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城外道观

第二百四十九章 城外道观

  “还以为你会忍一年,想不到连三天都没有忍下去。”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将信封给了吴勉,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已经让人去城门候着了,你把这个给车夫就好,天亮之前就能赶到那里。广仁和火山就住在山上的道观里……”

  吴勉将信封塞进了怀里,转身向着迎春园大门走去。边走边说道:“你看着新郎官吧,春宵一刻值千金。百无求你跟着我走……”

  听着吴勉说到了自己,百无求愣了一下之后,条件反射的跟着白发男人出了迎春园的大门。离开了陕西巷之后,这一人一妖施展疾行之法,来到了城门口。此时一架马车已经停在了这里多时,赶车的车夫正抱着肩膀在车上冲盹

  感觉到马车有些轻微的摇晃,车夫睁开了眼睛,就见白发男人和黑大个子已经坐在了车厢里。

  车夫也是银号的人,当下急忙下来行礼,随后冲着城门楼上喊道:“刘头,我们东家到了。劳驾您开一下城门……”

  趁着兵丁开城门的时候,百无求对着吴勉说道:“小爷叔,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带老子去哪?今晚这花酒就是便宜了老徐福……任老三也是,装什么清白还找个这么素的场子,又贵又不实在……”

  “一会你帮我个忙……”听着百无求说起来喝花酒的事情没完没了,吴勉直接打断了它的话。看了一眼缓缓打开的城门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一会你跟我去广仁、火山的藏身之地,他们应该在那里摆设了遁走的阵法,你帮我拖住他们俩……”

  一听到要去找那俩大方师的麻烦,百无求马上来了精神,它哈哈一笑,说道:“早点说嘛,给老子一点准备。这次老徐福正在洞房,估计现在就算广仁、火山死在他面前,那老东西也没有心思去救他们俩。小爷叔,不是老子夸你,你这么那么缺德……好话!老子说的是好话……”

  看着此时已经大开的城门,吴勉一心要去找广仁的晦气,当下也没有和二愣子一般见识。将怀里的信封递给了车夫之后,说道:“这里,有多快你就走多块。天亮找到我要找的人,回来之后给你一千两银子。”

  车夫一辈子不吃不喝也挣不出来一千两银子,当下驾驶着马车向着城西妙峰山的位置飞驰而去。

  和归不归计算的差不多,眼看着天就要亮的时候,马车前面的道路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道观。车夫将马车停下,随后指着道观说道:“老爷,这就是您要去的地方了。马车不能在往前了,在往前就惊动里面的人了。”

  吴勉站起来看了一眼道观的方向,点了点头之后,对着车夫说道:“回去之后你去找归不归拿一千两,就说我赏你的……”

  说完之后,白发男人轻飘飘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对着百无求做了一个向前冲的手势之后,这一人一妖向着道观冲了过去。他们俩的动作太快,马车夫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一人一妖已经到了道观大门前。

  这座道观实在太小,里面只有一间屋子,里面供着三清。只要广仁、火山在里面,这次说什么也逃不了……

  百无求看了一眼吴勉,压低了声音说道:“小爷叔,咱爷俩直接冲击去,广仁和火山都没睡醒,老子就把他们俩的脑袋揪下来。不过你说这里面能不能有什么阵法,别没弄死他们俩,再把咱爷俩搭进……”

  百无求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吴勉用他特有的笑容笑了一下。直接用身体撞碎了道观大门,随后一阵风一样的冲到了里面。见到白发男人已经冲了进去,百无求见状也一起冲到了道观之内。

  大门里面是一个小小的院子,当中摆放着一个黄铜打造的香炉。院子后面便是里面唯一的房间。白天供着三清,晚上小道士就睡在里面。

  百无求冲进了院子里之后,却看到吴勉一动不动的站在院子。白发男人盯着面前的房间,脸上的表情变得怪异了起来,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还没等二愣子开口问,就见面前的房子大门打开,一个身穿大红吉服的老头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天都亮了,你们俩怎么才想过来闹洞房?”从三清殿里面走出来的竟然是正在春宵当中的‘徐福’,他应该在百里之外的迎春园,怎么会到了这里?

  “老头儿,大喜的日子你不去侍候新媳妇,来这里做什么?”百无求看着吴勉没有说话的意思,当下它忍不住开了口。顿了一下之后,二愣子继续说道:“不是你岁数太大,有劲使不上,新媳妇不让你上床。你来这里烧香想要破解一下……”

  “胡说!现在我还是守身如玉的童男子……”‘徐福’呵呵一笑,继续说道:“我也就是想看看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怎么就好端端的吴勉要带头喝花酒,原来打算用美色拖住我,你们前来找广仁的麻烦。都说了我是来替你们俩说和的,只要有我在,你和广仁谁也奈何不了谁……”

  说话的时候,‘徐福’将自己身上的大红吉服脱了下来,随后冲着脸色铁青的吴勉继续说道:“一年都等不及吗?你要给你夫人报仇,她已经故去几百年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还在乎这一年?”

  吴勉看了一眼‘徐福’之后,缓缓的说道:“为什么是一年?你也在乎这一年吗?还是说如果徐福不出现的话,这一年当中广仁会死在我的手里?要是那样的话,这一年我就更加不能错过了……”

  ‘徐福’笑了一下,说道:“要是那样的话,我应该守着广仁才对。为什么一定要守在你的身边?不过能猜到这里已经不容易了。天都亮了,我们现在赶回去,还能赶上午饭。昨晚你们说喝花酒,还以为有吃有喝的那一种。昨晚到现在就吃了一颗葡萄……”

  说话的时候,‘徐福’一手一个拉上了吴勉和百无求,将他们俩带出了道观。随后一起向着远处的马车走去,白发男人和二愣子被‘徐福’抓住之后,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一样,不由自主的跟着马车走去。

  ‘徐福’带着吴勉、归不归上了马车之后,很快便消失在了道观的范围之内。这时候,广仁和火山从道观后面的小树林里走了出。确定了他们几个不会回来之后,白发大方师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京城附近到处都是泗水号的眼线,不能在这里待着了,我们要尽早离开。”

  “师尊,有徐福大方师,就算吴勉、归不归有天大的本事也奈何不了我们。”火山有些不死心,看了道观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差不多又该到了吴勉的衰弱期了,有徐福大方师克制他,这次我们一定……”

  “你以为大方师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吗?”广仁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吴勉说的没错,这一年当中没有大方师从中阻拦,或许我真要死在他的手里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回到了道观当中。挪开了院子里的香炉之后,露出来藏在香炉下面的遁法阵来。看了一眼火山之后,广仁催动了阵法。回头看了一眼道观之后,有些恍惚的说道:“这一年会发生什么事情……”说完之后,他带着广仁纵身跳进了阵法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