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故意的吧

第二百四十三章 故意的吧

  邵家的女人、女婿进了家门之后,见到贾士芳之后,都痛哭流涕的扑了上去。看到了自己昔日的师尊、师祖都出现在了大门口。贾士芳知道自己不便过多参与,当下带着女人们和自己的女婿去了后宅暂避。

  看着贾士芳离开之后,广仁首先对着‘徐福’行了大礼。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原本不想让您老人家担心的,不过现在看起来,广仁教徒无方,连累了您老人家。”

  ‘徐福’呵呵一笑,说道:“能把人放回来就好,你是你,火山是火山。我还是分得清的。不过这样的弟子是应该管教一下了,偶尔敲打一下还是必要的。”

  广仁就在北京城中,他收到了贾士芳发出来的符咒信息。这是方士同门当中有人发生性命攸关的大事,请附近同门前来相助的咒文。广仁感应到了符咒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找火山。他以为出事的人是自己的弟子,没有想到看见火山的时候,也看到了邵家的女人和女婿们。

  当年赵文君离世之后,广仁发自内心对邵家的女人们有着愧疚之情。吴勉、归不归隐世的几次,他甚至下令让南京附近的方士照看邵家女人。如果看到邵家女人有难,袖手傍观的一律从踢出方士门墙。

  现在看到火山竟然自作主张,将刚刚搬到京城的邵家女人掳到了这里。当下压着心中怒气,听火山诉说,自己弟子是如何被吴勉杀害。自己要为弟子报仇。用这几个女人作饵,逼得吴勉自己了断。就算吴勉没有了断,也可以扰乱他的心神,到时候说不定还可以将吴勉制住。

  耐着性子听火山说完之后,广仁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如果过了十二个时辰,吴勉没死,你打算先杀了邵家的哪个人?”

  火山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弟子知道师尊和邵家人的关系,就算再丧心病狂,也不会把这几个女人怎么样的。不过就是让她们在这里多待几天,不管与吴勉的恩怨如何,还是要将她们放回去的……”

  “很好,你这几句话救了自己一命……”广仁看了一眼火山之后,脸色变得凌厉了起来。随后继续说道:“如果你说出要她们的性命泄愤,现在我已经出手了结你了……跪下。”

  广仁的话,火山不敢不从。原本他师尊见到了邵家女人的时候,火山便又些心虚。当下他直接跪在了地上,知道师尊要责罚自己,甚至连用术法抵抗都不敢。主动的卸下了术法,等着广仁对自己的惩罚。

  看到火山跪下了之后,广仁转身对着吓傻了的邵家女人和女婿说道:“方士广仁教徒不严,让他闯下了这样的大祸。也让各位受惊了,稍后方士便会安排各位回家。不过在这之前,方士要责罚弟子,为各位出气……”

  说完之后,这位白发大方师当着邵家女人、女婿的面,对着跪在地上的火山一顿拳打脚踢。打的红发大方师鲜血四溅,片刻的功夫便只剩下一口气,看着样子似乎随时随地都会咽气一样。

  邵家女人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贾士芳的夫人当场便吓得晕厥了过去。最后还是贾士芳的女婿过来求情,广仁这才不情不愿的放过了火山。不过就是这样,也留下来一句:“看在邵家夫人、小姐的面子上,这次暂时饶你一次。等到你伤好之后,再将余下的打补上……”

  替邵家女人出气之后,广仁亲自驾车将她们送回到了邵家府邸。这便是以往的经过,不管如何,这次算是有惊无险,邵家女人、女婿除了收到了一点惊吓之外,反倒是罪魁祸首火山受了最重的伤。如果他不是长生不老的身体,恐怕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

  看着‘徐福’广仁轻描淡写几句,就想把这件事化解。吴勉怒极反笑,用他特有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你们不是打算就这么完了吧?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情,广仁,你还欠我一条命,现在还给我吧……”

  吴勉说话的时候,已经向着广仁扑了过去。白发大方师原本以为有‘徐福’给自己撑腰,吴勉不敢轻举妄动的,没有想到这个白发男人竟然完全不顾忌‘徐福’,还是一副拼命的架势向着他扑了过来。

  而‘徐福’也没有阻拦的意思,完全就是看热闹的样子,笑呵呵的等着看广仁是怎么死在吴勉手里的。

  看着吴勉冲过来,广仁只能硬着头皮也和白发男人打在一起。两个人几乎同时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胸口,对着一声巨响,吴勉、归不归以同一个姿势向着身后飞了出去。

  吴勉撞塌了一间耳房才落到了地上,等到他爬起来的时候,就见撞塌了一面墙壁的广仁也站了起来。昨晚火神庙的一幕又出现了,两个人的术法拉平,现在谁也奈何不了谁了。

  “我都说了来给你们俩说和的,有我在,你们俩谁也死不了。”‘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们不闲麻烦的话,尽管继续动手。不过还是会和昨晚一样,你们谁也不能把对方如何的……”

  吴勉已经有了一次经验,知道再动手也是一样的结果,当下看着‘徐福’说道:“那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吗?火山要我怎没样,你也是知道的。”

  “年轻人说两句狠话算不得什么,我也对那个徐福说过,早晚有一天弄死他,然后我就是唯一的一个徐福了。这话也就是说说,谁还当真了?”‘徐福’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之后,回头指着连站都站不起来的火山,继续说道:“火山也没有死罪,再说人家师尊也教训过了。他是长生不老的身体,这么长时间都没有1康复,也能看出来广仁的诚意……”

  “那我的弟子……我的弟子罗本呢?他死的不是太冤枉了吗?”这时候,火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指着吴勉大声喊道:“你封了罗本的术法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返回去至于他死地?刺死他的法器已经还给你了,不要不承认……”

  吴勉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了火山,随后嘲弄着说道:“我看他不顺眼,杀了也就杀了,有什么不得了的。”

  “这个你不要乱说,从今早离开火神庙开始,我便一直守着你。当中你去了一趟寝室,也很快就出来陪着我逛街去了,根本没有这个时间动手……”‘徐福’拦住了吴勉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转头对着火山说道:“火山,你认错人了。”

  火山以为‘徐福’有意偏帮,当下继续大声喊道:“那法器呢?法器就是他炼制的短剑,还留在罗本心口,着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对啊,法器是个问题,那按着你的意思,谁的法器留在死人身上,谁就是凶手吗?那好……”‘徐福’说到这里的时候,冲着归不归古怪的一笑。随后他冲着广仁的腰间位置虚抓了一把,随后就见两柄短剑电闪一般飞到了他的手里。

  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徐福’的手一甩,就见两柄短剑瞬间飞过去,刺穿了归不归的胸口。随后又飞回到了广仁的腰后。这时,‘徐福’一本正经的看着广仁大方师说道:“好好的你为什么要动手伤害这个可怜的老家伙?”

  这时,满脸纠结的归不归看了‘徐福’一眼,说道:“你这是故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