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少豸

第二百六十二章 少豸

  听到了胖仙人的话,归不归顿了一下。犹豫了片刻之后,在吴勉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白发男人看了他一眼,说道:“老家伙,小心玩火烧到你自己。”

  “这不是还有你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有你在老人家我的身边,还怕他一个昆仑山下来的门徒吗?又不是西王母本人到了。再说上面还有一个‘徐福’,有你们俩在这里壮胆,我老人家还怕谁?”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算是默认了老家伙说的事情。当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回头冲着胖仙人说道:“说了这么半天,我们好像还没有自己介绍一下。老人家我叫做归不归,看到这位白头发的小哥了吗?他叫做吴勉……在世间都是没有什么名气的修士,仙人你是不是也报一下名号?”

  胖仙人见到归不归回头,便知道事情有缓。当下再次从青铜盒子当中坐了起来,自我介绍道:“我叫做少豸,是昆仑上西王母座下的十三弟子。现在介绍完了,归修士你是不是应该放我出来了……”

  听到少豸两个字的时候,归不归脑海当中突然想到自己似乎听过这个名字。不过是在哪里听到的,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老人家我还是说话算话的,现在就把你放出来……”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再次回到了青铜盒子旁边。等到他想要去移动地上死尸的时候,才发现这十二具尸体被一根长达六尺的铜钉自头顶钉了进去。

  这根钉子直接将尸体钉在了地上,归不归心里微微有些犹豫。不过看到吴勉就在自己的身后,头顶上还有一个‘徐福’,这时他的胆气这才壮了起来。伸手抓过尸体发髻上面的铜钉,将这根五六尺的铜钉拔了出来。

  铜钉离开死尸的一瞬间,胖仙人少豸的脸上便长出了口气。随着归不归将其他死尸身上的铜钉一一拔出,少豸长出了口气,原本有些浮肿、苍白的脸上也开始红润了起来。

  当归不归将最后一个死尸身上的铜钉拔除之后,少豸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原本以为这是阵法解除之后的效果,没有想到颤抖了片刻之后,少豸竟然流下了眼泪:“三千多年了……我终于重获自由了……方士们,我今天出去就没有你们的活路了。我要把天下的方士连根拔除……”

  “方士的事情咱们不着急,老人家我已经把你放出来了,少豸仙人你是不是也应该把收藏那什么昊泉的位置告诉我?”归不归嘿嘿一笑的同时,向后退了两步,拉开了和仙人的距离。

  “着什么急?我人在这里,还能骗你吗?”少豸走出来之后,开始活动起了筋骨。伸展了几下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两件宝物就在这里,你来,我这就带你们去找……”

  说话的时候,少豸对着归不归摆了摆手。老家伙便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归不归还没有反应过来,双脚已经离地,瞬间被吸到了少豸的手中。老家伙的脖子被这个胖仙人掐住,只要他一使劲便可以将归不归的颈骨折断。

  “现在的修士怎么越来越不行了?当初的方士还能和我过两招,你这个老家伙竟然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少豸手里掐着归不归的脖子,对着吴勉继续说道:“不想你长辈死在我手里的话,就过来替换他……别怕,我看你的资质不错,想带你会昆仑山。到时候你或许有幸被西王母收在门下……”

  “没兴趣……”吴勉有些无聊的看了少豸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早就看这个老家伙不顺眼了,只是太熟了一直不好意思下手。你来动手的话那就太好了……还在等什么?要我现在就谢谢你吗?”

  少豸没有想到这个白头发的男人会这么说话,愣了一下之后,说道:“现在的修士术法不行,人品也不行……那好,你也不用去昆仑山了,还是早点去轮回吧……”

  这句话出口的同时,少豸手里一使劲,随着“噶吧……”一声,归不归的颈骨被折断。随后老家伙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他的命有一半是你丢掉……”少豸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歪着脑袋的归不归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没等这位胖仙人反应过来,歪着脑袋的老家伙已经跑到了吴勉的身边。

  随着归不归一甩头,又是“噶吧……”一声,老家伙的脑袋恢复了原样,随后有些哀怨的冲着吴勉说道:“就算你知道老人家我死不了,多多少少也得客气几句吧?好歹装一下你还关心我老人家的生死……”

  “刚才已经和你说了,小心这把火烧到你自己。”吴勉打了个哈欠之后,继续说道:“赶紧上去把‘徐福’叫下来,这是他们方士当年的烂摊子。不能总把擦屁股的活留给我吧?”

  “原本你们的长生不老和我不一样……”看着活蹦乱跳的归不归,少豸继续说道:“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没死,你们的长生不老还可以疗伤……看起来你们俩的确不用窥探我的长生不老药。”

  说到这里的时候,少豸开始缓缓向着吴勉、归不归走了过来。他边走边说道:“外面好像你们俩这样的长生不老之人,还有多少?你们长生不老是修炼,还是服药……”

  “你活的太久了,现在外面的人都和我们俩一样,都是这种可以疗伤的长生不老身体。”吴勉看了一眼越走越近的少豸,用他特有的语气继续说道:“你不是说好要给你的宝贝吗?现在算什么……杀人灭口?”

  “当初那些蠢方士以为可以把我困在这里,其实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我再用他们献上来的生祭,来填充我的姓命……”少豸看着吴勉,将压在心口三千年的话都说了出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被关在这里的第一天开始,就发誓只要一旦恢复了自由,就要杀光天下的修士、术士和方士,你们俩就是前两个……我把你们俩的脑袋扭下来,看看没有了脑袋还能不能活……”

  “不对!你根本不是昆仑山的仙人……”看着越走越近的少豸,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老家伙大声喊道:“老人家我想起来谁叫做少豸了——西王母的弟弟,少华宫主少豸……什么长生不老药和昊泉,都是你从西王母的手里偷出来的。”

  “原来我那么出名……那你顺便到地府也替我扬扬名。”说话的时候,少豸突然再次向着老家伙扑了过去。在他的眼里,这个老成不想样子的老头比那个小白脸要厉害多了。只要了结这个老家伙,小白脸就是待宰的羔羊了……

  就在少豸准备一拳打爆归不归脑袋的同时,吴勉也挥出了一拳,对着这位仙人的胸口打了下去。

  他们俩的拳头几乎同时打在了目标上,只不过归不归提前有了防备,已经闪身避开了这一拳。于此同时,随着一身闷响,少豸的胸骨被打的塌陷,他人也倒着飞了出去。

  撞到了陪伴他三千多年的青铜盒子上,这才反弹到了地面上。和那么被钉子钉在地上的死尸摔在了一起,这时候,少豸竟然强忍着疼痛,爬起来对着吴勉说道:“为什么昊泉在你的体内!你……”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少豸一口紫色的鲜血喷了出来,随后昏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