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火神庙

第二百三十五章 火神庙

  打开了火神庙的大门之后,罗本带着男人走了进去。回身关好了大门之后,将吴勉带到了大殿当中。随后在香炉底下抽出来三根青色的长香来,看了男人一眼之后,罗本开口说道:“这是我与师尊之间的联络方式,点上了这讯香之后,两位大方师转眼便到。”
  
  “转眼便到……”男人明白了罗本话里的意思,看着他点上了长香插在香炉里之后,他继续说道:“你们在这里摆下了可以瞬移的阵法是吧?到底是大方师,已经做好了准备。”
  
  “末法之后,遁法便无人可以施展,幸好可以借助阵法遁到这里,要不然的话,两位大方师要过很久才能过来。”说话的时候,罗本按着顺序分别将三根长香点燃,随后插在了香炉的不同部位。
  
  最后一支长香插上之后,罗本这才算松了口气。冲着男人微微一笑,说道:“就不知道前辈应该怎么称呼,稍后两位大方师前来,我也好给您几位介绍。”
  
  男人看了罗本一眼,说道:“这个不用麻烦你了,我与两位大方师是老朋友了。不用你介绍,他们俩也知道我是谁。”
  
  “原来您和两位大方师是老朋友,那我真是多此一举了。”罗本说话的时候,转过了身子向着香炉的位置走去。看他的架势好像是要摆正其中一根角度不正的长香,只是男人没有看到的是,罗本在转身的一瞬间,脸色已经变得狰狞了起来。
  
  之前他的师尊罗本曾经亲口说过来人他们两位大方师从未见过,是奉了徐福大方师法旨前来与两位大方师会面的海外方士。既然这样的话,这人一定有问题。趁着长香刚刚点上,还来得及毁掉长香向两位大方师示警。
  
  眼看罗本就要走到香炉旁边的时候,身后响起来男人说话的声音:“我哪句话说出错,露出来的破绽吗?嗯,两位大方师和你说过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对吧?”
  
  这句话响起来的同时,罗本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过了差不多一刻钟之后,两个身穿方士的人影出现在了火神庙的院子里。两个人发色一白一黑,正是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
  
  见到了两位大方师之后,等候在这里的罗本快步走上前去,向着他们俩行大礼,礼毕之后说道:“弟子罗本见过两位大方师,这位就是受徐福大方师法旨所派,远到而来的海外方士于笱芷先生……”
  
  罗本说到这里,男人于笱芷向两位大方师施礼。广仁亲自将他搀扶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和徐福有几分相似的男人,随后开口说道:“你是徐福大方师指派而来,不应对我们俩行礼。陆地方式一门消亡已久,也没有什么大方师了……”
  
  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大方师之前带来的口信,你还有几天才能赶到京城,为什么提前到了?”
  
  “原本我是要借死囚队伍进京,不过队伍改变了路线,我这才提前几天到达。”于笱芷说完之后,从怀里摸出来一个信封,两只手恭恭敬敬的递向广仁的手中。随后说道:“徐福大方师交代的事情都在信中,请大方师查看……”
  
  广仁微微一笑,伸手就去接信封。眼看他的手就要接触到信封的时候,白发大方师的袖筒里闪过两道寒光,向着于笱芷的面门射了过去。虽然这位海外方士第一时间已经做出了反应,却还是慢了一步。他的面门被划出啦一道伤口,鲜血转眼之间便流淌了下来。
  
  随后,广仁向后急退,拉开了和男人的距离之后,这才说道:“不用演戏了,你是吴勉还是归不归?”
  
  “吴勉?归不归?”‘罗本’听到之后,脸色大变,他急忙退到了火山身边。满脸焦急的说道:“师尊,我罪该万死,把两位大方师带到仇家身边了……罗本没有想到会谁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冒充徐福大方师的弟子……”
  
  “罗本你到我身后,一会有什么不对,你先离开这里。”火山见到自己最喜爱的弟子犯错,却不舍得斥责他,当下还在关心他的安慰。甚至火山对罗本的身份都没有一点怀疑,能使用讯香找回他们两位大方师的,一定是自己的弟子罗本无疑。
  
  ”火山,你离罗本远一点。”这时候,广仁冷冷的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吴勉、归不归秤不离铊,既然这个人是他们俩之一假扮的,那另外一个人应该就在身边……”
  
  广仁一句话点醒了火山,不过红发大方师还是迟了一步。刚刚想要拉开和罗本距离的时候,他的爱徒已经好像鬼魅一样贴在了火山的身后。
  
  “你不是罗本!”火山大吼了一声之后,从嘴里喷出来自己古色古香的长剑。随着他手腕一抖,剑身上顿时着起了大火,反手对着那个紧贴在自己身后的那个人抽了过去。
  
  看到火山已经和假罗本交了手,自己这弟子施展了全身解数也不能从假罗本如影随形的纠缠之下脱身。广仁想要过去帮忙,那个自称叫做于笱芷的男人却拦在了他的面前。
  
  “你的对手是我,你不是还要在我面前领死吗?那还等什么……”说话的同时,于笱芷扯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来吴勉那有些苍白的相貌来。随后向着广仁扑了上去。
  
  这时候,‘罗本’也露出来自己那老成不想样子的本来相貌,老家伙的术法高出火山太多,任凭这位红发大方师想尽了办法,也无法将归不归甩开。
  
  经过上次的较量之后,广仁短时提升术法的后遗症到现在还没有痊愈。完全靠着两柄短剑支撑,才能坚持了片刻。如果不是这些年他又精炼了两柄短剑,两三个照面,白发大方师已经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了……
  
  两位大方师分别被人牵制住,他们俩还互相关心对方的安慰。关心则乱,看起来过不了多久,便会被这两个人制服。
  
  就在这个时候,火神庙外面响起来一阵钥匙开锁的声音。随后大门打开,那个红鼻头的庙祝提着个小灯笼走了进来。他一边走一边叹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老了……不中用了,还想着回家的时候带点香油钱的。这……你们是干什么的!大半夜的来火神庙做什么?”
  
  此时,归不归已经制住了火山。他一直绕在了红发大方师的身后,一脚踹在了火山的后腿窝,红发大方师没有防备直接跪在了地上。这时归不归的手掌按在了他的头顶,只要火山有一点点反抗,归不归掌心一发力,便可以轰碎他的脑袋。
  
  制住了火山之后,归不归冲着老庙祝说道:“什么人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你在海外待久了,已经忘了陆地上的规矩了。谁家庙祝会大半夜的回庙里拿什么香油钱?你买米买面的就差这点香油钱了嘛?”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扫了吴勉那边一眼,见到在他压制之下,广仁几乎透不过来气。当下老家伙这才对着老庙祝继续说道:“你来的晚了,回去和徐福大方师说一下,吴勉和广仁的恩怨了结了。”
  
  “对啊,谁家的庙祝会大半夜的来拿什么香油钱。我一直生活在海上,也没买过米、面,对这个真是不大熟悉……”老庙祝笑了一下之后,脸上的相貌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几个呼吸之后,老庙祝便成了在场众人都熟悉的样子——那位在海上钓鱼的徐福……