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报复

第二百四十一章 报复

  转悠到了中午,眼看着到了饭口,一行人进了京城有名的饭庄望福楼。管事已经提前派人过来,将整栋酒楼包了下来。

  陪着‘徐福’进了酒楼,管事在一旁陪着笑脸介绍道:“这里是京城最大的一座山东菜馆子,之前雍正爷还没有登基坐殿的时候,最喜欢来这里吃他们家的葱烧海参和一品豆腐了。上面有二楼,还可以边吃边看下面演杂耍的。”

  “海参?那玩意儿好吃个屁!”‘徐福’皱了皱眉头,对着归不归说道:“我在海上几十年了,见过的海参都能把这二层楼填满。那玩意儿齁咸的,我好不容意回来一趟,你不会就拿这玩意儿来糊弄我吧?就一年的命,你还给我吃这个,不怕天打五雷轰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这不是他们家的拿手菜吗?下面人想着好好时候你,结果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管事见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找补回来:“这里的拿手菜不止海参,还有奶汤蒲菜、四喜丸子和香酥鸭、锅烧鸡,不敢说天下一绝,在京城总是没有对手的。”

  “早说还有这些菜,刚才我也不至于着急。一会谁要是敢点海味,别说我马上就掀桌子走人……”‘徐福’笑呵呵的跟着众人上楼,整个望福楼都被包下。他们随便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归不归也不点菜,只让掌柜将除了海鲜之外的拿手菜都端上了。

  片刻之后,后厨开始上菜,没过多久一张加了号的大八仙桌已经摆的满满当当。‘徐福’挑了身边的几道菜品尝,几乎每吃一道菜都拍着大腿叫好:“就说这么多年我白活了,有这么好吃的东西,我宁可现在吃完了就死,也不回船上继续啃鱼干了。仨儿,你把那盘子烩鸡丝给端过来……还有那锅肘子……”

  就在众人陪着‘徐福’吃喝正高兴的时候,望福楼的掌柜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他一个劲儿的冲着管事使眼色,正好被‘徐福’看到。他将手里的鲫鱼羊肉汤放下,说道:“还有什么背着我的事儿吗?有什么事情你就过来说。看见这个老家伙了吗?他有的是钱,不会少你一个字儿的。”

  见到这位贵客提到了自己,掌柜急忙陪着笑脸走了过去。笑着说道:“今天是泗水号大东家包楼,泗水号那么大的买卖,小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刚楼下小伙计收了个物件,说是让您几位当中的吴勉大爷收下的。送东西的人把它塞给我们小伙计就走了,后来才看见送的东西是兵刃……”

  说话的时候,掌柜从身后小伙计手里接过了一个好像棺材一样的木匣。打开木匣之后,里面是一柄锈迹斑斑,还沾着鲜血的短剑。掌柜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要知道是这物件,说什么我们家伙计也不敢收。您几位在小号这里吃酒,遇见这烦心事……”

  这时,吴勉已经看到木匣里面的短剑,他一眼就认出来短剑出自自己的手。不过在当初和广仁、火山火拼的时候,这柄短剑便已经遗失了。这样的短剑吴勉炼制了几十柄,少一柄也没有当回事。想不到过了几十年,会有人将它送回到自己的身边。

  这时,归不归也认出来短剑的出处,老家伙看了一眼吴勉之后,笑嘻嘻的对掌柜说道:“既然有人送来的,那我们就收下。赏伙计二十两银子买糖吃……”

  管事急忙过来将装着短剑的木匣接到了手里,现在还在吃喝,把这么一件凶器拿在饭桌上不合适。管事想要回到了银号之后,再将短剑拿给归不归检查。

  没有想到的是,‘徐福’看了一眼管事手里的木匣之后,擦了擦嘴,随后主动将手伸了过去,说道:“来,给我看看。这么好东西还特地有人送过来。不就是柄法器吗……”

  在归不归的示意之下,‘徐福’接过了木匣。他用两根手指捏着短剑,将它从木匣里面拿了出来。只是看了一眼之后,便将它扔在了饭桌上,随后哈哈大笑的说道:“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法器,敢情就是这么一柄破烂货?这是那个二百五炼制出来的?可惜了那些天才地宝了……我要是炼制出来这么一件法器,宁可回到海上吃海参去。不是和你们吹,我用脚趾头都炼制不出来这么破烂的法器……吴勉你的脸色怎么发青了?老家伙你看看他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听到‘徐福’这么贬损自己引以为傲的法器,当下吴勉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原本他打算马上就要发作的,不过老家伙在白发男人耳边说了一句:“一年,了不起就一年的时间,看在他活不了多久的份上,忍了吧……”

  之前听了‘徐福’的话,吴勉也觉得他可怜。现在被归不归一劝了几句之后,当下忍住了怒意。

  看到了吴勉重新坐好,归不归嘿嘿一笑,走到了‘徐福’面前,将短剑收在木匣里面。随后笑眯眯的说道:“法器没有什么,不过这个时候把它送过来。上面还沾着鲜血,这就有点意思了。老人家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这件法器应该是上次吴勉和广仁切磋术法的时候,遗失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徐福’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是来说和的,如果广仁、火山不听说和。非要来找我们的麻烦,到时候吴勉自卫伤了他们俩,你不会和我们翻脸吗?”

  “看老家伙你这话说的,我心里其实是向着你们几个的。”‘徐福’微微一笑,抄起来筷子夹了块拔丝山药放进了嘴里。随后边吃边说道:“看在你们照顾我这么贴心的份上,该睁只眼闭只眼的时候,我晓得怎么办。”

  “那样最好不过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将装着短剑的木匣递给了吴勉。随后好像没事人一样的继续服侍‘徐福’吃喝起来。

  就在这些人、妖继续吃喝的时候,酒楼的掌柜再次上楼。这次他带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正是吴勉不知几代的外孙女婿贾士芳。就见他现在满头大汗,看到了吴勉之后,直接跑到了白发男人身边。低声说道:“家里出事了……几个女人都不见了。您老人家回去看看……”

  “原来送来短剑,指的是这件事。”吴勉从桌子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的‘徐福’,说道:“看起来你说和的没用……”

  说完之后,便跟着贾士芳离开了酒楼。百无求和小任叁见状,也一起跟在了吴勉的身后。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小任叁直接施展遁地之法,去邵家打前站。剩下的吴勉带着贾士芳和百无求一起,舒展疾行之法,风驰电掣一般赶到了邵家。

  收了术法之后,贾士芳这才可以开口,对着吴勉说道:“就在半个时辰之前,我在府里与夫人,女儿、女婿和外孙女吃饭。突然之间一阵狂风将她们……”

  贾士芳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广仁、还是火山?”

  贾士芳现在心里好像开了锅一样,即想要救回自己家里的女眷,又不想吴勉和广仁、火山再起冲突。不过事到如今没有两全之法,他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是火山……大方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