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颠倒阴阳

第二百三十八章 颠倒阴阳

  听了归不归的话,‘徐福’脸上的笑容开始慢慢凝固。顿了一下之后,他苦笑了一声,对着老家伙说道:“他说这件事瞒不过你,我还不信。现在看起来我真是嘀咕老家伙你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神庙里面发出来一阵巨响。扒着门缝看向里面的火山大叫了一声,好像被什么吓到了一样,当下仰面栽倒在地。那么大的大方师火山竟然被吓晕了过去。
  
  ‘徐福’看了火山一眼,摇了摇头,冲着归不归说道:“我现在还不明白,当初他为什么要把大方师的位子给广仁,老家伙你的术法、心智都在他之上。你来掌管方士一门,哪里还有方士一门崩塌、消亡之说?”
  
  “如果老人家我来执掌门户,方士一门可能会流传到现在。不过那样以来可就天下大乱了。”归不归冲着‘徐福’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样的话,老人家我会用尽所能,消除可能消亡方士一门的因素。为了让方士一门继续苟延残喘下去,我老人家会左右朝局。干掉所有不听话的修士和术士,让方士一门一股独大。皇帝不听话老人家我就换皇帝,天下修士有造反的,我老人家就杀光天下修士……”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再次冲着‘徐福’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还是那位徐福了解我老人家,与其这样,还不如将方士一门消亡的好。原本老人家我也不信自己是这样的人,不过自从执掌了泗水号之后,我老人家才发现自己为了泗水号可以继续经营下去,有过刚才说的那些想法。一个小小的商号都可以这样,更别说那么大的方士一门了……那个徐福还是了解我老人家的。”
  
  听了归不归的话,‘徐福’苦笑了一声,说道:“都是徐福,那个徐福能想到的,我这个徐福却看不出来……算了,不说这么头疼的事情了。现在里面打杀的惊天动地,你不去看看吴勉怎么样了吗?毕竟对手叫做大方师,稍后松懈的话,一会从里面出来的可能就是广仁了。”
  
  “你舍得让他们俩死吗?”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刚才大方师你几次说过是来说和的,如果老人家我猜的没错,里面谁也死不了。这火神庙当中已经摆下了什么我老人家也不知道的阵法,输的那个回家躺几年是可能的,就是谁也死不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徐福’有些意外的看了老家伙一眼,最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他说的没错,这个老家伙还真是七窍玲珑心……”
  
  ‘徐福’的话还没有说完,火神庙当中再次爆发出来一阵巨响。这次竟然连左右两面墙壁都被震出来几道裂痕,火神庙开始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可能倒塌的样子。
  
  看到了火神庙的变化,‘徐福’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说道:“他们俩到底是多大的仇恨?我的阵法守不住了,再不结束的话看来里面真要死个人……”
  
  说话的时候,‘徐福’对着夜空伸出了右手,随后他对着夜空虚抓了一把。随着这只手向着西方划过,天空竟然开始发亮,随后从东方升起了一抹鱼肚白,眼看着天色就要大亮了。
  
  这一手属实吓了归不归一跳,这属于颠倒阴阳的术法。老家伙闻所未闻,这还只是个活了几十年的分身,他就有这样的手段,那本体徐福还了得吗?
  
  这时候归不归来不及细想,就见‘徐福’已经走到了大门前。推开了大门之后,笑着对里面两个‘血人’说道:“天亮了,你们的恩怨已经了结了……把短剑从人家身上拔出来吧,还有吴勉,你已经试过很多次了,就算你掐碎了广仁的心,他一样死不了……”
  
  刚刚‘徐福’带着归不归和火山;离开了火神庙之后,吴勉和广仁便好像疯了一样,向着对方扑了下去。两个人动手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术法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吴勉的术法大幅下降,而广仁的术法则提升了不少。这二人的术法几乎持平……
  
  两个人动手之后,数次将对方的脖颈折断,多次将手插进了对方的身体里面将心脏捏碎。结果原本就算是长生不老的白发人也必死无疑的手段,在这里竟然失效。
  
  头颈折断之后,随便一甩便将骨头复位。当把手从对方胸腔里面缩回来的时候,里面瞬间又出现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心脏。这样的变化甚至都超脱了术法的限制,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这简直就是神话故事……
  
  原本还有大半个时辰才会天亮,怎么会突然天就亮了?说这是幻术的话,吴勉是当世除了徐福之外的幻术第一人,他都没有看出来什么破绽的话,这天说亮就亮,又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两个表情各异的男人,‘徐福’微微一笑,继续说道:“现在天亮了,你们应该话赴前言,过了这么久你们俩谁也奈何不了谁。这就是天意了,你们俩的恩怨一笔勾销吧……”
  
  “好手段……你竟然可以颠倒阴阳。”吴勉看了一眼‘徐福’之后,继续说道:“你都可以使诈,为什么要我说话算话?广仁还是欠我一条命的……”
  
  这时,醒过来的火山也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了浑身是血的广仁,他急忙前去查看自己师尊的伤口。结果擦干净了满身的鲜血之后,发现广仁全身上下竟然一点伤痕都没有。自己刚刚亲眼看到广仁的肚子被吴勉豁开,里面的内脏流淌了一地,就是长生不老的人这么严重的伤势,也不可能这么快便痊愈。
  
  这时,‘徐福’冲着吴勉微微一笑,说道:“已经说好的,天亮之前了结你们的恩怨。现在天已经亮了,广仁什么也不欠你了。”
  
  “我又不是你爸爸,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吴勉不理会‘徐福’,转身向着广仁扑了过去。在火神庙大门打开的一瞬间,已经破了这里的阵法。现在吴勉对广仁下手,白发大方师没有丝毫的胜算,连平手的可能都没有。
  
  眼看着吴勉就在对广仁下手的时候,‘徐福’突然一闪身,到了白发男人的身前。用自己的身体隔开了吴勉和广仁,随后他两只手分别抓住了广仁和火山的脖颈。用力向前一送,两位大方师竟然消失在了吴勉和归不归的面前……
  
  “遁法,你这是什么样的遁法……”看到了‘徐福’这一手之后,吴勉心里吃惊不少,现在天下修士都不能施展遁法,这个‘徐福’能施展遁法也就罢了,竟然还可以自己不动,将身边的人遁走。这样的遁法,就是在自己全盛之时,也是做不到的。想不到末法之后,还有人可以施展这么匪夷所思的遁法来……
  
  “小小术法,不值得一提。”‘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现在天光大亮了,不管你认不认,都不能再找广仁师徒的麻烦。看在我大老远来一趟的份上,你总要答应的吧?”
  
  “我答应你……”吴勉看了‘徐福’一眼,他知道自己的术法和这人相距甚远。现在不要得罪他,这个‘徐福’早晚要回到海上的。到时候自己在追杀广仁的话,不管是徐福还是这个分身,都是鞭长莫及了。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徐福’微微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忘了和你说,我不打算回海上了。不管怎么说我也叫做‘徐福’,你们得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