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年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年

  看了一眼胸口出现两个血窟窿的归不归,‘徐福’对着继续火山说道:“现在你师尊差点要了归不归的性命,正好抵消了你弟子那件事。可以了,这个老家伙也是和你师尊齐名的大人物,你们不吃亏……”

  “大方师,这是您动的手,和广仁大方师有什么关系?”火山看了‘徐福’一眼,虽然不敢对他无礼,不过总是还要争辩几句的:“吴勉杀了我的弟子,总是千真万……”

  “吴勉伤你弟子,可有人证吗?没有吧……”‘徐福’微笑着看了火山一眼,随后回头对着身后的百无求和小任叁说道:“刚才广仁用法器伤了这个老家伙,你们看到了吗?”

  “可不是咋地,广仁刚刚突然对着老家伙下手,老子是亲眼看到的。他也不知道抽的什么封,拔出来短剑就往我们家老家伙身上扎。老子拦都拦不住……”百无求虽然愣了一点,不过还是能听明白‘徐福’话里的意思。当下开始连说带比划的胡说八道起来。

  这时候,小任叁也跟着胡说了起来。小家伙奶声奶气的说道:“我们人参也看到了,之前就听说过他们俩当初做小方士的时候,就看上了同一个姑娘。后来为了这个姑娘还翻了脸,最后那个小娘们儿跟了老不死的,还生了一窝儿子。不过趁着老不死的不在家的时候,还是和广仁不清不楚,生的孩子里面,老三老四长得像广仁……这么多年广仁看着好像是在找吴勉的麻烦,其实是对着老不死的……”

  “可以了……人参你去写话本吧,估计写出来能和金瓶梅有一拼。”听着小任叁越说越离谱,归不归苦笑着捂住了小家伙的嘴巴,随后继续说道:“你就说是不是广仁伤了老人家我,点头还是摇头?”

  听了归不归的话,小任叁很不服气的白了老家伙一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亲眼看见广仁伤的归不归。

  “看到了吗?你没有人证,我这边有俩。”‘徐福’冲着火山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不计较你无礼之罪,不过身为方士掳走无辜百姓这件事还是要说几句的。看在你已经被广仁小惩大戒的份上,你自己去面壁一年好了。”

  火山还想要说几句的时候,广仁在他身后怒斥道:“住口!你还要在大方师面前无礼到什么程度?你想要逼得我自杀谢罪吗!大方师是吴勉的人证,你还要胡搅蛮缠下去吗?”

  听了广仁的话,火山这才不情不愿的闭上了嘴巴。跪在地上对着‘徐福’行礼说道:“弟子一时之间失了方寸,还请大方师原谅。不要和弟子一般见识,弟子明白此事与吴勉无关,或许是有人捡到了他的法器,借刀杀人想要挑拨我们方士与他的关系……”

  “或许……”‘徐福’摇了摇头之后,说道:“我知道火山你心里没有将我当成那个徐福大方师,原本这也没有什么。不过你身为方士一门最后一位大方师,还如此的妄为,小心给你师尊带来无穷无尽的灾祸。”

  最后半句话说动了火山,想到自己这次连累广仁身犯险地,如果不是面前这个‘徐福’在场,今天他们师徒俩或许谁也跑不了,都在了结在吴勉、归不归的手上。这时候,火山闭上了嘴,不敢再说话给自己的师尊招祸。

  看着火山闭上了嘴巴,‘徐福’对着广仁说道:“你自己的弟子,去看着他面壁吧。一年为期,就算天塌下来,他也不要出来……”

  广仁对‘徐福’恭敬无比,当下行礼说道:“弟子明白,一定看着火山让他好好悔过。您老人家回到了陆地,广仁还没有尽弟子之礼。您还是跟着我们去吧。弟子带您老人家到处走走,游历一下名山大川。”

  “算了吧,你有多少家底我还是知道的。当初他留给你的金钱不少,不过两千多年过去,你门下弟子众多,恐怕早就花光了吧?虽然你也有来钱的手段,不过终究也比不过财大气粗的泗水号。”‘徐福’笑了一下之后,回头看了身着华贵的归不归一眼,继续说道:“现在这个老家伙有的是钱,我不吃他这个大户,跟你这个穷人较什么劲?去吧,看着你的宝贝弟子。这一年之内,不要让他出来惹祸了……”

  广仁见到说不动‘徐福’跟着自己一起离开,当下便再次向着自己的师尊行礼,随后带着火山恋恋不舍的离开。一边的吴勉虽然有心拦住这师徒二人,不过知道‘徐福’就在身边,也不能把他们俩怎么样,看样子只能等到‘徐福’一年之后离世才能对着广仁下手了。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对师徒离开……

  广仁、火山离开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徐福’说道:“大方师,还真是巧,你只能在陆地上待一年,也让火山面壁一年。老人家我有点不明白了,你这是在惩罚火山呢?还是有什么事情没说,这一年之内想要避免他们师徒俩和我们见面呢?”

  “老家伙,你为什么不说我是舍不得你们?”‘徐福’看了吴勉和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和吴勉这一身的本事,都算是我的功劳。我不管,这一年之内我吃定你们了。你是这世上最大的财主,只吃一年而已,吃不穷你的。”

  “老人家我让大方师你吃最好的。”归不归跟着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已经黑下来的天空之后,继续说道:“外面宵禁了,酒楼什么的也打板休息了。我们回银号去,今晚让大方师你尝尝这傻小子的手艺。它是正经饕餮手把手教出来的厨艺……”

  当下,这些人、妖从邵家出来,坐上了管事早就准备好的马车,回到了泗水号的银号当中。

  百无求回来之后,便去了厨房忙乎了起来。半个时辰之后,一座美味佳肴便上了桌。‘徐福’品尝了几道菜肴之后,连连挑起大拇指,将百无求着实的夸奖了一番。如果不是因为二愣子是妖物,‘徐福’都想收它做个弟子。名字都想好了,叫做广妖……

  吃喝到了半夜,这些人回到各自的寝室休息。又过了一个时辰,吴勉寝室的大门打开,白发男人悄无声息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走到了厅堂当中的时候,银号的管事已经等候在这里了。

  知道他是自己东家的长辈,管事对吴勉也是极为客气:“您让我查那两个人的下落,我已经查到了。傍晚从邵家离开之后,他们俩乘坐马车出了城。这二人身上带着诚王开的路引出的城。现在就在城西三十里之外的客栈当中,客栈就是我们泗水号的买卖……”

  吴勉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我交代你的事情,都准备好了?”

  “马车已经准备在了城外,只要您意出城就能看到。”顿了一下之后,管事陪着笑脸继续说道:“客栈那边也安排好了,只要您到了,自然有伙计带您去那二人待的客房。”

  “明天一早你去向归不归领赏吧,一千两黄金,就说是我给你的。”吴勉说完之后,不再理会这个管事,转身走出了银号。就在他到了大街上,准备施展术法向着城门方向疾行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从胡同里面走了出来。

  出来的是‘徐福’,他冲着吴勉微微一笑,说道:“这大半夜的,你怎么知道我要游历北京城的夜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