸的所在,将他看到的一切都对着其他方士说了出来。

  证实了少豸没有酒后乱言,当下这些方士们便要将他千刀万剐,来祭奠西王母在天之灵。

  不过就在方士们要动手的时候,少豸突然将他从昆仑山上带下来不死药和昊泉的事情说了出来。因为他是西王母胞弟的特殊身份,这个说法也没有人起疑。当时有眼红的方士们便要求少豸将这两件至宝交出来,换取他一条性命。

  如果这些方士单打独斗的话,少豸一个也不放在眼里。只是当时趁着他酒醉,将少豸扣在了阵法当中。当时十二名最负盛名的方士亲自压住了阵脚,不给少豸逃走的机会。

  当下,少豸和方士们做了交易,让他们将昆仑山一派的痕迹彻底抹杀掉,然后他就把不死药藏在什么地方说出去。方士们被不死药迷惑住,当下答应了少豸的要求。开始到处销毁有关昆仑山一脉的痕迹。

  在这个过程当中,方士和信奉昆仑山的修士们结缘。两方大打出手,结果方士获胜,要将抓获过来的修士废掉术法。

  少豸听说之后,要求将修士带过来,在他面前生祭。此事引来方士们的反感,少豸见缝插针的将不死药的藏匿地点说了出去。随后用昊泉和剩下的不死药继续做诱饵,最终方士们还是将修士们都生祭在了少豸的面前。

  只是方士们不知道的是,少豸暗中将这些生祭的修士余下的寿命都转到了自己身上。只要活得够久,他早晚有机会从这里逃出来。

  只是剩下的不死药和昊泉他却再也不说,任凭方士们用什么手段,少豸总是紧咬牙关。两下便一直这样僵持着……

  在这当中,少豸一直要求方士们将活捉的修士送来生祭。两边竟然这样磨了几百年,最后还是有位大方士看出来少豸根本不打算交处昊泉和剩下的不死药。当下便说服了其他的方士,所有方士撤走,将这里封了起来。

  当初摆下阵法的十二名大方士,自觉罪孽深重,他们自己要求死后继续看住少豸。于是这个当初西王母的胞弟,便在这里封印了三千多年……

  听了‘徐福’的诉说之后,归不归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徐福’说道:“于是方士一门将这件事也彻底的抹掉,那么老人家我就奇怪了,大方师你知道的未免太详细了……真的就是那么巧,你在这个时候要出来游历……还是什么事情都在大方师的掌握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