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一年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一年

  天光大亮之后,吴勉、归不归带着‘徐福’回到了泗水号的银号当中。这时,百无求早已经回来,它正和小任叁在厅堂里面享用皇宫里面送来的早膳。正说到这次能不能将广仁置于死地的时候,管事进来通报老东家回来了。

  “你们回来的真是时候,今天早上宫里改了菜谱,说是盛京送来了几十只活飞龙。炖了两只一起送来了,老子刚刚替你们尝了尝咸淡。那味……徐福!他怎么上岸了……”百无求说到一半的时候,猛地见到跟在吴勉、归不归身后的竟然是大方师徐福……

  “不是说他一直在海上钓鱼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认识那个徐福?”‘徐福’跟着吴勉、归不归进到厅堂之后,不客气的拿过来饭碗,自己盛了满满一碗飞龙汤。随后仰脖灌下去了半碗。

  “怎么会有这么好喝的汤!和这个比起来,鱼汤那就是用来洗脚的。劳驾把那碗水晶肘子拿过来一点……”‘徐福’就好像到家了一样,抓起来应该是吴勉的筷子,开始旁若无人的大吃大喝起来。

  看着‘徐福’吃起来没完,百无求揉了揉眼睛,随后突然给了自己一个嘴巴。一声脆响之后,疼的二愣子呲牙咧嘴。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这也不是在做梦啊,老家伙,你们把徐福怎么了?好好一个小老头儿,怎么好像饿死鬼投胎一样……不是说他辟谷了吗?怎么又想开了?”

  没等归不归说话,‘徐福’抬头看了百无求一眼,说道:“好人哪有辟谷的?好不容易修炼有了道行,结果吃不能吃,喝不能喝的这是干嘛?我这些年在海上不是鱼干就是鱼汤的。身边的人一百个里面九十九个辟谷了,我想吃点好的也不容易。老家伙,这就是你儿子和人参娃娃吧?你替我介绍一下……这锅汤你们都不喝了是吧?那我来吧……”

  看着两只妖物迷惑着看向自己,归不归苦笑了一声,将这位‘徐福’的身世对着两只妖物说了一遍。

  听到这是徐福自己的分身之后,小任叁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下小家伙将自己身边的一盘子烩羊肉丝端到了‘徐福’的身边,说道:“你尝尝这个,海上吃不到的。这是羊肉,没吃过羊肉你就等于白活……看着你的年纪比我们人参也大不了几岁,我们人参以后管你叫老徐怎么样?以后就是自己家人了。过几天我们人参带着你去喝花酒,谁要是和我们抢姑娘,你就弄死他们……”

  听着小任叁一本正经的要将‘徐福’拉下手,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走过去将人参娃娃抱到了一遍,随后陪着笑脸对‘徐福’说道:“它一个孩子不会说话,你不要和这人参一般见识……”

  “这孩子挺会说话的,比船上那些弟子们好多了。”徐福挑了一筷子羊肉丝放进嘴里嚼着,边吃边说道:“那些弟子们真是没法说了,干什么都是先行礼在说话。我才活了七十多年,他们个个年纪都比我大。总是把我当成那个徐福,都不敢正眼看我……你叫人参是吧?你说喝花酒是什么意思?喝酒就是喝酒?怎么还有姑娘的事情?”

  这‘徐福’‘出生’到现在只有几十年的光景,而且一直都在海上居住。那些方士们都当他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谁也不敢和他交心去谈论陆地上的见闻。故而‘徐福’刚刚回到陆地上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结果被大方师拜托的席应真捉弄了一下,让他变幻成了一个奸情败漏、谋杀亲夫的淫妇。

  当时正值‘徐福’衰弱期的那几天,他甚至不知道淫妇是什么,便糊里糊涂的进了京城。跟他一起进京的都是女死囚,这一路上这些女人都是哭哭啼啼的,也没谁能和他说句整话

  现在跟着吴勉、归不归回了银号,‘徐福’便开始打听起来自己在海上从来没有听说的事情来。

  归不归没有想到‘徐福’真的不打算回到海上,当下陪着笑脸对‘徐福’说道:“老人家我插句嘴,你真不打算回到海上吗?如果我老人家没有猜错的话,虽然你也是长生不老的身体,不过你的寿命应该和我们不一样,不会太长的。你只有回到海上,那位徐福大方师才有办法给你续命……”

  听了归不归的话,‘徐福’停下来筷子,抬头看了老家伙一眼,说道:“难怪他说你是只老狐狸,不过还是有件事你猜错了。我没有打算回到海上,或者说他也不想让我回去。你说过的,世上只有一个徐福,我办完我的事情,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站了起来,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是来帮着你和广仁说和的,你们俩的恩怨了结之后,我也可以从这世上离开了。别看我也是和你们一样的白头发,一样有衰弱期,可是我会死的……”

  说到生死大事,‘徐福’还是没事人一样,就好像说的不是他,而是其他人一样,顿了一下之后,‘徐福’继续说道:“还记得以前有个叫鲸蛟的方士吧,我和他差不多,有了不属于自己的术法,代价就是这样了。“

  原本吴勉心里还有对‘徐福’放走广仁、火山的怨气,现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心里的怨气也平息了很多。看了他和归不归一眼之后,也不吃早饭,回到了自己的寝室休息去了。

  看到白发男人离开,归不归沉默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那老人家我在打听一下,如果吴勉和广仁的恩怨一直没有化解呢?那你不是可以一直活下去吗?”

  “老家伙你这话说的自己信吗?”‘徐福’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最多还能活过一年,这一年过后,不管他们俩是不是能够化解,我都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一句话说完,让凑过来还要胡说八道的小任叁闭上了嘴巴。一边的百无求也皱起了眉头,看着这个有些天真烂漫的‘徐福’,想到他只能再活一年,两只妖物心里都有些酸溜溜的。

  “一年,也能做很多事情了。人参,明天……旁晚的时候,你带着大方师去青楼见识一下。”这时候,归不归过来岔开了话题。交代完人参娃娃之后,又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这几天让你显摆一下手艺。让大方师常常饕餮传人的手艺,多做山珍走兽,少碰海鲜……”

  交代完两只妖物之后,归不归又开始给‘徐福’忙活起来寝室的事情。将自己最好的寝室空了出来,让他前去休息。

  “让我睡觉?老家伙你开玩笑?你就剩最后一年了,舍得去睡觉吗?”‘徐福’微微一笑,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带我到处走走,听说北京城是国都,我来了几天都待在女监里。你们得带着我到处看看,广仁不广仁的以后再说,这一年总是要让我活痛快了吧?”

  归不归看了一眼‘徐福’随后对着管事说道:“和允祥府上说一下,徐福大方师回到陆地了,要去皇宫看看……”

  看着管事离开之后,老家伙回头看了一眼小任叁,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已经不算长生不老的人了,这留出个血脉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就在归不归胡说八道的时候,一个人影进了火神庙,从配殿的神像下面将昏迷不行的罗本拖了出来,看清了这个方士的相貌之后,从腰后抽出来一柄锈迹斑斑的短剑,刺进了他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