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说和

第二百三十七章 说和

  “是龙葵吗?”这时候,广仁也突然反应了过来。他的身体猛地震颤了一下,突然想起来和归不归说的一样,信函当中的确有一个双关的隐语——龙葵……

  方士一门消亡之后,陆地上的方士通信便极少再使用门中的隐语。除了海外方士回到陆地,带来徐福大方师法旨当中还有隐语之外,几乎已经没有再用隐语的信函了。

  就算是身为大方师的广仁,对隐语也远不如当年徐福还在陆地上那时敏感。加上他心里一直以为吴勉是方士一门当中的隐患,看到了徐福大方师的信函之后,便认定这就是自己师尊交给他的任务。这才让原本就和吴勉紧张的关系,发展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现在被归不归说破了隐语,广仁这才反应了过来。徐福大方士信函当中的的确确有止杀的意思。这个意思应该是,吴勉桥横妄为,你可以果断处置,应该是用阵法之类的手段,将他囚禁起来。就好像当年归不归失踪百年的时候,徐福也用过龙葵这个隐语……

  明白自己会错了意之后,广仁身上的冷汗顿时湿透了他的衣服。自己身为大方师,怎么连信函当中的隐语都没有看明白……

  看到广仁的反应之后,‘徐福’这才叹了口气,随后又对着吴勉说道:“怎么回事你也应该明白了,这都是广仁自己没有看懂信函当中所写的隐语。都是一场误会,索性……”

  “那我夫人魂飞魄散,又是那句隐语出了差错?”吴勉面无表情的看了‘徐福’一眼,随后指着广仁说道:“他自己说欠我一条命的,债主催他还了这一命,有什么问题?”

  “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徐福’看着吴勉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怎么说我不远万里,就为了给你们俩说和而来。为了赶到这里,我还听了席应真的话,假扮成了女囚不算,还是那个与邻居有染,谋杀了亲夫的那一种……”

  这句话说出来,吴勉、归不归才明白之前一直没有找到这个人,他原来根本就不在男监,是在隔壁的女监当中。敢情这里面还有大术士席应真的事,想起来将‘徐福’假扮成淫妇,应该就是那位大术士的恶作剧了。想到‘徐福’成了小寡妇,大概半夜大术士做梦都能睡醒。

  这时候,归不归出来岔开了话题。老家伙知道吴勉的脾气,知道顺着这个说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局。当下还不如说点别的,要不然没有两句话吴勉和广仁便能再打起来。面前这个人也叫徐福,当着他的面动手,对他和吴勉来说,可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那老人家我猜猜,为什么你要假扮成女囚。是到了衰弱期了吗?大方师您是靠假扮成死囚,度过衰弱期的。是吧?不瞒你们说,当年老人家我也怎么干过。那是齐宣王那会,不过我老人家没有大方师放的那么开,只是假扮成了杀人越货的山贼……”

  “说点正事吧……”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已经再次开了口。白发男人看了‘徐福’一眼,随后指着广仁说道:“他欠我一条命,什么时候可以还?”

  “这就不好办了,他是让我来说和的,可不是让我来替你断案的。”‘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的事情我也听说过,当年尊夫人还在海外修养过一段时间。听说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尊夫人也不会魂飞魄散。你把账都算在广仁身上,这也不大好吧?这样吧,你们个让一步,怎么样?好歹我也叫做徐福,就当给我一个面子了。”

  听了面前‘徐福’的话,吴勉微微一皱眉头,看着不远处的广仁。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这一步怎么个让法?我步子小,让不了多大。“

  “让一下意思意思就好……”‘徐福’冲着吴勉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这样,今天就当我没有来过。还有一个多时辰天就要亮了,在天亮之前你们俩怎么报仇我不管。吴勉死在广仁手里,或者广仁死在了吴勉手里都可以。但是天亮之后,你们当中所有的恩怨都要一笔勾销。我这次也不算白来……”

  “天亮之前……”吴勉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星空,现在距离天亮还要一个时辰的时间。今时不同往日,一个时辰之内,自己可以送广仁来回转世无数次了。看到仇人就在眼前,吴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那我就吃点亏,天亮之后,我与广仁的恩怨一笔勾销……”

  广仁知道自己不是吴勉的对手,不过这话是另外一个徐福大方师说的。他不敢违背师命,当下硬着头皮说道:“好,天亮之前,我与吴勉了解之间的恩怨……”

  火山见到广仁这样和送死没有什么分别,当下急忙上前劝阻:“大方师,这样不公平……吴勉深受徐福大方师的恩惠,欠了方士一门天大的情谊,怎么敢对广仁大方师下手……你自己抹去方士一门得到的术法和种子的力量。然后再说了结恩怨的事情……”

  “火山,这里容不得你来插嘴……”‘徐福’看了红发大方师一眼之后,继续对着吴勉、广仁说道:“那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就在火神庙这里了结恩怨吧。我们在外面等你,天亮之后我再回来替你们收拾残局。”

  说完之后,‘徐福’一把拉住了火山,随后带着这个极不情愿的红发大方师,和归不归一起走出了火神庙。走出来管好了庙门之后,对着还在里面的两个人说道:“可以了,你们自己的恩怨,自己了断吧。天亮之后,一切恩怨都都化为乌有了……”

  刚才被‘徐福’拉住的时候,火山好像失了魂一样,完全由不得自己。直到‘徐福’松手之后,他这才恢复了正常。当下火山急忙想要推开庙门闯进去,却发现自己根本推不动庙门。急忙拔着门缝去看,就见吴勉已经一拳将广仁的小腹打了一个窟窿出来。明明里面杀气冲天,自己站在庙门外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大方师!广仁大方师命在旦夕,请大方师救人……”见到广仁被打的奄奄一息,火山急忙回身去求‘徐福’,却只是得到了一句:“这个恩怨现在不解开,以后恐怕永远都解不开了。火山你少安毋躁,如果广仁今天死在了里面,那也只是他命该如此……”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看了身边另外一侧的归不归一眼。见到老家伙似笑非笑的样子之后,他微笑了一下,看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这时什么意思?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老人家我记得大方师你这次来是说和的吧?不过你还是小看了吴勉,他可不是出了气,就能化解恩怨的。我老人家说句丧气话,你总不可能永远待在陆地吧,或者说大法师你这副皮囊还能活多久?”

  听了归不归的话,‘徐福’终于皱起了眉头,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你到底看出什么来了?”

  老家伙看着‘徐福’,说道:“老人家我虽然还是没有想通徐福大方师是怎么把你分离出来的。不过有件事已经想明白了,这世上只能有一个徐福,他不会让你活太长时间。到了时间不管吴勉、广仁如何,大方师你都要先走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