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双关语

第二百三十六章 双关语

  看到了徐福的相貌之后,广仁、火山脸上吃惊的表情比起来吴勉、归不归来也好不了多少。开始还以为这是徐福大方师的神识,不过仔细辨别过之后,发现这竟然是徐福大方师本人。当下二人顾不得身边的吴勉、归不归,对着徐福的方向便跪拜了下去。

  经过了两千年,广仁再次见到自己的师尊之时,已经泣不成声。最后好容易才哽咽着说道:“弟子……见过师尊,您还是……当年的样子,弟子……弟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火山虽然和徐福的感情,远不如广仁,不过想到自己师徒二人终于来了个大靠山,不用再受吴勉、归不归欺辱。当下也跟着眼睛一红,流下了眼泪。

  这时,吴勉、归不归对视了一眼。老家伙叹了口气,将手从火山的脑袋上面挪开,随后笑嘻嘻的也对着徐福跪了下去。火神庙里还站着的人当中,只剩下那个谁也不放在眼里的吴勉了……

  归不归笑眯眯的说道:“老人家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陆地上见到大方师了,这些年问天楼主、元昌闹的时候您没回来。最近神主闹的时候您也不回来,现在广仁、火山开始挨打,您这个时候回来了……您这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

  “归不归……”徐福冲着老家伙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你和他说的一样,嘴上永远不会吃亏。不过你们真把我当成他了吗?恐怕你们要失望了,我也是徐福,不过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位大方师。”

  这时,吴勉用眼白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刚才你们都没有听到吗?他一直生活在海上,也没买过米、面。你们那位徐福大方师生在海上吗?”

  虽然之前广仁、火山和归不归都疑惑过这句话,不过徐福就在眼前。他身上完完全全就是徐福笨人的气息,神识也做不到这种样子。可是现在面前这个人已经否定自己不是徐福,这让两位大方师和归不归又开始糊涂了起来。

  看到了这几个人沉默不语的样子,‘徐福’微微一笑,再次说道:“你们应该能看出来我也不是神识,我是你们口中的那位徐福大方师制造出来的另外一个自己。简单点说吧,上次神主那次事情当中,你们那位大方师担心自己也会被神器波及。在神器开启之前,施展神通从有他的身体分离出来另外一半的肉身和魂魄,这就是在下了。所以说我不是神识,我也是徐福……之一。”

  “你再说一遍?徐福自己分离出来了一半肉身和魂魄?”这么骇人听闻的话,就是归不归这样的人也受不了。这已经超出了他对术法一道的认识范围。魂魄分出来一些还可以理解,不过这肉身该怎么分离?拿把刀在自己身上切下来?那是上半身还是下半身?要不分左右吗?

  归不归都理解不了的东西,广仁和火山更别说了。他们俩瞪大了眼睛,想要问点什么,却不知道应该从哪问起。当下只能跪在地上,听着这个‘徐福’和归不归的对话。

  “就是你说的那样,不过怎么做的你们不能问我,要去问那个徐福。”这个和徐福大方师一摸一样的‘分身’将目光转到了吴勉的脸上,冲着这个白发男人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你和他说的一样目空一切,真不知道当年他是怎么选上的你。你看着也不怎么顺眼嘛,如果当年出海的徐福是我,你在道场上点破幻术的时候,我可能已经送你去轮回了……”

  “徐福和徐福还真是不一样……”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面前这个‘徐福’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那你来到陆地是想做什么?准备给广仁拉偏手,帮那个徐福送我去轮回吗?”

  “我是替徐福来给你们说和的,他和广仁不能见面,我不一样,虽然是同身同魂,却和广仁没有什么孽缘。”‘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们之间的误会太深了,徐福看不下去了。让我来给你说和……”

  说话的时候,他从怀里摸出来一封信函。看了一眼广仁之后,对着他说道:“当初在海上,徐福给你的亲笔信还能记得吗?信上是怎么写的,你对吴勉、归不归说一遍。”

  听到让自己说出来当年信函当中的内容,广仁皱了皱眉头。那么隐秘的话,怎么好对着吴勉、归不归这两个当事人来说?

  看着白发大方师迟迟不松口,‘徐福’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他轻轻的哼了一声之后,对着广仁继续说道:“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也是徐福……我和你们那位大方师原本就是一个人,我的话对你来说,一样也是法旨。广仁,你要抗我的法旨吗?”

  “弟子不敢……”‘徐福’两句话说完,广仁的额头上已经见了冷汗。顿了一下之后,将当年海上收到的徐福信函内容说了一遍。不过心上的内容是用方士一门的隐语所写,原文晦涩拗口,用大白话解释是徐福开始和广仁解释了一下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和他相见的缘故,这么多年不见面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宽解了一番之后,又说到神主这次下凡,彻底乱了之前占祖占卜的运程。吴勉已经不在徐福的掌控当中,如果此人有什么不轨之处,让广仁不要犹豫,立即动手诛灭吴勉。”

  广仁说话的时候,吴勉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一直似笑非笑的盯着面前的‘徐福’。而归不归则站了起来,侧着耳朵听了一会之后,心里似乎已经明白了这‘徐福’的意思了。

  广仁说完之后,‘徐福’叹了口气。这才将手里的信函交到了白发大方师的手上,说道:“你仔细看一下,这是当年他给你的信函吗?逐字去看……”

  广仁接过信函,打开之后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随后说道:“没错,这就是当年我在海上,接到的信函……”

  ‘徐福’点了点头,说道:“再看一遍,哪怕有一个字含糊,你也要指出来。”

  广仁不明白‘徐福’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信函。随后双手还给了‘徐福’,说道:“当年大方师的信函,广仁印象深刻,这就是当年的信函,不会有错的。”

  “你认得就好。”‘徐福’微微一笑之后,将信函又递给了吴勉,说道:“你再看看,这信涵的内容和广仁说的一样吗?”

  看着信函向自己递了过来,吴勉却没有接的意思。最后还是归不归嘿嘿一笑,替他将信函接了过来。

  老家伙看了一遍之后,转头看了一眼广仁。老家伙并没有说话,只是表情古怪的看着这位白发大方师。看的广仁有些不自在,说道:“归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信你也看了,徐福大方师也是为了陆地上的苍生,吴勉这样的术法一旦走了邪路,谁又能……”

  “大方师你对吴勉的成见太大了,大到你自己都在替了结吴勉找说辞了。”归不归的说话的时候,将信函交给了吴勉。这时白发男人终于接了过去,看了一遍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广仁说的有错吗?信上不就是这个意思……”

  “你们俩还真是都想至对方死地……”归不归走到了吴勉身后,指着上面的内容说道:“这一句是方士的双关隐语,除了专断的意思之外,还有止杀的意思。这么看的话,这句话的意思是,就算吴勉桥横妄为,你可以果断处置,却不能要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