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交换

第二百四十二章 交换

  根据贾士芳所说,差不多就在半个时辰之前,他和家人正在吃饭的时候,突然刮过来一阵狂风。贾士芳认出来这是方士的术法,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急忙将女眷和女婿赶到房间当中。

  不过还没等她们有所动作,狂风已经将她们都卷到了半空中。在一阵飞沙走石当中,三个女人和女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样的术法方士一门当中,也只有广仁、火山能施展出来。贾士芳当下放弃了拼命的想法,跪在了地上,对着空气大声呼喊。请求两位大方师将他的亲人们还回来……

  这时,空气当中传来了火山的声音:“去和吴勉说,他能杀我的弟子,我就能杀他的家人。想要那四个人,让他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十二个时辰之后,他还没死的话,每过一个时辰我杀一个人……”

  听到了火山的声音之后,贾士芳再次说道:“师尊饶命……那四个人也是我的家人,士芳虽然已经不再是方士,好歹也曾经是您的门下弟子。看在往日士芳为大方师鞍前马后效力的份上,饶了我的家人……”

  贾士芳说完之后,火山的声音先是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之后,再次说道:“那就只能怪你的命不好了,贾士芳,这次就当是我欠你的……我会给你家眷一个好的下一世……”

  说完之后,火山的声音消失,任凭贾士芳如何呼喊,都得不到半分回应。无奈之下,贾士芳只能去找吴勉商量。去了泗水号的银号,才知道他们陪着一位‘大方师’在廊房四条附近游玩,这才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贾士芳还在想着如何避免吴勉、火山之间的恩怨加深。看了自己的后代孙女婿之后,吴勉用他特有的语气说道:“我和火山只能活一个,你自己选吧……”

  这样的问题贾士芳如何回答,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吴勉说道:“那还是我去转世吧……晚辈无能,实在不知如何舍取……”

  说话的时候,他取出藏在身上的长剑法器,剑锋对着自己的脖子抹了过去。眼看贾士芳就要命丧当场的时候,他手里的长剑却突然脱手,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到了吴勉的手上。

  “你去和火山说,十二个时辰之内,我一定离开人世。”看了一眼还在错愕当中的贾士芳,吴勉继续说道:“如果我死之后,他还是要难为邵家女人的话,百无求,火山性命就是你的了……”

  “小爷叔,咱们不死,十二个时辰之内弄死火山不行吗?”听着吴勉说出来自我了断的话,一向大大咧咧的百无求背后也冒起了凉气。它看了一眼贾士芳之后,继续说道:“咱们手里还有一个‘徐福’,你让他说句话,传到广仁的耳朵里。不用你动手,广仁就能把火山的腿打断。反了那个红头发的了……”

  吴勉没有搭理火山,他看着贾士芳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还有和周围方士的联络之法,想办法去和火山联络。告诉他十二个时辰之后,你带着我的人头在这里等他……”

  贾士芳知道事情没有吴勉说的这么简单,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还指不定打了什么主意。不过此时他着急搭救自己的家人,当下跪在地上对着吴勉磕了三个响头之后,转身便离开了自己的府邸。

  几乎就在贾士芳离开的同时,归不归陪着‘徐福’也赶到了邵家府邸。‘徐福’走到了后宅的时候,抽动了几下鼻子,对着身边的归不归说道:“是方士一门的风摄之法嘛,是那个不知道好歹的方士来闹事了?我给你们做主,这次让你们亲自动手去打他的屁股!”

  看见了归不归和‘徐福’走了过来,百无求一边招手一边喊道:“别打屁股了!老家伙,邵家的娘们儿都被火山掳走了。你叔叔要拿他的命去换邵家女人的性命,老子劝不动了,你来劝劝他吧……实在不行的话,跟任老三商量一下,咱们四个一起抹了脖子,手拉手去投胎得了……”

  “你小爷叔要寻短见?”归不归没有一点惊慌失措的样子,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看了身边的‘徐福’一眼,继续说道:“看来这次你说和的不算成功啊,也不知道火山是不是成心的。你来之前他还没有这么狂野过,敢来用邵家女人来威胁我们几个。方士一门开宗立派到现在,最后一任大方师也算是露脸了。开始走绑票的路子了……”

  “是不像话……”‘徐福’也没有看出来有多恼怒,跟着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真是不给我这个‘徐福’面子,好歹我也算是大方师了。这件事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这时候,归不归让百无求将贾士芳说的话重复了一遍。二愣子心眼虽然不行,不过记性还是不错,几乎将贾士芳说的话转述一字不漏。

  百无求刚刚说完,小任叁突然从他的脚底下钻了出来。看了他们几个一眼之后,对着吴勉说道:“你女婿正在烧香呢,还烧了几张符纸。符纸上面有广仁的名字,看样子是在和广仁联系……”

  “广仁……”吴勉看了‘徐福’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还要说和吗?”

  “掳走你后代的是火山,我要说和的是广仁,有什么不对的吗?”‘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是说还有十二个时辰吗?等等再看。如果事情真的不可挽回,你们四个手拉手去投胎的时候,也算上我一个……”

  看着面前这‘徐福’的样子,归不归好像看到了当初还是自己朋友的那个徐福。可惜他进了方士一门之后,就变了一副样子。不过想到‘徐福’只剩下一年的寿命,归不归心里还是有些酸楚。

  这时,贾士芳回到了这里。看到了‘徐福’和归不归前来,他急忙过来行礼。再次看到这位大方师之后,他的脸色有些动容。刚才在酒楼的时候,贾士芳来不及细看‘徐福’的相貌。现在看到吴勉、归不归他们和画像上一摸一样的徐福大方师在一起,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此时贾士芳没有时间细想,当下对着吴勉说道:“晚辈联络了附近的同门,如果有人能接到符咒的话,会通知火山……的。”

  说到这里,贾士芳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再次开口说道:“此事未必与广仁大方师有关,或许广仁大方师可以劝动火山将我家人送回……”

  “我记得你不是方士了,对吧?”吴勉冷冷的看了贾士芳一眼之后,继续说道:“看在你夫人的面子上。这次我不和你计较……”

  贾士芳的脸色一红,低着头不再言语。当下他们就待在这里,等着贾士芳发出去的符咒,有没有方士收到转达给火山。吴勉已经表示出来自己的意思,也要等着火山回话。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差不多又过了两三个时辰,就在天色开始慢慢转暗的时候。邵府的女管家突然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后宅,指着大门口的方向,对着自家老爷说道:“姑老爷,门口来了一个自称是广仁的男人,带着大奶奶他们回来了,他……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我说不出口……”

  当下众人急忙赶到了大门口,就见脸色苍白的邵家女人和女婿正被几个女仆搀扶着进了家门。把头发的广仁站在大门前,他的脚下躺着浑身是血,已经不成人样的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