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三个伙计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三个伙计

  “那几个黑衣人在商铺的仓库里面挖东西,他们分成了三组轮流在挖,现在已经不知道挖到地下多少丈了。”张友贵擦了一把冷汗之后,没等归不归继续问,他主动说道:“之前来的继任管事都是死在他们手上,还有杭州知府大人。也是当中有人施法将他制死的……”

  说话的时候,张友贵不由自主的向后看了一眼。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过来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这些人都是会法术的,我亲眼见到商铺附近的邻居有人就说了一句怎么从管事到伙计都换人了。当天晚上就有黑衣人在院子里施法,将一个写着邻居生辰八字,又绑了头发的稻草人扔进了火里。当天晚上那个邻居变全身发黑而死……对了,衙门里的仵作也是他们的人。衙门来官差验尸,说那个邻居是中毒而亡。我亲眼见到仵作管那黑衣人的头目叫什么教主的……”

  “教主……”归不归好像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和‘徐福’,刚刚想要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却被一身冷汗的张友贵抢先说道:“还有!您老人家先别问,我还没说完!我的八字和头发也在他们手里……”

  总共就三个问题,归不归已经问出口一个了,在问两个的话张友贵就下辈子见了。这让他怎么能不着急?当下张友贵继续说道:“他们黑衣人是在找什么东西,他们肯定东西就在商铺的地下。挖出来的土趁着天色倒进西湖了,我想城里巡夜的官兵大概和他们这些人也有关系……”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友贵顿了一下。不过看到归不归的嘴巴动了一下之后,他急忙继续说道:“还有!我知道的黑衣人有三十二个人,其中一个是他们的教主,出了十个在挖地洞之外,剩下的人没有居住在商铺,他们都住在旁边的民居当中。他们可能是怕日后暴露,从来都不相互称呼名字。除了教主之外,都是三哥四弟那样的称呼……”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友贵缓了口气,正在继续说去的时候,归不归突然笑了一下,开口说道:“可以了,老人家我该知道的差不多都知道了。不过可能要委屈你这几个伙计在这里住几天了,别担心,他们在这里住下,友贵儿你还要回去继续做你的管事……”

  张友贵没有听明白归不归话里的意思,反正这不是老家伙的问题,他也不敢去问。

  这时,归不归看了身边的吴勉、‘徐福’二人一眼,笑眯眯的继续说道:“三个伙计我们正好三个人,替他们去商铺做几天工。傻小子看住了他们三个,人参……这次还是要麻烦你下去一趟,看看那些人这么长时间究竟在找什么宝贝。”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相貌已经发生了变化。在张友贵眼皮子底下变成了他其中一个伙计的模样,‘徐福’看到之后笑呵呵的说道:“这个好,比到处闲逛好玩多了。小白脸,我们一左一右我来左边这个……”

  说话的时候,‘徐福’已经变成了被百无求扔进来的一个伙计模样。吴勉翻着眼皮看了他们二人一眼之后,很是不情愿的变成了第三个又干又瘦的伙计模样。接下来的一幕更让张友贵瞠目结舌,那个仈Jiǔ岁的胖娃娃竟然身子一沉,直接扎进了地里。看着地面却连个缝隙都没有,想不通这娃娃是这么下去的。

  张友贵已经看呆了,他想不到泗水号的大东家竟然还有这一手。难怪他能是天下第一的有钱人呢,有这样的本事,想要没钱都难。和他们比起来,商铺的那些黑衣人便不值一提了。

  当下三个伙计被归不归施展术法迷晕,随后关进了客房当中,由百无求来看管。吴勉、‘徐福’和归不归假扮的伙计则跟着一头虚汗的张友贵回到了杭州泗水号的商铺当中。

  他们四个刚刚回来,下午那个招待他们的小伙计就到了张友贵的身边。说道:“管事你到哪去了?刚才十八、十九找你半天了,我们几个伙计想着帮你遮掩一下。他们俩二话不说就给我们一顿揍……你赶紧去找他们俩说一下,再找不到你们几个,里面那些大爷就要杀人了……你的八字和头发都在人家手里,千万别想跑……”

  张友贵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晓得了,这就进去和他们这些大爷说一下。我让阿荣替我向他们说了,去城西的王记收账去了。他是不是没和那些大爷们说……我现在就去说说,我八字和头发都在他们手里。能跑哪去?我不怕死嘛……”

  张友贵嘀嘀咕咕的带着三个伙计向着里面的院子去走,就在这时,就见里面走出来两个身穿黑衣的男人。见到了张友贵之后,其中一个瘦点的男人直接给了他一个嘴巴。

  还没等张友贵挣扎,另外一个人揪住了他的辫子。拖着张友贵向着里面的院子走去,眼睛瞪着吴勉三人装扮的伙计,说道:“你们跟着一起进来!好大的胆子,你一家人的小命就在我的手里,还想逃走吗?”

  进了第一进的院子之后,两个黑衣人将院门关好。随后掐着张友贵的脖子说道:“天黑之后你就没影了……说!去干什么了?不实话实说的话,今天我就把你解决掉……”

  “十八爷饶命!我去收账了,我让阿荣和你们说的……”张友贵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黑衣人,当下急忙拼命的解释:“城西的王记杂货签了我们三十两银子,说好今天要还的,白天王记老板一直没有出来。晚上我带着三个伙计取催一下,三十两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扔了可惜。”

  “你要个帐去了几个时辰?”那个叫十八的黑衣人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有几天我们就要走了,这个时候你不要耍什么花样。要不然你不能活着回家,别怪我们这些人心狠手辣。”

  “王记老板有名的滑头,我这不是担心他又要赖账吗?”顿了一下之后,张友贵陪着笑脸指了指吴勉他们假扮的伙计,随后继续说道:“不信的话,您问问他们三个。这次如果不是我们追的紧,姓王的又要赖账了。”

  “我们管事说的没错,我们几个一去王老板就哭穷。”归不归陪着小心说了一句之后,看着两个黑衣人没有再动手的意思,这才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一开口就说生意难做,然后他丈母娘病了,老婆又怀了孩子。实在拿不出来三十两,后来还是我们管事吓唬他,说不给钱就找衙门的人封了他的铺子。就这样也只是还了二十一两,还欠着九两银子……”

  “现在不是要账的时候,还有几天事情就了结了。到时候别说九两,商铺的银库打开,里面的银子都是你们的。”没有在他们四个人这里找到什么破绽,这两个黑衣人这才放过了管事。

  这时,里面一进院子大门打开,走出来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见到了张友贵之后,对着他说道:“正好找到你了,来,有件事情要吩咐你。这几天你不要对外宣称是商铺的管事了,就说你是账房。泗水号的大东家正往这边来,一旦路过杭州的话,你不要说漏了嘴……老十八,老十九。你们俩进来,教主有话要说……这几个伙计也一起进来,把死尸抬出去仍西湖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